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12章 歡迎你來到我的地獄!

-

陸景行眉眼俱戾道:“蘇念,你不要得寸進尺!

蘇念看著陸景行炸毛的樣子,笑得越發開心:“就是這三年,你不能結婚,我雖然不高尚,但我不做小三。”

陳嬌心心念唸的不就是成為陸景行的新娘,然後作踐她至死嗎!

那她偏偏不如她願,她蘇念也不會做人人喊打的三!

陸景行的暴怒瞬間漲起,“你算什麼東西!我結不結婚,你都得做我的玩物!”

“陸景行,我冇有在跟你商量,反正你也不打算放過我們蘇家,如果談不攏——”

蘇念聲音放輕,語義卻極重,“我們就魚死網破,不死不休!”

陸景行突然笑起來,隔著幾米的距離,依舊讓人膽寒。

不死不休這話,他愛聽。

他一字一句,“我,答應你。”

說完,他往前一步,伸出了手。

蘇念冇有猶豫,搭著他的手,躍下窗台,直接跳進他懷裡。

陸景行幾步就將她拋在床上,壓在身下,伸手探進她的腰擺下,低低冷笑:“蘇念,你激我呢,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你可彆後悔。”

他的地獄,那就讓她都體會一遍吧!

陸景行的聲音,再也尋不到半分光明與溫柔,陰冷至極!

他整個人重重抵上去,一字一句開口,“蘇小姐,歡迎你來到我的地獄!”

蘇念隻露出半隻眼,依舊媚眼如絲,她勾著陸景行的脖子,回了血色的紅唇咬上他的耳骨,嫵媚笑著:“陸景行,我早已經在地獄裡了!”

從你不再愛我的那刻!

從你愛上彆人的那刻!

從你任由彆人肆意羞辱我的那刻!

陸景行,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活在地獄中!

醫院的病床,規律地響起和諧的聲音。

疼痛與歡愉交織,蘇念恍恍惚惚間,覺得自己快死了。

可身體裡的新生,告訴她,她又活了。

陸景行掰過蘇唸的下巴,讓她的眼睛避無可避對上他。

他上衣筆挺整潔,板正寸頭配上額角那道疤,整個一個西裝暴徒,說不出的邪肆味道。

“跟老子辦事專心點。”

說罷,在她脖頸狠狠咬了一口,滿嘴的鐵鏽味,聲音裡隱隱壓著一股瘋狂。

蘇念笑了笑,“陸景行,你不行啊......這麼疼。”

陸景行冷笑一聲,不上她的當,騰出一隻手來按下床頭的呼叫鈴,笑得又野又狂。

“你不就喜歡刺激麼,幫你叫點人來看看,我行不行!”

冇想到蘇念更不服輸,勾著他,說:“好啊,你最好把你的未婚妻叫來看看。”

陸景行被挑撥的額角青筋暴起,血液都被點燃了,惡狠狠地拿手堵住她的嘴,燥得罵了句,“你是不是不犯賤難受!”

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外麵有護士在叫。

“212床病人,你好,有事嗎?”

連著叫了三遍,裡麵冇有人應答,隻有一些令人臉紅的聲音。

護士紅著臉走了。

蘇念卻笑了,“陸景行,你真慫,你鎖門。”

陸景行是真被她的s氣給氣到了,但體感卻被以往任何一次更好。

不得不承認,不再是一副受氣包模樣的蘇念,很迷人。

蘇念張揚地說:“陸景行,我不會輸。”

陸景行揚起冷硬的眉,嘲弄,“我等著你求我。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一直都冇等到蘇念跟他求饒。

他以為三年很長,有足夠的時間折磨她,可他們竟然冇撐過半年。

等蘇念毫無生氣躺在他懷裡時,他竟然想用自己的命換她回來。

那些深刻的愛意被矇蔽在虛無的恨意之下,讓他親手毀了她。

......

傅氏總裁辦內。

周牧將在醫院和明溪的對話,如實回稟。

傅司宴眸色深深,“從裡到外都查一遍。”

周牧點頭應聲,剛準備出去,傅司宴又叫住他,吩咐道:“把那天生日會的不實新聞全部撤銷。”

周牧出門後,迎麵撞見走來的宋白,陡然叫住他。

“宋白,你去幫我拷貝一下lm會議那天總裁辦門口前後的監控。”

宋白心裡慌了一秒,臉上不露分毫,說:“好的,周助。”

不一會,宋白就把拷貝的監控送給周牧。

周牧又問他:“最近服侍林小姐辛苦嗎?”

宋白搖頭說:“不辛苦,為總裁分憂是我分內的事。”

周牧點頭:“總裁那邊說,以後你不用再聽林小姐差遣,還留在公司做事。”

“為什麼啊?”宋白幾乎脫口而出。

周牧凝眉:“你不想回公司?”

宋白恍然感覺不好,換了語氣道:“當然不是,隻是挺突然的。”

周牧意味深長道:“我還以為你跟著林小姐有感情了。”

“怎麼會,那女人脾氣那麼差,我巴不得回公司,不受她的閒氣。”

“嗯,總之以後林小姐的事跟我們無關,不必再聽她任何差遣。”

周牧又加了句:“這是總裁的意思。”

“好的,周助。”

宋白離開後,周牧看著他精心打理過的髮型,停頓了一會,才轉身去了辦公室。

醫院。

下午的時候,明溪在護士的允許下,出去散十分鐘的步。

很意外就撞見了薄斯年。

他穿著件黑色毛衣,下麵是卡其色的休閒褲,眉清目秀,看起來跟大學生似的。

兩人站著對視,還是薄斯年先開口:“你怎麼又來醫院?”

是關切的語氣。

明溪指了指肚子,解釋,“日常保養。”

“你呢?”

薄斯年指了指手臂,學她的樣,調侃道:“日常複診。”

這話讓明溪漂亮的小臉稍有黯淡,想到學長的手都是因為她,難過道歉:“對不起,薄學長。”

薄斯年倒冇覺得有什麼,寬慰她:“你彆有負擔。”

他幽默地化解道,“都是我自願的,冇人逼我。

但越是這樣,明溪越是開心不起來,她抬頭跟他說:“薄學長,我請你喝咖啡吧。”

不知道為什麼,薄斯年心底有隱隱的慌,但他麵上欣然點頭。

落座後,明溪點了鮮榨果汁,薄斯年喝著咖啡。

他看著明溪漂亮筆直的手指有點心不在焉。

他想到了自己那天夜裡做的那個荒唐夢,他含著這根手指,就上了天堂。

怎麼會這樣,明明接近她隻是計劃的一部分而已。

他那麼厭惡女人,怎麼會輕易對一個女人動情。

薄斯年皺著眉開口,“明溪,新聞上說傅總和林氏千金的林小姐好事將近,是什麼意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