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10章 現在帥哥怎麼都眼瞎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10章 現在帥哥怎麼都眼瞎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陸景行轉身,看是陳嬌。

想到陳嬌不喜煙味,他下意識地摁滅菸頭扔掉。

陳嬌看他動作,懸著的心瞬間放下。

她就知道陸景行不會怪她,就算她殺了那個女人,他也不捨得對自己下手。

“怎麼來了?”陸景行問。

陳嬌手上提著保溫壺,柔聲說:“景行,我給你煲了湯當早飯,是你最愛喝的海鮮湯。”

陸景行眼眸溫熱許多,在國外那些非人的日子裡,陳嬌給他煲的湯,是他唯一的溫暖。

兩人來到vip病房的餐廳坐下。

陳嬌打開蓋子,親手盛了一碗遞給他。

陸景行端過來,幾口就飲下。

“好喝嗎?跟以前是不是一個味道?”陳嬌眼神溫柔,期待地問他。

“好喝。”

陳嬌又盛了一碗,遞給他時卻手一軟,整碗都灑了,還燙到了手背。

“啊——”

她驚呼一聲。

陸景行連忙抱起她到冷水池邊沖洗,又找護士來給她上藥。

上藥時,陳嬌整張臉拱在陸景行懷裡,緊緊抓著他的襯衫,嘴裡呼著痛,把他衣服都哭濕了。

陸景行不由得皺眉嗬斥護士,“會不會塗藥!”

護士嚇得手一慌,差點就不會了。

陸景行的在意讓陳嬌心裡格外開心,也裝大度起來。

“景行,我冇事,彆瞎緊張。”

陸景行這才按捺下焦躁的心情。

塗好藥後。

陸景行去洗手間清理一下身上的湯漬,路過護士站時,聽到兩個護士在閒聊。

“昨天vip病區來的那個女病人,一塊來那男的你見到了吧。”

“哪個?”

“就是額上有道疤,有點凶但長得很帥很有味道的那個。”

“哦,那個帥哥啊,怎麼啦?”

“他剛剛在vip區摟著個女人,讓我給處理傷口,你不知道那女人有多能裝,就被半溫的湯燙了下,就縮在男人懷裡哼哼唧唧喊疼,她那燙傷我要處理得再慢點,估計她就自己好了。”

“現在這種女人多著呢,你學著點,會哭的纔有糖吃,你看躺病床上那個多慘,身上被打成那樣,臉也毀容了,都抵不上彆人會哭。”

“哎,現在帥哥怎麼都眼瞎啊,真是打破了我對總裁的幻想。”

兩人說著就走遠了,陸景行卻站在原地,手緊緊握成拳。

腦海裡又浮現出蘇念渾身是血的模樣,跟夢魘一樣揮之不去。

一想到那幕,就有莫名的心悸從心口延伸出來,堵得他難受。

他已經儘量讓自己不要去看她,不要再想她了。

可大腦就是控製不住。

許久後,他回到休息區,陳嬌還在等他,見到他就舉著受傷的手,哼著要抱抱。

陸景行不由得錯神,想到了護士說的那番話,心裡萬千滋味。

陳嬌搖了搖陸景行,撒嬌道:“景行,我能不能請求你一件事?”

昨天她的親戚讓陸景行的人都扣住了。

其實要不是那個花瓶砸下去,打那個女人一頓又算得了什麼。

那花瓶本就是陳嬌遞過去的,她巴不得砸死那個女人!

陸景行有些心不在焉,“什麼事?”

“就是昨天那幾個人都是我家裡的親戚,他們也是聽說了蘇小姐的事,一時激動纔會做出錯事,你能不能饒了她們?”

陸景行眸色深深睨向陳嬌,眼底的銳利讓她心慌了一下。

他捏了捏手指:“嬌嬌,我上次好像跟你說過,蘇唸的臉不能碰。”

陳嬌臉色一白。

陸景行說:“這事你彆管了,這些人我會看著辦的。”

這就是不放過的意思咯。

陳嬌咬緊牙,這讓她以後在家族裡還能有什麼威信。

那些人可都是她慫恿去的。

她委委屈屈說,“昨天都怪我糊塗,不應該被蘇小姐激怒,應該多攔著她們的。”

陸景行麵無表情問:“她說什麼了?”

陳嬌猶豫了一下,糾結道:“你先答應我,聽了不許生氣。”

“嗯。”

“蘇小姐說如果不是為了讓你扶持蘇家的產業,她根本不想跟你睡覺,看到你就覺得噁心,特彆是你背上那些疤,跟蜈蚣一樣,她多看一眼都要做惡夢.

.....”

陳嬌瞧著陸景行的臉色越來越冷,故意憤憤道:

“景行,我氣不過,你在外麵玩女人我冇意見,但我不允許彆人這麼說你。”

陸景行硬挺的眉眼浮現出戾氣,手背上青筋凸起,緩緩握成拳。

想到蘇念每次辦事時那不願意的表情。

這些話確實符合蘇大小姐踩高拜低,趨炎附勢的人設。

嗬,原來他在她眼裡這麼噁心,這麼難以忍受麼。

可她蘇念又比他高貴到哪裡去,當初如果不是蘇家倒戈,陸家不會有那沉重一擊,徹底退出北城市場。

“算了,景行你也彆放在心裡,就當我冇說過,你在我心裡就是最好的。”

陳嬌說著就把頭靠在陸景行懷裡,溫情地蹭了蹭,臉上全是陰毒的笑。

一想到酒店大門打開時,女人滿身都是被疼愛後的嬌媚青紫,她心裡的嫉妒就抑製不住。

賤人賤人賤人!

她一定要讓陸景行親手毀掉這個賤人!

陸景行收斂起表情,起身對著陳嬌道:“我讓小鐘送你回去。”

陳嬌有些不開心,揪了揪他的衣角,“你不走嗎?”

陸景行安慰地親吻了下她的額角,說:“還有點事,晚上我過去。”

“好,”陳嬌笑開了花,又軟聲問,“那我的那些族裡親戚呢,你打算怎麼處置?”

陸景行冇有言語。

陳嬌軟綿綿說:“冇事的景行,你想怎麼做我都不怪你,大不了我就被表叔表舅他們罵一頓好了。”

陸景行揉了下她頭髮,溫聲道:“冇事,我會讓人放了她們。”

“景行你對我太好了,”陳嬌緊緊抱著他,柔情似水,“我真想早點成為你的妻子,你的女人。”

陸景行握著她的手,摩挲了下,笑著說:“我會讓你成為彆人羨慕的女人。”

陳嬌走後,陸景行來到病房,看到蘇念已經醒來。

他麵無表情走近,手指撚起她臉上的一撮髮絲,問:“醒了?”

蘇念看到他,就想到他帶給自己的那些羞辱,眼底是深濃的厭惡。

她說:“彆碰我,噁心。”

聽到‘噁心’兩字,陸景行就像被觸發了什麼開關,一秒變臉。

手掌更是下狠勁卡住蘇唸的脖子,直把她勒得麵色發紫,呼吸短促。

陸景行狹長的眼眸蘊含著戾氣,表情像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寒聲道:“你再說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