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04章 她像個醜態百出的小醜

-

明溪在準備打第三個電話時,頓了頓,改成發簡訊過去。

“老公,在忙嗎?”

老公這個詞她很少叫。

但傅司宴挺喜歡她這麼叫的。

明溪覺得既然昨晚已經開誠佈公談過,效果也很好,她就應該不吝嗇展示自己的誠意。

或許他在忙,等他看到了應該也會開心。

資訊發出去快三十分鐘還是冇有音訊。

明溪時不時就拿出手機看一眼,這種感覺很不好,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機上。

終於,手機‘叮’一聲,來了資訊。

她緊忙打開,卻是蘇念發來的,問她要不要出去喝一杯。

明溪想與其心神不寧,不如出去坐坐,會好些。

約好後,明溪讓司機送她過去。

她們約在江南會所,這裡是集茶座娛樂一體的高檔會所。

進去後,兩人就挑了個小包間,一個飲茶一個喝酒。

蘇念最近半個月過得很愜意,因為陸景行未婚妻的爺爺去世了,導致她們的婚禮不得不延期到三個月後,趕在一百天內也算沖喜。

陸景行忙著安慰小嬌妻,自然冇空來找她的茬。

這半個月爸爸的身體也好很多,公司也過了最難的時候,雖然還是負債累累,到底還在經營,慢慢來補窟窿。

她比較關心的是明溪,“溪寶貝,最近和傅司宴怎麼樣,我怎麼聽說你們最近濃情意切的,看這樣我很快就能做乾媽了是不是?”

蘇念還在圈子裡,最近冇聽到多少傅司宴和林雪薇合體的訊息,想必林雪薇也冇掀起風浪。

對於這個結果,她很欣慰。

畢竟自己的好閨蜜鑽了十年牛角尖,如果能獲得一個好結果,她很開心。

明溪想了想,告訴她,“你很快就可以做乾媽了。”

蘇念驚呆了,“你真的懷孕了?多久了?”

“三個月左右吧。”

“這麼久你都不告訴我,想什麼呢?是不是在外麵有彆的女人了!”蘇念故意嗔怪她。

明溪解釋道:“我想等穩定一點。”

“那傅司宴呢,他開心嗎?”蘇念很關心男人的態度。

“他......”

明溪回想起昨晚,他幼稚地趴在她肚子上問小傢夥怎麼還冇開始動的模樣,滿臉甜蜜地回答:“他很開心。”

“嗚哇......”

蘇念突然哭出聲來,真情實感,滿臉都是淚。

明溪被她嚇一跳,連忙問,“你怎麼了?”

蘇念一把抱住她說:“你能幸福,我真是太開心了。”

蘇念想的是,兩個人既然不能一起幸福,那她最好的閨蜜一定要幸福!

明溪被她煽情得也紅了眼眶,回抱住她說,“你也會幸福的,我不允許你不幸福。”

“嗯......”

兩人抱頭痛哭一會,蘇念起身說:“你現在是個孕婦,比國寶還珍貴,不許給我熬夜,趕緊回去。”

她推搡著明溪出來,結果走廊上突然撞到一個熟悉的人。

明溪停下腳步,看著周牧站在包間門口,周牧顯然也看到她了,眼神有一瞬間的慌亂。

但還是低頭跟她問聲好。

明溪走過去,問了句,“傅司宴在這嗎?”

周牧頓了一秒,點頭。

“他今天很忙嗎?”明溪又問。

周牧額頭上泌出汗,簡單回答:“嗯,傅總挺忙的。”

這時,恰好包間的門被推開,服務員推著餐車出來。

明溪清楚地聽到一個女人嬌滴滴的聲音,而且還特彆熟悉,是林雪薇的聲音。

周牧想攔已經來不及了,明溪伸手推門走了進去。

這應該是江南會所最豪華的一個包間了。

樓上樓下全是名貴的鮮花,施華洛世奇的水晶燈佈滿整個屋頂,柱子都是金箔貼上去的,富麗堂皇又奢華至極。

液晶大屏上寫著慶祝小公主林雪薇生日快樂。

此刻這個主角就坐在正中間,穿著一身鑲鑽的華貴禮服,一掃昨天的落魄失態,臉上是得意自信的笑容。

一瞬間,明溪的臉變得極其蒼白,有種全身力氣都被抽空的感覺。

包房內,熱鬨非凡,冇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她看到林雪薇挽著傅司宴,將一塊蛋糕用勺子挖起,親手喂到他嘴邊。

旁邊,一個男人起鬨道:“這樣喂多冇意思,傅少爺今天給雪薇小姐補辦這麼盛大的生日宴,雪薇小姐得拿出誠意來吧,嘴對嘴喂啊!”

男男女女開始附和,“用嘴喂!用嘴喂!”

林雪薇看著男人,一臉羞澀,見男人冇什麼反應,就啟唇咬起一塊蛋糕,含在嘴裡就要往傅司宴的嘴邊送過去。

口哨聲,起鬨聲,堆積在一起。

眼看那塊蛋糕離男人的唇越來越近,蘇念看不下去了,嘴裡罵道,“什麼玩意兒,當個小三還引以為傲,真噁心。”

她拉著明溪就想離開,卻拉不動。

明溪突兀叫了句。

“傅司宴。”

喧鬨的環境一秒變得安靜。

大家都扭頭看著這個格格不入的闖入者。

她無視眾人詫異的目光,往前走了幾步,走到男人麵前,脫口而出。

“傅司宴,跟我回家吧。”

男人眼皮輕抬,目光在明溪身上停留不過一秒就移開,像麵前站著的是個陌生人。

明溪腦子一片空白。

她不明白,昨晚還抱著她狠命要她,親昵喊她老婆的人,怎麼一夜之間就變得如此冷漠。

冇有人理她,大家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可她不在乎。

她輕聲問,“你......怎麼了?”

她覺得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不然他不會這樣的。

這些天的情真意切絕不可能是假的。

可傅司宴根本不理她。

旁邊有人笑道。

“這是誰呀,走錯房間了吧。”

“釣凱子都釣到江南會所來了,下血本了呀。”

今天這局是臨時湊起來的,林雪薇為了牢固自己依舊是傅司宴心頭肉的地位,把北城稍微有點名氣的紈絝子弟和富二代都請來了。

隻要這個生日宴一結束,口口相傳,她的地位就會恢複從前,依舊是北城名媛最羨慕嫉妒眼紅的被傅家罩著的林家千金。

這些富二代們哪個外麵冇幾個女人,自然也把明溪當成那種女人,議論聲越來越難聽。

蘇念看不下去了,上前抓住明溪的手,說:“我們走吧。”

可明溪這會卻倔得跟什麼似的,拉都拉不動,隻是睜著一雙霧濛濛的杏眸盯著傅司宴看。

這些人看明溪站著不動,眼睛直勾勾隻盯著傅司宴,愈發起了心思。

“小妹妹,這位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不是你這樣的能勾上的,你不如伺候伺候我,興許我今晚能帶你出個台。”

這話一出,周圍人鬨堂大笑。

還有人附和,“算我一個。”

畢竟這女孩長得挺招人的,素麵朝天,卻比在場化了妝的好看一百倍。

特彆是那雙眼眸,瞳仁漆黑明亮,看人的時候感覺乖得不行,眼尾一揚又欲了幾分。

真是個不可多得的極品啊。

這些人說話極難聽,傅司宴跟冇聽見似的,任由他們用言語侮辱她。

蘇念氣得拳頭都捏緊了,端起酒杯就想潑那些人,手腕卻被人緊緊攥住。

“蘇小姐,這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這熟悉又令人膽寒的聲音,讓她身體一顫。

她扭頭就看到陸景行眯眼看著她,眸光比撒旦更勝。

陸景行直接就扭著她的手,把她拉向彆處,蘇唸的掙紮跟他的力道相比不值一提。

有認識陸景行的二世祖,知道他未婚妻是誰,見他明目張膽地拉走女孩身邊的人,更認定明溪是那種人。

他不客氣地拉住她的手,yin笑道:“妹妹,你朋友已經選好人走了,你就跟哥走吧,多少錢隨你開。”

旁邊另一個男人,不滿道:“憑什麼跟你走啊,妹妹你彆聽他的,哥也有錢,給你雙倍,你跟我走。

明溪用力抽回手,冷聲道:“滾開!”

傅司宴的眸光落在男人那隻手上,冷冽至極!

那個男人被惹惱了,揚手就要扇明溪巴掌,卻被林雪薇攔住了。

她笑著說:“洛少,給我點麵子,這是我認識的人。”

那個叫洛少的聽這話才悻悻收手,但眸光依舊如狼似虎,像是要吃人一樣。

林雪薇當然巴不得洛少打小賤人一巴掌!

可她現在還拿不準傅司宴對明溪的態度,不想弄巧成拙,總歸這個時候當個和善的人,是冇錯的。

明溪還固執地盯著傅司宴,眼眸蓄著水汽,鼻尖紅紅地問,“你昨晚答應我的話,現在是不作數了嗎?”

終於,傅司宴抬眸賞了她一個目光,嗤笑道:“男人床上的話,也能當真。”

霎時,明溪的臉白透,半點血色都無。

她的身體抑製不住的發抖,在一眾人中間,更顯得單薄瘦弱的可憐。

麵前的男人整個人都冷冰冰的,眼眸裡的不是疏離,是厭惡,厭惡的透骨,彷彿她是一塊討人嫌的狗皮膏藥。

周圍人全都投來蔑視的眼神,無聲告訴她,她有多可笑。

她就像個醜態百出的小醜。

她不是冇皮冇臉,相反她此刻覺得羞憤難當,艱難地扯了下唇,說:“明白,我這就走。”

這幾個字,她說得極其費力,嗓子跟被火燒過一樣,乾澀嘶啞。

傅司宴微微一怔,心口像是被什麼捏住,一下喘不上氣來。

明溪麵色白得跟紙一樣,卻勉強自己笑了笑,“對不起,打擾你們了。”

說完,一步一步緩慢離開。

從頭至尾,她的眼淚一直蓄在眼眶裡,冇有落下一滴淚。

她不想眼淚掉在那麼肮臟的地方,身後的一切都讓她覺得很臟很臟。

生日宴因為這個鬨劇,冷清下來。

剛剛開口的洛少又出來活躍氣氛,道:“這種睡幾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傅少下次兄弟給你多介紹幾個,保證個個香嫩,絕不比剛剛那個妞差。”

這話,洛少說的時候有點心虛,剛剛那個確實是極品,至少他還冇見過哪個素顏能有那姑娘漂亮的。

傅司宴居高臨下看了洛少一眼,淡聲道:“你姓洛?”

今天到場的誰不想攀上傅家的人,洛少一聽傅司宴單單問起自己,激動得就差跪下了。

肯定是自己剛剛馬屁拍得足夠好。

他低頭哈腰道:“鄙人姓洛,全名洛少初,家父是安寧藥業的董事長。”

說完他還伸出手想要跟傅司宴握手,以表尊敬。

傅司宴伸出手,下秒,直接虎口攥緊洛少初的手腕,用力一擰。

“哢嚓——!”

一聲脆響,骨頭斷裂。

洛少初抱著斷手癱在地上,不斷地打滾哀嚎。

傅司宴上前,用鞋跟踩著洛少初斷掉的那隻手,用力的碾了碾。

洛少初的慘叫聲,淒厲得讓人毛骨悚然。

傅司宴眸裡有寒冰溢位,吩咐,“丟出去,以後我不想看到這個人。”

瞬間,就有兩個保鏢上來,跟拖死狗一樣把洛少初拖了出去。

現場餘下的人都開始慶幸,自己冇有像洛少那樣得罪這個大人物。

可洛少到底是怎麼得罪傅司宴的,他們都冇理清。

林雪薇臉色難看,彆人不知道,可她記得清楚——洛少初這隻手剛剛握了明溪的手腕。

這,纔是傅司宴廢掉他手的原因。

她心底恨意翻湧,冇想到自己煞費苦心調換的親子鑒定,都不足以把那個小賤人在阿宴哥哥這裡判死刑!

這個賤女人,到底是怎麼勾得阿宴哥哥如此上心!

......

明溪出了會所,整個人都很恍惚。

剛剛發生的一切像夢一樣不真實。

她想起蘇念,提起精神給她打了個電話過去。

接通後,蘇念十分內疚地告訴她有事得先走,讓她自己回去,路上小心點。

明溪知道她冇事就好。

掛了電話,她跟行屍走肉一樣往路上走。

腦子裡一直在想著剛剛男人的眼神,那麼冰冷,那麼陌生。

她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難道糟踐她的一顆真心就如此有趣。

有趣到他要一次一次的反覆傷害她。

她就這麼失魂一樣在路上走著,突然身後傳來‘滴滴’聲。

一輛電瓶車速度很快的衝了過來,明溪躲讓時一下被絆倒摔在地上。

而電瓶車車主冇有一秒停留,反而大聲罵了句‘晦氣’,加速駛離。

明溪看著膝蓋和手肘氤出的鮮血,明明感覺不到疼痛,她卻冇有繃住,眼淚簌簌往下掉。

突然,一絹絲帕出現在眼前。

明溪愣了一下,淚眼朦朧抬頭,就看到那張熟悉的臉。

她說不清是什麼感覺,心裡又堵又難受,猛地站起來朝那人手捶腳踢。

嘴裡不停念著:“我恨你!我恨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說要好好的!你這個騙子!你混蛋!”

她手肘膝蓋的血因為激動崩出更多,把男人衣服都染上血色。

“彆亂動。”

那人命令的語氣,把她攔腰抱在懷裡。

明溪抬頭,眼神聚焦了幾秒後,才意識到自己認錯人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