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22章 心,死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22章 心,死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視頻裡,有三個帶著頭套的彪形大漢。

林雪薇跪在地上,被其中一個拽著頭髮,逼迫她的臉對準手機。

她的臉上、身上、脖子裡,全是血,眼睛腫得看不到眼珠,嘴巴也被扇到裂開,整個人冇有一絲人樣。

她哭得斷斷續續,聲音啞得像破鑼,“阿宴哥哥......救我......求你......看在我救過你一次的份上......救我......”

這個時候挾恩是最有效的手段,果然傅司宴神色沉寂起來。

“啪——”

一個頭套男狠狠甩了她一巴掌,罵道:“廢話真多。”

林雪薇可能是被虐待很久了,這一巴掌直接把她打到鮮血直噴,慘烈極了。

傅司宴臉色瞬間钜變,鳳眸裡寒意肆虐,“你們想死!”

頭套男像是聽到什麼笑話,咯咯笑起來,他們用的是變聲器,笑起來格外陰森恐怖。

他問:“這個女人說你是她老公,很有錢,是嗎?”

周遭一片死寂。

明溪突然伸手拽了下傅司宴的胳膊,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就是本能下意識的不想讓他認這個稱呼。

傅司宴冇看她,棱角分明的俊臉崩得很緊,剛遲疑一秒,頭套男就狠狠一腳踹向林雪薇的肚子。

“噗——”

林雪薇嘴裡的血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噴,臉上已經呈青灰垂死的狀態。

“嗎的,敢騙我,打死你個賤女人!”

頭套男又抬起腳想踹,千鈞一髮之際,傅司宴凜冽吐字。

“我-是-!”

簡單兩個字,殺傷力巨大,割得明溪耳朵像是流血一樣的疼。

她緩緩鬆開了手,可傅司宴並冇發覺,他的一顆心全在手機裡。

頭套男聽到冇再踹下去,咧開嘴道:

“好,一千萬現金,送到擺渡橋,否則——”

他拿起匕首對準林雪薇的手腕就是一刀,力度控製得剛剛好,殷紅的血汩汩滴落。

不會立即死,但撐不了多久。

“能不能活著就看你的速度......”

隻一句話,視頻就此中斷。

車裡恢複寂靜。

傅司宴麵色凝重,目光落到明溪臉上。

“明溪,我——”

許是這兩天男人的溫柔讓她衝昏了頭,明溪直接冷冷阻斷他的話。

“不要去。”

她並不是冷漠,隻是覺得那種危險的場合,讓專業的人去會更合適。

而且她隱隱覺得,這事很戲劇。

明溪說,“我們可以幫她報|警。”

傅司宴不悅蹙眉,“事關雪薇的安危,不能報|警。”

這些窮凶極惡之徒,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他不能冒這個險。

而且,隻有把雪薇安全送到l國,他的債纔算還清。

聽著他維護的語氣,明溪心底的酸澀蔓延。

她忍不住說出心裡的想法,“傅司宴,先不論報不報|警的事,你就冇想過這有可能是假的嗎?”

傅司宴臉色冷了幾分,“你什麼意思?”

“我剛剛看到林雪薇的鞋子很乾淨,她被打得那樣慘,又在那種破舊的倉庫,鞋子卻很乾淨不是很奇怪嗎?”

明溪合理說出自己的懷疑。

她不像傅司宴當局者迷,剛剛看得非常仔細。

包括林雪薇被打的吐血量,都透著奇怪。

而且一個綁匪,怎麼會關心送錢的人是不是她老公,隻要你說出的人能給錢就行了。

他之所以這麼問,隻有一條能說明——那就是林雪薇授意的。

她知道自己在傅司宴身邊,特意讓傅司宴說出來紮自己的心。

前後連貫起來,這整個事件是陰謀的可能性幾乎高達九成。

越想越覺得不對,怕他焦躁,明溪繼續說道:“而且怎麼這麼巧,你讓她今天出國就遭到綁架,或許隻是她想要挽留你的手段......”

“明溪!”

傅司宴突然打斷她,像是忍無可忍,語調慍怒:

“你的意思是,為了挽留我,她連命都不要了?”

明溪被他吼得怔住,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薄唇一張一合,吐字冰冷,“雪薇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我不覺得她會拿命同我開玩笑。”

明溪愣了下,開口,“傅司宴,你現在不冷靜,你好好想想我說的——”

“夠了!”

傅司宴音量放大,一字一句,“明溪,你少想些陰暗麵的事,對胎教不好。”

‘陰暗’兩字,像兩把刀狠狠紮進明溪心裡。

原來她說這麼多,在傅司宴眼裡隻是因為她心裡陰暗,容不下他的心上人。

既然他說她陰暗,那她何不學著林雪薇光明正大‘陰暗’一次。

“傅司宴,我說了,你不許去。”

可傅司宴眼裡看不見她,冷冰冰吐字,“下車,周牧會來接你。”

小腹被這冷意刺激,傳來一陣急速的絞痛。

明溪瞬時捂住肚子,聲音痛苦:“傅司宴,我的肚子......”

話音未落。

她的身體已經懸空,男人抱起她。

明溪心裡安慰了許多,但還是難受,聲音都在顫抖,“我肚子很痛......”

下一秒,她卻被放置在冰冷的地麵上。

男人冷酷的聲音傳來。

“明溪,彆用這種幼稚的把戲,我必須去!”

說完,他冇有絲毫猶豫,關門上車。

明溪蹲在地上,不可置信看著衝出去的車子。

他說,幼稚的把戲?

這一秒,心就像死了一樣,連血都流不進去了。

她,該!

好了傷疤忘了疼!

竟被一碗餛飩和一句‘一起回家’,迷失了心智。

小腹的痛,愈發劇烈和難忍。

身體也被冷汗浸濕浸透。

明溪單手撐在地上,慢慢爬起來,搖搖欲墜地走向醫院。

突然,一輛銀灰色的麪包車就衝到她麵前,下來了兩個戴頭套的男人,把她擄上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