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29章 她醒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29章 她醒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陸景行推的猝不及防,蘇念鞋跟被安全通道的門一下夾住,整個人踉蹌著往後仰,跌坐在水泥地上。

沉悶地咚一聲,顯然摔得不輕。

蘇念剛想罵人,外麵就傳來嬌弱的女聲。

“景行,你怎麼在這?”

是陳嬌的聲音。

陸景行目光從那扇門上收回,溫和看向陳嬌,“看個朋友,你怎麼來醫院了,哪不舒服?”

陳嬌隱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像是沐浴露的味道,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陰毒。

“我頭有點暈,就過來查一下。”

她往陸景行身上靠了靠,陸景行看她一眼,道:

“累了?”

說著就把她打橫抱起。

“哎,這裡人來人往的......”

陸景行看了眼安全通道的門,靜靜關著,心底的惡又起來。

他無所謂地說,“怕什麼?我抱我老婆誰敢說!

陳嬌摟著他脖子,嬌羞得不行,“真不害臊。”

陸景行托了托她的臀,笑,“更過分的時候也冇見你害臊。”

兩人聲音漸行漸遠,蘇念還抱著膝蓋坐在安全通道後麵的地上。

剛剛摔那一跤,她胳膊彎和後腦勺摔到了,嗡嗡疼起不來。

三年,才過幾天,她就覺得很難熬了。

雖然陸景行答應三年內不結婚,但她還是一樣見不得人。

在他的正牌未婚妻麵前,就要做好隨時被丟下的自覺。

這時通道門突然被推開,蘇念悶悶地說:“怎麼不陪你老婆了?”

對麵寂然無聲,她抬頭看來的不是陸景行,是個唇紅齒白的白大褂青年,手裡拿著煙,莫名看著她。

蘇念忙說,“不好意思。”

“冇事。”醫生看看手裡的煙,再看看她,默默又把煙收了起來。

有人過來,蘇念也不好一直坐在地上,她撫著欄杆爬起來,一瘸一拐拉門往外走。

剛走冇兩步,腳意外崴了下,快摔倒時被那個年輕醫生虛虛一扶,見她站穩後立馬紳士地鬆開手。

他見她身上有擦破的痕跡,料想是摔跤了,便問:“需要我去給你借個輪椅嗎?”

蘇念搖頭,“不用,我能走,謝謝。”

“不客氣。”

不遠處,陸景行倚著牆角站著,看著前方兩人,剛硬的臉頰滿是陰鷙。

果然是賤,一會功夫都要勾搭男人。

身後溫軟的手臂穿過他的臂彎,嬌聲道:“景行,可以走了。”

陸景行收回目光,轉身挽著陳嬌離開。

......

明溪做了很長的一個夢。

夢裡,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有一個小小的身影背對著她。

像是心靈感應一樣,明溪知道那就是她的寶寶。

她拚了命想要追上去,卻發現自己腳像是被鎖住,一動不能動。

她張開嘴想叫住寶寶,可喉嚨卻好似被封住,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絕望鋪天蓋地襲來,她跪在地上,整個身子匍匐著,想要往前爬。

可她越爬,孩子就走得越遠。

她跪在那,一動不動,卑微祈求那個小小的身影不要再走遠。

小小的腳步停下來,茫茫白色裡,明溪聽到稚嫩的童聲在呼喊:“媽媽......媽媽......”

明溪張大嘴巴想要迴應,可她發不出聲音,隻能在心底呐喊。

“寶貝......寶貝不要走......”

她眼睜睜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越走越遠,直到消失在雪色裡。

緊接著,有冰冷的鐵鉗碰撞的冷聲,還有人在說話。

“小的保不住了,先做清宮,再縫合其它受傷的地方......”

她拚了命搖頭,不斷哀求道:“不要......不要拿掉我的寶寶......”

可冇有人聽她的,她感覺到拿冰冷的鐵鉗,拉扯著寶寶從她身體裡剝離......

心像是被鈍刀割裂,冰冷的眼淚洶湧不停。

漸漸雪白退場,黑暗將所有的意識吞噬儘殆。

明溪整整昏迷了四天。

在夢裡她時而囈語,時而高燒,時而淚流滿麵.

.....

當顧延舟把醫生說的話傳遞給傅司宴時,他還未癒合的心再一次被劃得鮮血淋漓。

整個人像是遭受了重擊,憔悴得如此明顯。

顧延舟見他這個神態,猶豫了下,把明溪托他做的親子鑒定書遞給傅司宴。

他說:“這是明溪托我做的,我不知道你們是有什麼誤會,但我覺得你應該相信明溪,她不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傅司宴看著鑒定書上,親緣關係99.99......

一向強大的心臟瞬間就碎成了幾瓣。

即便他後麵知道是自己的,也不如這白紙黑字衝擊力來得更大!

這些日子,他都做了什麼!

他懷疑她,不信任她,囚禁她,言語侮辱她...

...

還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幾句話推她入深淵!

眼底的猩紅溢位眼眶,隨時要爆發出來!

他,真是個混蛋!

在明溪冇醒來的日子裡,傅司宴一個人孤獨地坐在監護室外的長椅上,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不堪地自責。

蘇念除了照顧父親,剩下的時間也都在這邊等著。

看著男人的神色,嗤之以鼻。

現在裝深情,早乾嘛去了。

中途,周牧來見傅總,報告道:“林小姐創口感染,發燒了,一直鬨著要見您。”

傅司宴眉頭陰鬱皺起,剛要開口就被一陣嘲諷的冷笑打斷。

對麵,蘇念坐那,見傅司宴睨她,神色無比嘲諷,“傅總還不快去,你這個心上人怕是要死一百零一次了吧。”

傅司宴眉眼俱冷,不理會蘇念,對周牧吩咐道:

“讓醫生去,我又不是醫生。”

“還有,你也不用看著她了,讓彆人去,明溪出的這事還有雪薇那事你都去調查一下,有任何訊息告訴我。”

周牧點頭應好,他巴不得離那個瘋女人遠遠的。

就因為總裁不去看她,在病房裡不是砸東西就是摔枕頭。

現在不用看著她,心情真是暢快極了。

第四天下午的時候。

明溪終於醒過來,觀察了一夜後,醫生將她轉到普通病房。

傅司宴知道這個訊息時,第一反應不是立即去看她,而是有些膽怯。

他怕,他怕挽回不了她......

顧延舟見好友這樣,安慰道:“還是讓明溪能接受的人先進去看她,你等她再恢複一些你再進去,她現在......”

顧延舟本想說明溪現在受不得刺激,可看到男人那雙佈滿紅血絲的眼眸,打擊的話他也說不出口了。

他按了下傅司宴的手背,“聽我的,你等等再去看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