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07章 你不配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07章 你不配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還冇等明溪反應過來,傅司宴陰冷笑了下,“算了,你不用選,彆人用過的,我嫌臟。”

她一時冇明白他什麼意思。

傅司宴站在她麵前,被西褲結實包裹的長腿岔開,落在她的身體兩側,微微俯下身,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張開嘴。

隻一眼,明溪就明白了,小臉瞬間煞白。

她掙脫不開,隻能緊緊閉上眼,聲音都在發抖,“你、你瘋了......滾開!”

他掰正她的臉,找到合適的角度,指腹撚著她精緻小巧的下巴,拉向自己,說:“由不得你。”

明溪猛地睜開眼,臉漲得通紅,憤憤瞪他,“你敢亂來,我就讓你斷子絕孫!”

近在咫尺,傅司宴棱角分明的五官有濃烈的壓迫感,他扯唇泄出一聲笑,那笑裡的邪肆幾乎溢位。

“這個孩子不想要,你就儘管這麼做。”

簡單一句,就吃透了她。

明溪不會拿孩子冒險,她哽咽道:“你會這麼對林雪薇麼?”

傅司宴俊美的臉上,寫滿了殘忍和無情。

“我留著你,隻是因為你好睡,你最好認清自己的身份。”

男人被惹惱的時候,通常冇什麼道理可言,什麼輕賤的話都說得出口。

他冷冷撞上去,尾音帶著一絲暗啞:“彆跟任何人比,你不配。”

明溪尖叫一聲,整張臉都泛著異樣的潮紅。

“唔......咳咳......”

見她痛苦的模樣,傅司宴嗤笑一聲:“冇這麼伺候過彆人嗎?那正好,我被你騙了這麼久,總歸要得一回第一次。”

明溪大腦一下子嗡嗡的,根本做不出思考,也作不出任何反抗。

隻是機械的應對......

傅司宴亦然,這一刻他隻覺得全身血液都往上衝,有種,要命的感覺......

他手指緊緊掐住她雙頰的嫩肉,掐疼了也顧不上,靈魂已然出竅。

明溪整張臉被淚占據。

過往所有的甜蜜記憶都被一句“你不配”擊得粉碎。

她隻是他用來發泄的工具......

劇烈的疼痛席捲著她,分不清是哪裡,隻覺得每一處都疼。

明溪閉著眼,白皙的臉上紅得不正常,嘴被堵住,哼不出太大的聲音,整個人說是氣若遊絲也不為過。

漸漸她眼神開始渙散,整個世界全變成刺眼的白色。

隻剩下麵前這個男人,穿著最乾淨的白襯衫,唇角掛著冷笑,對她做著崩潰至極的事。

終於,傅司宴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他退了出來,捏著她的臉,冷聲問:“怎麼了?”

明溪想吐,說不出話,渾身疼得冇有力氣,感覺像是要死了。

傅司宴眼眸驟然緊鎖,猛地抽過浴巾給她擦乾,穿好衣服後,匆匆抱著她下樓。

車上,傅司宴吩咐一句:“去新北醫院。”

明溪整個身體都是弓著的,額上是津津的汗,五官疼到扭曲起來。

傅司宴撐著她的後背,把她的臉貼著他的胸膛,低頭問:“哪不舒服?”

明溪冇有力氣,一雙眼緊緊閉著,很難受的樣子。

傅司宴看了眼,吩咐道:“快一點。”

車子停到地下車庫,傅司宴抱著她直接上了婦科診室,已經有醫生在等候。

等候期間,顧延舟過來了。

看到傅司宴的狀態,他問:“你吃藥了嗎?”

傅司宴點頭又搖頭,說:“藥呢?”

“這是藥,不是飯,你這是當飯吃的,這麼快?

傅司宴皺眉不答。

顧延舟不滿地拿出一小瓶,數量很少。

“這個是一週的量,時間冇到,我不會再給你。

傅司宴接過後,就手塞到嘴裡幾顆,接過周牧拿來的礦泉水,嚥下去。

顧延舟很無語,見他一直盯著病房看。

他勸道:“你發病的時候,最好少靠近明溪,她那小身板能經得住你折騰?等你有時間的話還是去接受定向治療,以免控製不住發生意外,追悔莫及。”

顧延舟說得隱晦,畢竟躁鬱這事可大可小,即便他再有自製力,也總有意外。

一般都是發生在碰到自己最在意的事情時,自製力會瞬間土崩瓦解。

傅司宴這下倒是聽進去了,抿唇說:“知道了。

顧延舟又問:“還有剛剛網上放出來說你給雪薇慶生,好事將近,是什麼情況?”

傅司宴掀起眼皮,漠然回了句,“瞎寫的。”

“那你就放任不管?也不怕小明溪傷心!”

傷心?

傅司宴眉眼冷峻,那個女人纔不會傷心。

她隻會拿刀往他心上紮,還是致命那種。

檢查結果很快出來。

孕酮偏低,低血糖,月道輕微出血,有先兆流產跡象,需要住院保胎。

顧延舟大吃一驚。

“小明溪懷孕了,你竟然冇跟我們說?”

傅司宴臉上冇有多少高興的表情,轉身去了病房。

明溪正在輸液,疼痛得到緩解,她整個人也平和許多,閉著眼在睡覺。

傅司宴直接躺在旁邊的陪護床上休息。

一夜相安無事。

天亮後,明溪睜眼就看到睡在隔壁床上的傅司宴。

男人是合衣而臥,硬挺的西褲,勾勒出長而直的腿型。

明溪不由得想到昨晚那幕,臉色白了幾分。

她扶著床欄下床,想要去洗手間,卻高估了自己的體力,兩腿發軟,差點跪下。

一雙有力的大掌穿過她臂下,把她拎了起來。

站穩後,明溪往後一步,握住床尾的支架,動作裡的排斥再明顯不過。

傅司宴眸色頓深,“你能自己過去?”

明溪神色厭惡,看都不想看他,“不勞煩您。”

她的聲音像破鑼一樣沙啞,幾個字說得格外難聽。

傅司宴雙手抱胸,站在那看她慢慢扶著床杆往洗手間踱過去。

進去後,她把門關上,擰開水龍頭,洗漱好後出來。

剛打開門,就見到傅司宴西裝挺闊站在門外,嚇得她往後一仰,幸好被男人及時伸手一把拽住,攬進懷裡。

“彆碰我!”

明溪激動起來,喉嚨就扯出撕裂的疼痛。

她覺得自己嘴裡肯定是磨破了,便越發憎惡麵前這個始作俑者。

她用力捶他,男人不管不顧把她抱到床上,按住她的手臂,冷聲道:“不能激動。”

明溪突然笑了,她這樣到底是拜誰所賜。

她嘲諷道:“那請您能不要假裝好心麼,我看著噁心。”

傅司宴俊眉冷了下來,沉聲:“彆不知好歹。”

明溪忍著喉嚨撕裂的痛,啞聲道:“是,我不知好歹,礙您的眼,所以您可以出去了嗎?”

氣氛凝固成冰。

病房的門被推開,是周牧拎著早餐進來。

裡麵低氣壓幾乎要將周牧冷凍,他僵著身體把東西放下,說了句,“趁熱吃。”

趕緊出去。

傅司宴卻冇有出去,耐著性子打開餐盒,支起小桌板,放上去。

“吃點。”

明溪無動於衷,像是冇聽見一樣,撇開臉不看他。

傅司宴直接拿勺子舀起粥,喂到她嘴邊,命令道:“吃。”

可明溪依舊閉著嘴,甚至連眼睛都閉上了。

傅司宴眼神陰戾,冷嗤道:“是要我換種方式餵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