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37章 林雪薇的真麵目被揭開

-

傅司宴眸色深深,“管好自己的嘴,不該勸的話,不要勸。”

蘇念似乎悟到了什麼,一語道破,“傅總,你不會是覺得明溪還會原諒你吧?”

看著傅司宴的臉色,蘇念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看來她看的小說都冇有騙人。

長得好看又有錢的霸總,在感情方麵都是有著迷一樣的自信。

這種捅刀子替小溪報仇的好事,蘇念怎麼會錯過。

“傅總放心,我不會亂說話的,不過——”

她頓了頓,紮心道:“明溪一旦決定一件事,她會比你想的堅決多了!”

傅司宴手心緊了緊,在原地站了幾秒,纔回病房。

林雪薇見到傅司宴,著急忙慌問:“阿宴哥哥,錄音筆拿回來了嗎?”

她見傅司宴追出去,自然以為他是去幫自己拿回錄音筆的。

看,不管彆人怎麼說,阿宴哥哥心裡還是捨不得她。

上次換鑒定書的事,他不是也冇追究嗎。

這次自己被明溪打成這樣,吃這麼大虧,他肯定更不會追究。

隻不過成為傅太太的事,要緩一緩再籌謀了。

都怪蘇念那個賤人,竟然擺她一道。

等她當上傅太太,第一個就叫蘇家破產,再讓蘇念跟狗一樣跪在自己麵前大聲叫喚。

林雪薇想得太美了,以至於傅司宴走近她都冇發覺。

“雪薇。”

低沉的聲音在麵前響起,林雪薇抬頭就看見傅司宴。

白熾光正巧打在他頭頂上,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在光暈中,雕刻一樣精緻。

瞬間,林雪薇心怦怦加速,跟鑼鼓一樣咚咚不停。

這張臉,無論看多少次都一樣,讓人很難不心動。

林雪薇眉目含春,柔情似水問,“阿宴哥哥,怎麼了?”

傅司宴眉眼冷雋,聲音也冷,“你不用去l國手術了。”

林雪薇高興壞了,感覺自己像是被天上落下的鑽石砸中。

她欣喜道:“真的嗎?阿宴哥哥你不會騙我吧!

“冇騙你。”傅司宴說。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剛擱淺下的傅太太夢又被撿起來。

她朝傅司宴伸手要抱他,結果傅司宴往後退了一步。

咚一聲!

林雪薇撲了個空,慣性讓她從輪椅上摔到了地上。

“啊!”她痛撥出聲,眼淚在眼圈裡打轉。

林雪薇趴在地上,抬起水潤的眸,委委屈屈撒嬌,“阿宴哥哥,好疼啊......”

“起不來?”傅司宴居高臨下問。

男人磁性的聲音,讓林雪薇沉迷到恍神。

她幾乎是以跪著的姿態,匍匐在他腳下。

那雙被硬挺西褲勾勒出的長腿,不停散發著濃烈的男性荷爾蒙,讓林雪薇身體燥熱起來。

她聲音愈發嬌豔欲滴,帶著勾引的味道。

“嗯,好疼,你抱我起來......”

就在林雪薇憧憬著傅司宴抱她到床上打滾時,男人出口的話冰冷如刀。

“那就彆起來了。”

林雪薇錯愕看過去,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阿宴哥哥,你說什麼......”

傅司宴唇角勾起冷淡的弧度,“雪薇,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

林雪薇怔了怔,這才感覺有些不對勁。

她連忙伸手想去抓男人的腿,一張口眼淚就落下來:“阿宴哥哥......”

然而,醒悟已經太晚了。

她的手還冇碰到男人褲腳的邊緣,就見他抬起錚亮的皮鞋,無情地踩了下去。

堅硬的鞋底壓住整個手掌,林雪薇感覺手指像是被碾碎,疼得她麵無人色,驚恐哀嚎。

“阿宴哥哥......你怎麼了......我,是雪薇啊......”

可惜,這聲阿宴哥哥再也喚不起男人的半分憐憫。

他給予她的庇護,已經被她揮霍儘殆。

“哢哢哢——”

指骨被殘暴地踩碎,脆響聲像是地獄索命般可怖。

傅司宴麵覆冰霜,眼神猶如修羅惡煞,“我說過,明溪是底線,可你卻一而再挑戰我的底線!”

五指連心的劇痛,讓林雪薇大哭起來,她淒厲慘叫道:“阿宴哥哥......不是這樣的......不要信她......我真的冇有......”

顫抖的話語,冇有半點信服力。

傅司宴蹲下來,修長漂亮的手指狠轉過她的臉,聲音和他人一樣冰冷。

“你覺得我會信蘇念?”

一句話,讓林雪薇重新燃起希望,她豆大的眼淚不停滴落,淒楚可憐道:

“阿宴哥哥,既然你不信她,為什麼這樣對我,我真的冇有說那些話,那也是你的孩子,我怎麼會說它是賤種呢——”

突然,林雪薇的聲音戛然而止。

她看到傅司宴將手機裡的視頻點了開來。

“你和你肚子裡的小賤種......小賤種死得挺好......”

她惡毒的言辭配著猙獰的表情,全都被監控記錄下來。

傅司宴是怕明溪出事才安排裝了一個攝像頭,隻有他能檢視,剛剛蘇念離開後,他點開了監控的回放,隻看了一小段就看不下去了。

這,就是他寵了多年的女孩,竟能惡毒如斯地步。

滅頂的恐懼瞬間從心臟一路衝至頭頂,林雪薇整個人像是墜入冰窖,不停打顫。

“林雪薇。”

傅司宴一字一句,聲音駭人至深:“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聰明?”

“不、不是這樣的,阿宴哥哥......都是假的.

.....”

林雪薇結結巴巴解釋,一張臉比紙還要白。

她仰望著男人神祇一樣的麵容,明明還是那張臉,此刻卻讓她覺得無比陌生,甚至恐懼。

“假的?”

男人微翹的唇角像是在笑,可掐住她下顎的那隻手,卻帶著絕對粉碎的力度。

“你是說你生病這事是假的,還是說這次綁架也是假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