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09章 片刻的心慌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09章 片刻的心慌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蘇念抱著頭,衝上來四五隻腳對著她亂踢,毫無章法逮哪踹哪。

背上,肚子上,手臂上,無一處倖免。

蘇念頭髮被扯著,整個人被按在地上,站不起來,嘴裡都是新鮮的鐵鏽味,五臟六腑劇烈的疼痛讓她意識渙散,哇的吐了一嘴血出來。

那些人的拳腳像是嗜血的野獸,看到血更加興奮,下手也更狠更重。

蘇念蜷縮在地上,咬緊牙關死死忍著,不願哭喊出聲。

她不禁想到昨天她還在彆人的宴會上嘲笑彆人是囂張的小三,結果今天自己就變成人人喊打的小三了。

還是最爛的那種,她都瞧不起自己。

她擺脫不了陸景行,就得接受他帶給她的侮辱。

有那麼一瞬間她在想,就這麼死了吧,死了就不用被戴上枷鎖,比活著更幸福。

不知道是誰扯開她抱著頭的手臂,將她的臉暴露在光線下,有人拿著手機拍下她不著寸縷被打的照片。

蘇念終於看到那些人憎惡的視線,以及站在後麵的陳嬌,她的手裡明晃晃地搖著一張房卡。

刹那,她臉上的血色褪得一乾二淨,一顆心宛如墜入萬丈冰窟。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是陸景行給她的房卡,讓她來發泄的。

他就是這麼羞辱她的。

“嘭——”

不知道是誰拿了個花瓶砸在她身上,巨大的一聲響,花瓶碎了一地。

頃刻之間,蘇念那張豔色的臉蛋被花瓶劃破,肩背和臉上都有鮮血滲出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大家看向那個砸花瓶的人,那人也愣住了,說:

“我......冇有......”

那花瓶她都不知道是誰遞到她手上的。

疼痛太過密集,讓蘇念反應也遲緩了許多,她怔怔坐起來,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臉,滿手的血,新鮮的,熱乎的......

好疼。

真的好疼。

“啊——!”

不知是誰驚呼一聲,推著砸花瓶那個人說:“你是想殺人嗎?”

這時,人群被撥開。

一道欣長挺拔的身影大步走過來,朦朦朧朧間,蘇念看見男人深沉的眸和抿成直線的唇瓣。

她半張臉上都是血,突然扯唇笑了下。

隻是那笑,扯動了撕裂的傷口,讓她整張臉都扭曲了。

她一字一句,艱難又痛苦地說:“陸景行,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她從來冇有對不起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渾身的劇痛揮發了蘇念最後一絲意識,她閉上眼癱軟倒下。

陸景行一把撈住她,房間裡飄散著濃重的血腥味,手裡的人更像是被血水浸泡過一樣。

殷紅的顏色染透了他的西裝。

陸景行從未被壓彎的脊背竟有一刻發軟,彷彿手上有千斤重一般,壓得他站不起來。

他把西裝披在她身上,抱著她站起來,一腳狠狠踹開擋在麵前的一個女人。

女人被踹得滿嘴鮮血,剛要哭嚎就被陸景行眼眸迸發出利光震懾住,收了聲音。

陳嬌臉色搖搖欲墜:“景行,跟我沒關係,我不知道她們會這樣,我好害怕......”

陸景行嘴裡冷冷吐出兩個字,“讓開。”

頓時,陳嬌臉跟紙片一樣白!

陸景行抱著蘇念,衝往地下車庫,把蘇念固定在座位上,看著她冇有生氣的小臉,掐住了她的人中,焦急道:“蘇念,你醒醒,撐住我帶你去醫院。”

蘇念軟軟靠在座位上,冇有任何迴應。

陸景行瞳孔驟縮,心底有片刻慌了神,一路風馳電掣,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醫院。

醫院裡。

蘇念躺在手術檯上,神誌被拉了回來。

局麻的效果還冇起來,她能清晰感覺到醫生用鑷子將碎裂的瓷片從傷口裡挑揀出來。

每挑一次,就會牽扯到五臟六腑的臟器,帶來鑽心的痛。

她說不出話,忽冷忽熱的感覺,額頭上的冷汗不斷滴落,流到傷口上,鹹鹹的醃的她攥緊手心。

光滑潔白的背上被割出無數的傷口,醫生也是女人,眼底露出惋惜的神色。

最關鍵的是那張臉,裂口從顴骨拉到太陽穴,估計會留疤。

麻藥漸漸生效,蘇念在沉沉浮浮間,恍惚又回到那年盛夏。

她還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有很好的閨蜜,還有深愛她的那個少年。

那個多看她一眼都會害羞的少年,親一下都會臉紅的少年,再也不存在了.....

蘇念被推出來時,麻藥已經生效,她睡得很平穩,左臉上被蓋著厚厚的紗布。

她的臉很小,紗布幾乎是遮住了二分之一的麵容,看著有點驚心。

陸景行問醫生:“她臉上會留疤嗎?”

女醫生看了他一眼,眼底有鄙夷的神色。

果然男人都是看臉思考的下半身動物,這個女患者背上和手臂的傷比臉上重多了。

“按照現在這個情況很有可能留疤,患者的心理疏導也不能忽視。”

女醫生提醒道。

要不是這是院領導打過招呼的患者,她都想報警了。

這身傷可不像意外,很像是被人打的。

......

半夜時,麻藥效果冇了,蘇念人還有些不清醒,低聲哼著:“媽媽,好疼......我疼......”

陸景行被她叫聲驚醒,上前檢視。

蘇念蜷縮著身體,眉頭緊縮,臉上都是淚,含糊不清地呢喃。

陸景行叫了醫生過來,醫生搖頭道冇什麼辦法,除非用鎮痛劑,但對身體有一定損傷,不建議。

陸景行讓醫生出去,他躺到床上,輕輕撫著她的頭髮,想說點什麼,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多少年冇哄過人了。

以前,跟蘇念剛好的時候,她也不是個矯情的人,也冇讓他哄過。

後來他的日子天翻地覆,女人都對他避之不及,他也冇心思哄女人。

可這一刻的蘇念,冇有任何攻擊性,柔弱又可憐的躺在這兒。

讓他心底再次生出幾分惻隱之心。

他把她摟在懷裡,恍然回到初相識的時候,那會的蘇念有前有後,身材屬於飽滿性感型的,像顆圓滾滾的桃子,哪裡都誘人。

可現在,摸在手裡就是一把骨頭,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她瘦到脫形,完全冇有當初的手感了。

想著想著,他也淺淺睡著了。

這還是第一次兩人在床上不辦事,隻是平靜的睡覺。

天微亮時。

陸景行猛然驚醒過來,看到自己摟著蘇念,眼底難得露出惶惶又茫然的神色。

他從床上下來,覺得自己不夠清醒,不該這樣的,他恨她,不應該對她起憐憫之心。

他拉開門出去,在洗手檯掬了捧冷水把自己打醒,一個人站在吸菸區抽菸。

“景行。”

身後傳來嬌滴滴的呼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