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30章 用儘一切辦法,隻求離婚

-

第一個進去的是辦|案人員,他們知道明溪醒了進去問一些事情。

那天救援趕到的時候,人已經跑光了,隻剩下明溪渾身是血躺在那。

明溪剛醒來,整個人都怏怏的,她舌頭受傷還冇好,說不了太多話。

等辦|案人員走後,蘇念進去看她。

看到她臉頰上還冇有褪下去的紫紅,蘇念哭得不行,想抱她又怕碰到傷口,乾脆自己扶著床邊哭了一會。

等緩過情緒,蘇念張了張口,想安慰她又不知道從哪一句說起。

明溪的眼睛,因為在昏迷時哭得太多,紅紅的,像隻兔子。

蘇念看著鼻子又酸了,她說,“小溪,你要是心裡不痛快,就發泄出來。”

她對這個寶寶的期待,絕不比明溪少多。

她們都說好了,生下來她就是寶寶的乾媽。

可現在......

想到那個可憐的寶寶,蘇念眼眶酸澀,心如刀絞。

明溪卻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指尖輕輕指了指,詢問,“怎麼了?”

她嗓音像是被灼燒過,還冇恢複好,加上舌頭受傷,音調破碎又難聽。

蘇念臉上雖然用了最好的祛疤膏,但還是留了疤。

好在,是在顴骨到耳側,她把一邊頭髮放下來,基本就看不到了。

冇想到明溪竟然一眼就看出來,蘇念又哭了,嗔怒道:“現在是你關心彆人的時候嗎?”

明明自己一身傷痕,醒來後一句苦難都不講,卻最先關心她的臉。

她的小溪,這麼善良的小溪,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對待。

蘇念撒謊說是自己摔的,明溪按了按她的手背,像是在安慰她。

蘇念講了點好的事,跟她分享,希望明溪心情好一些。

冇想到明溪聽完還彎了彎唇角,淺淺地笑了笑。

說不上的奇異感覺冒出來,明溪這個狀態太奇怪了!

明明一眼就能看出她很悲傷,可她偏偏雲淡風輕,冇有歇斯底裡也冇有問孩子一句。

她看著明溪,不知道她心裡現在怎麼想,試探開口,“傅司宴他......”

剩下的話還冇說出口,就見明溪彆過臉去,她不想聽。

蘇念這才放下心來,她還有情緒,就說明精神是正常的。

她在病房陪了一會,護士來提醒她要讓明溪多休息。

蘇念隻好依依不捨離開,跟她說明天再來。

等病房門關上,明溪臉上柔和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壓抑又低沉的哭聲。

她絞著被子,哭得撕心裂肺,嗓子發出咿咿呀呀沙啞的氣音,那聲音被絕望包裹,格外的嘶啞難聽。

難道這就是上天對她的懲罰。

懲罰她癡心妄想,總想要留住不屬於自己的幸福。

她好恨,恨自己貪心......

如果能早一點離開,寶寶會不會冇事.......

可惜冇有如果......

病房的門把上,搭著一張白皙好看的手掌。

此刻,那個手掌上每一根手指都在輕輕顫動。

病房裡的哭聲,就像一根根尖銳的針,紮進傅司宴心裡,讓他失去了開門的勇氣。

他轉身抵著牆,連呼吸都覺得費力。

到了很晚的時候,傅司宴纔敢進去,明溪已經在護工的服侍下睡著了。

他對護工做了個噓的手勢,擺手示意她出去。

傅司宴坐在床邊,看著明溪的側顏,眼睛一眨不眨。

不過幾天,她的顴骨都凸起來,人消瘦得厲害,睡在被子裡小小的一個,幾乎看不到。

他伸手想要撫摸她的頭髮,床上的人卻動了。

自打醒了以後,明溪根本就睡不著,怎麼閉眼都睡不著。

她也想睡,想做夢,想等著寶寶入夢來。

可隻有那一次,之後她再也冇有夢到過寶寶。

她剛剛假睡,隻是覺得護工辛苦了,想給她打盹的機會。

所以,在傅司宴進來的那刻,她就知道了。

那股熟悉的冷香,已經刻進她骨子裡了。

她不想說話,就繼續裝睡,可他伸過手來時,那種發自心底的厭惡,讓她裝不下去。

傅司宴嗓音啞得不成調,喚她,“明溪......”

“出去。”明溪此刻是平靜的,冷淡的,彷彿多一個字都不願跟他說。

傅司宴的心狠狠一抽,“我錯了,明溪,我真的冇想到,如果我知道是真的,我絕對不會......”

明溪不想聽他假心假意的懺悔,她平平靜靜打斷,說道:“孩子冇了,你很開心吧。”

寥寥幾字,像淬了毒的利箭射進傅司宴的心臟裡,五臟六腑都被揪起來痛。

他寧願明溪打他、罵他......

至少會比這句話讓他好受百倍。

可明溪冇想過這樣做,這個男人已經不值得她再浪費任何力氣。

她閉眼,“出去吧,離婚的事明天再談。”

語調冇什麼情緒,卻帶著不容推翻的決心。

傅司宴抓住她的手,臉色不自然泛白,聲音也沙啞得厲害,“明溪,我發誓,以後絕對相信你,孩子以後我們也還會有的......”

提到孩子,明溪轉手就狠狠甩了一個耳光過去。

她整個身體都被怒火灼燒,痛苦不堪,“傅司宴,你不配!你不配提到孩子!”

傅司宴忍受了這個耳光,甚至希望明溪再狠狠打他出氣。

這樣,就是還有轉圜的餘地。

他晦澀地說,“明溪,如果能讓你解氣,怎樣都可以。”

明溪森冷吐字,“我說了——離婚。”

聽到這話,傅司宴下意識拒絕,“離婚不行!”

可明溪隻是平靜地說,“你會離的。”

因為,她會用儘一切辦法,隻求離婚。

傅司宴見明溪篤定的語氣,心慌了一瞬。

“明溪,我會改的,所有你不滿意的地方我都會改,改到你滿意為止,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明溪突然笑了,笑得破碎又美麗。

“你是說在你拋下懷孕的我,奮不顧身奔向林雪薇以後,在我苦苦哀求你救我們的孩子,你卻置之不理以後,在我們的孩子被人生生打死以後,你要和我重新開始?”

世上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嗎?

她的語調平靜,可傅司宴卻聽出字字滴血的感覺來。

他鳳眸澀痛難忍,聲音發顫道,“你要怎麼才能原諒我?

明溪定定看著他,“等你死的時候。”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