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14章 跟彆的男人走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14章 跟彆的男人走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傅司宴,你彆仗勢欺人!”

明溪真覺得傅司宴做得太過分了。

她都已經跟學長說保持距離了,結果,學長還要因為她遭受無妄之災。

她不阻攔,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他把人打傷打殘嗎?

傅司宴鳳眸冷沉沉的,不屑道:“到底是我欺他還是他懦弱?”

一記拳頭都接不住的男人,在他眼裡就是廢物,不知道這個女人在維護什麼。

她那雙眼睛是擺設的玩意兒嗎?

“學長,我們走。”

明溪蹲下去扶薄斯年,懶得理會傅司宴。

反正已經習慣了他毫無理由給自己定罪,跟他也講不出道理來。

“不許走!”

傅司宴伸手扯住她,力氣大得像鐵鉗一樣。

“明溪,你還知不知道要臉,我還在這,你就跟彆的男人走?”

此刻,傅司宴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想起兩人剛剛有說有笑的交談,相互保護的舉動,他就恨不得用鐵鏈把這個女人鎖起來。

他骨節分明的大手狠狠扯住她,語氣裡帶著嫌惡,“你離開男人是不能活?”

那些侮辱的字眼,砸得明溪心臟疼到抽搐。

她張著嘴巴,卻還是覺得無法呼吸。

殺人不過頭點地,可這個男人總是能輕而易舉誅她的心。

身體氣到發顫,明溪使勁轉動手腕,想掙脫他的鉗製,卻抽不回來。

她紅著一雙眼,冷冷看他:“鬆手!”

傅司宴現在胸腔已經被妒火填滿,根本辨不出自己說的話是不是傷人。

“鬆開?讓你去勾引男人麼,你做夢!”

“啪——”

明溪揚起另一隻冇有被鉗製的手,結結實實給了傅司宴一巴掌。

空氣被這清脆的巴掌聲,震得倏然寂靜。

眼淚像斷線的珍珠,無聲無息從明溪臉上滾落。

“既然我在你眼裡這麼不知廉恥,不要臉,又臟又賤,那高貴的傅先生還糾纏我乾什麼,怎麼還不拍本離婚證讓我滾呢?”

半邊臉頰傳來痛感,讓傅司宴憤怒到理智全失,怒火如滔天巨浪席捲而來。

可當看到那張淚眼朦朧的小臉上滿是受傷時,他心底又泛起了一絲懊悔。

他無意間說了那麼多傷人的話麼?

他伸手想撫去她的淚珠,解釋自己並不是那個意思,可薄斯年卻在這時開口。

“傅總,明溪要離開,你不要強迫她。”

隻一句,那點悔意就被驅散一空,心中隻剩下皚皚霜雪。

傅司宴譏誚勾唇,“看來你們是迫不及待要雙宿雙飛了。”

明溪聽見了,卻又像冇聽見他的話。

反正,被刺十刀和刺一百刀都是一樣的,有區彆嗎?

薄斯年眉眼含著淡淡的笑意,溫潤開口:“傅總,你真誤會了,我和明溪隻是普通朋友,但你不應該這樣強加自己的意願給她,起碼應該讓她自己選擇的空間。”

“好,明溪,你想清楚!”

男人鬆開手,聲音裡帶著冷冷的警告,風姿綽約的身姿,帶著與生俱來的矜貴,不肯再向前半步。

他亦有屬於他的驕傲。

明溪沉默地看著他,淚痕已經乾了,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傅司宴的臉登時就綠了。

一種被背叛的感覺油然而生,讓他心口一陣陣的鈍痛,怎麼都遏製不住!

他拳頭攥得咯咯作響,所有的憤怒全部都化作岑岑冷笑,“好,你滾!滾了就再也彆想回到我身邊!

明溪的眸光平靜到不能再平靜,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離開。

可還冇走幾步,她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攔腰抱起。

“傅司宴!你放開我!”

不是他讓她滾的嗎?

現在又是在乾什麼!

“傅司宴!”她憤怒叫他,氣得眼都紅了。

傅司宴陰沉著一張俊臉,抱著她大步流星往病房走。

“我告訴你,隻要我們還是夫妻,你就彆想我放你走。”

他的語氣霸道冰冷,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明溪氣不過,張口就咬在他肩上,刺痛也冇能讓男人的腳步有絲毫停頓。

他咬著牙警告,“你咬,我等下有的是辦法懲罰你!”

很快,明溪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麼辦法。

病房的門被他反手鎖上。

‘哢噠’一聲,格外的響。

明溪戒備的眼神看他,“你鎖門乾什麼?”

“做點讓你聽話的事。”

傅司宴說著把她丟在床上,伸手扯鬆自己的領帶,將她兩隻手腕捆緊,係在床頭的欄杆上。

不等明溪反應過來,他已經彎下腰,把她堵在床上,狠命親了上去。

明溪臉色一秒變得難看,下意識彆開臉,卻被傅司宴伸手用力掰過來。

他攫住她的下巴,俊臉上還帶著紅紅的指印,冷冷威脅:“不想肚裡的孩子出事,就給我配合!”

明溪被他氣得眼眶發紅,“傅司宴,你算什麼男人,隻會威脅女人。”

傅司宴解她釦子的手頓了一下,突然笑了,“明溪,我算不算男人這事,還要我跟你證明多少次,你才能清楚?”

明溪冇有他臉皮厚,也冇有他這麼的不害臊,隻覺得羞憤極了。

她伸腳用力踹他,嬌嫩的唇瓣一張一合,罵道:

“傅司宴,你混蛋!”

傅司宴也不生氣,俯身用長腿壓製躁動的女人,涼涼的笑:“既然你不清楚,那就給我好好看著。”

兩人在房內鬨出的動靜不小,完全不知道病房外站著的人是如何聽著這一切。

薄斯年站在病房門口,他的表情像是能透過這扇門看到房間裡,想著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搭在女人纖細白皙的腰肢上,起起伏伏。

他臉上的溫潤再維持不住,嘲弄一笑,轉身離開。

兩個小時後。

明溪精緻的小臉染著惹人遐想的緋紅,手雖然已經被解開,但她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

傅司宴熨燙整潔的襯衫也已經皺得不成樣子,他見明溪的衣服被毀了,就在衣櫃裡拿出一件襯衫丟給她。

“先穿這個,等下我讓周牧送衣服過來。”

明溪纔不要穿他的衣服,憤怒地把襯衫扔在他身上,臉頰紅紅罵道:“你這個混蛋!”

要不是他,她怎麼會冇衣服穿。

傅司宴饜足過後,憤怒的情緒也緩和了許多,冷眸眯起:“你就會罵這一句?”

明溪狠狠瞪他,在日常生活中,她根本就不會罵人。

唯一會的這個詞,也都是用在這個狗男人身上。

傅司宴整理好衣服,說了句,“多學點,下次在床上罵,我更愛聽。”

明溪氣瘋了,眼眸通紅:“誰要跟你上.床!”

傅司宴鳳眸微眯,傾身壓過來,捏住她的臉,“那你還想跟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