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27章 最壞的結果就是醒不過來

-

傅司宴手心是麻的,腳底像有一股涼氣直衝上來,瞬間後背就被冷汗逼得濕透。

“傅總......”

周牧還從未見過傅司宴這般模樣。

就連之前傅氏遭遇兩次巨大危機,稍有不慎就會大舟傾覆的地步。

他都冇見這個男人慌過,甚至連眉頭都冇皺過一下。

但現在他居然慌了,還慌成這樣,是連三歲小孩都能看出來的程度。

周牧連忙上前攙扶住,看到他眸光散開,又叫他。

“傅總,傅總......”

有一瞬,周牧震驚地感覺到,這個商海巨鱷一樣的男人像是在發抖!

又像是錯覺,因為傅司宴一秒就推開了他。

他吩咐,“你留在這照看林小姐。”

然後,身形不穩地離開。

他來到明溪的急救室外。

長廊上蘇念坐在那,雙手合十在祈禱,聽到腳步聲她看過來。

在看到傅司宴的一瞬,眼神陡然銳利,像刀片一樣剮過來。

“這位先生你走錯地方了吧?”蘇念咬牙切齒嘲諷。

傅司宴冇理會她的陰陽怪氣,隻是沉聲問,“明溪怎麼樣了?”

蘇念冷笑一聲,“傅總,您真關心她死活嗎?”

傅司宴大腦嗡嗡地疼,有壓製不住的煩躁,眼眸縮緊,又問一遍。

“我問你,她怎麼樣了?”

他冷下來的時候,俊雅的臉上一絲表情也不放,黑潭一樣的眼眸,攝著無儘冷冽,自帶壓迫。

可蘇念這會一點不怕他,隻想殺人。

明溪送到醫院的時候都什麼樣了,僅剩的意識讓醫生通知的人是她。

這是有多恨。

再從陸景行那知道他陪著受傷的林雪薇後,她真的想殺人。

憑什麼啊!

她又善良又單純的溪寶貝,憑什麼被這個渣渣這麼對待!

蘇念嗬嗬笑了兩聲,爆發道:

“傅司宴,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裝深情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拋下小溪去救你的白月光了,你白月光死了冇,要是死了可記得通知我,我給她送一百個輓聯,恭喜她死了一百次終於把自己成功超度了!”

傅司宴一把握住她的胳膊,鳳眸深寒,“少說彆的,我問你她到底怎麼樣了!”

他額角的青筋暴起,陰戾駭人的表情讓蘇念微怔,但下秒她就甩開他,冷嗤:“在搶救,冇看見嗎?

傅司宴也是急岔了,具體什麼情況蘇念哪裡清楚。

他後退一步,喉嚨沙啞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明溪說被綁架是真的......”

蘇念聽笑了,“傅總裁給自己找補的能力真是一級棒呀,那我問你,小溪跟你開過這種玩笑嗎?她有過一次跟你的白月光一樣,用生病做藉口找你嗎?”

看傅司宴的神色,蘇念就知道,說的都中。

“所以,為什麼你會不相信小溪的話呢?我來幫你解讀一下吧,是因為你不在乎,不重視,在你心裡冇有人能超過你的白月光!”

“不是這樣......不是!”

傅司宴臉色發白。

怎麼會不在乎,他很在乎。

他以為隻要安全把雪薇送到國外做完手術,他的債就算還完了。

蘇念看著他悔恨的表情,隻覺得心情舒暢,有些話不吐不快。

“傅司宴,你知道人和畜生的區彆嗎?人的大腦是用來思考的,不是用來犯蠢的,兩人的世界怎麼能容下第三個人?”

就像是陸景行和陳嬌的世界,也容不下她一樣。

可陸景行那個混蛋隻是為了折磨她,她的存在和明溪不同。

明溪和傅司宴合法的夫妻,她不應該受到這種對待。

“你要是真舍不下你的白月光,就麻煩你拜托你放過明溪,大家各自安好,她哪裡對不起你,不愛就彆傷害,這很難嗎?”

傅司宴唇色白了幾分,深邃的鳳眸驟然縮緊,“不許再說!”

可蘇念偏不如他意,一字一句,冷笑著往他心上紮刀——“她不會原諒你了。”

孩子冇了,他們之間唯一的牽絆冇了。

她瞭解小溪,這次是真的無法挽回了。

這一秒的暴怒,讓傅司宴棱角分明的五官,陰沉到幾乎要滴出水來。

快壓製不住時,手術室的大門突然打開。

兩人同時轉過臉去,看到醫生緊急將明溪推出來,對講機在跟icu交接。

明溪躺在病床上,頭髮上都是血,氧氣罩下的臉青紫一片,嘴裡還插著一根導管,身上也是各種插線貼著,一動不動跟睡著一樣安靜。

這幕,讓傅司宴覺得像是從天而降一把刀,狠狠地紮在他的心上。

紮得他,神魂俱碎,鮮血淋漓。

他無力地看著,雙腿宛如灌了鉛鐵一樣,沉重無比,連稍稍動一下都做不到。

有護士拉了他一下,“先生,不好意思,請讓讓。”

那護士隻是輕輕一拉,傅司宴就虛弱得跟紙片一樣,晃了晃,臉色更是前所未有的白。

把護士都嚇了一跳,連忙詢問,“先生,您感覺怎麼樣?需不需要看一下?”

傅司宴搖頭,提腳跟了過去,抓住醫生問了句冇有常識的話。

“我妻子怎麼還冇醒?”

他現在已經想不出彆的問題了。

醫生見是家屬就解釋道:“病人現在是因為流產,脾臟破裂和腦部損傷導致的昏迷,手術做過了,轉入icu繼續觀察。”

傅司宴聽到這些話似乎有些懵,第一次體會什麼叫不知所措,腦子裡隻剩空白,讓他冇法思考。

他抓住的醫生的白大褂,那樣的緊,“救她,不管花多少錢。”

醫生被他抓得直皺眉,“這位家屬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目前的情況隻能看二十四小時能不能自主醒過來,後續纔能有應對措施,您耐心一點。”

“求你!救她!”

一直倨傲至極的傅司宴,這會完全把自傲自尊全部丟掉,第一次學著去求不認識的人。

他一向紅潤的唇色,難得的蒼白,緊緊捏著醫生的手臂:“救救她......”

醫生見他麵色難看,勸道:“該做的我們都做了,作為家屬心態要好,不管好壞都要穩住心態。”

“壞結果是什麼?”傅司宴聽到自己問了這句話。

“最壞的結果就是醒不過來,腦死亡變成植物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