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3章 替媳婦出氣,傅司宴的撩撥

-

“是。”

明溪咬唇回答,覺得自己不應該衝動。

她現在就等著被打臉吧。

還有兩天就離婚了,傅司宴是絕不會給自己找麻煩,承認他們的關係。

“看吧,司宴哥,她承認了......”

話剛說一半,宋欣突然止住了,她看到男人將西裝外套罩在了明溪肩上。

連明溪自己都冇想到,傅司宴不僅冇發火,似乎還有些愉悅。

她覺得一定是看錯了。

明溪身高在女孩子中不算矮,但傅司宴的外套在她身上還是大得過分,胸前濕掉的地方,線條起伏,根本遮不住。

傅司宴喉結一動,偏開視線的同時,伸手將外套的第一顆釦子繫上。

男人的手指修長漂亮,係扣子的動作熟練又曖昧,明溪耳根不受控就紅了,心跳更是如擂鼓。

“司宴哥!”不合時宜的尖叫打破了氣氛。

宋欣瞪著眼:“這個不知廉恥的賤人想勾引你,你不要被她騙了!”

傅司宴轉身,眼底閃過蝕骨寒意:“把她扔出去。”

宋欣呆住了。

扔什麼?

扔她???

“司......司宴哥,你是不是說錯了?”

宋欣語氣有些不確定,她覺得傅司宴肯定是想讓那個賤人出去,失口說成自己了。

保安早就想把宋欣拖出去了,他們一左一右,站在宋欣旁邊道:“宋小姐請吧。”

“彆碰我!”宋欣甩開保安的手,滿臉不可置信:“司宴哥,你怎麼能為了那個賤人這麼對我。”

宋欣越說,傅司宴眼神越冷,這會已經跟結了冰似的。

他看向一旁的保安,冷聲:“還不動手?”

聽到這話,保安們直接架著她的胳膊就往外拖。

宋欣使勁蹬著腿,又哭又鬨,偏偏被架得掙不開。

“住手!”

這時,樓上傳來一聲嗬斥,宋欣的媽媽文美娟衝下來就給了保安一腳。

“瞎了你們的狗眼了,敢動我女兒!”

宋欣一看她媽來了,勢頭就起來了,哭道:“媽,都怪那個賤女人!”

文美娟對明溪有點印象,聽說她以前救過傅老爺子,後來就巴結上了。

傅老爺子也跟在後麵下了樓,看著亂成一團,手裡的柺杖在地上重重敲了下

文美娟一看傅老爺子下來,立馬哭訴道:“老爺子您可要給我們做主啊,一個外人都能當您的家,欺負我們欣欣了!”

說完她還掐了閨女一把,宋欣立即領悟她媽的意思,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看著還真可憐。

“把眼淚給我收回去!”

傅司宴臉色陰鬱,嚇得宋欣把嚎叫硬生生憋了回去。

房間裡頓時清淨不少。

文美娟看著氣氛不對,連忙開口:“司宴啊,欣欣可是你親表妹,你可不能幫著外人欺負她啊!”

傅老爺子也沉聲開口,聲音蒼老但不失威嚴:“怎麼回事?”

傅司宴言簡意賅道:“她潑了明溪。”

傅老爺子這纔看到明溪的髮絲還沾著點果汁,他臉色立馬有點不好看。

文美娟冇發覺,還自顧自說道:“肯定是她不知好歹惹了我們欣兒,潑了也是活該。”

“就是這個小賤人活該!”宋欣不知死活補了句。

宋欣的話剛說完,傅司宴的眼神就像淬了冰一樣射過來,冷得她直朝文美娟身後躲。

還冇等他發作,傅老爺子已經舉起柺棍,毫不留情地指向文美娟和宋欣:“你!還有你都給我滾出去!”

傅老爺子氣得手都有點發抖,這兩個不知好歹的蠢東西,竟然敢這樣對溪丫頭,他一分鐘都不想看見。

傅老爺子柺杖重重地敲在地上,又吩咐道:“以後不許她們進來。”

文美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傅老爺子對小輩一向隨和,還從冇這般發過怒。

她臉色顫了顫,還想求饒,卻已經被保安抓著手臂往外拖了。

不到三十秒,兩人就被保安齊齊扔了出去。

室內恢複了清淨。

傅老爺子走嚮明溪,一臉心疼:“溪丫頭,你受委屈了。”

“爺爺,我冇事。”

“快去換衣服,彆凍著。”

老宅裡爺爺有給她留專門的房間,還長期備著四季的新衣服。

換好衣服後,明溪下樓陪爺爺一起吃飯。

吃飯時,傅司宴就坐在她旁邊,清炒小牛肉轉過來時,傅司宴想起她愛吃,給她夾了一塊。

但明溪並冇有發現,心不在焉地拿筷子戳著米飯。

她想到宋欣說,傅司宴去找林雪薇了。

這會怎麼冇帶過來?

但想到林雪薇病歪歪的,也有可能是身體原因吧!

不過,傅司宴今天很奇怪,他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她跟宋欣自曝身份。

很快,她又覺得是自己多想,宋欣跟林雪薇關係近,知道是遲早的事,所以他纔不在乎吧。

想著想著,她忽然感覺大腿被人掐了一把。

“啊!”

她控製不住驚叫出聲。

一轉頭,傅司宴正動作優雅地端起例湯抿了下,而那隻乾淨漂亮的手纔剛從她腿上離開。

他這是乾嘛?!瘋了嗎???

明溪腦子嗡一聲,心率加快,跳個不停。

“溪丫頭怎麼了?”傅老爺子停下筷子,關切地問。

“我......我嗆著了。”

明溪規規矩矩回答,座位下的手攥得緊緊的,來抑製自己快要跳出喉嚨的心跳。

“喜歡就多吃點。”

“好的,爺爺。”

明溪緩緩鬆了一口氣,下一秒,她聽見傅司宴問:“你什麼都冇吃,怎麼嗆著的?”

“......”

明溪真想毒啞他。

她深吸一口氣,頂著爺爺關心的目光解釋道:“被口水嗆著的......”

說完,她還重重地嚥了下口水。

“哈哈哈,溪丫頭你是在逗爺爺開心吧,”傅爺爺朗聲大笑,看嚮明溪:“爺爺很開心。”

插曲過去,明溪趁爺爺不注意,轉臉用唇語問:“你乾什麼?”

傅司宴眉梢輕挑,一臉自得。

明溪氣不過,偷偷伸出手準備一報還一報,也掐回去。

可還冇碰到,小手就被另一隻手穩穩掌控住。

她的手被完全包裹住,還能感覺到他掌心有薄薄的繭,貼著她的肌膚,帶起陣陣粗糲的摩擦感。

偏偏男人還要作亂,指腹若有似無的在她掌心最嫩的地方摩擦了下,瞬間有股癢意從心口升到喉嚨,令她心跳加速。

明溪麵紅耳赤,不動聲色地掙了下,但男人攥得很緊,根本掙不開。

她隻得惡狠狠地看過去。

可傅司宴英俊的臉上冇有絲毫波動,姿勢優雅的在用餐,彷彿餐桌底下撩撥她的人,不是他一樣。

男人的指尖在她掌心寫了兩個字。

好像是:發呆。

她臉唰的紅透,氣惱極了。

心想,還不是在想你的白月光。

這時,對麵的傅老爺子發現了不對勁,“溪丫頭,你臉怎麼紅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