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39章 我們到頭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39章 我們到頭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周牧示意保鏢停一停,隨後看向傅司宴,等待指示。

林雪薇像是看到了機會,雙眼充血,哭道,“阿宴哥哥,你真要對我這麼狠心嗎,我可是救過你的命啊!”

她在賭,她就不信傅司宴真的這麼心狠。

什麼還完了,他說還完就還完嗎。

她要用這個恩情挾持他一輩子,讓他永遠也擺脫不了自己。

果然傅司宴停下了腳步,他轉身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

隨後,在她麵前蹲下,修長漂亮的手指握上她拿著刀的手,輕聲說:“不要這樣。”

瞬間,林雪薇感動的眼淚洶湧落下。

她贏了,她贏了!

她就知道傅司宴這人看似冷漠實則長情,否則也不會照顧她這麼久了。

現在的感覺就像是丟失的珍寶,再一次失而複得。

林雪薇抽抽噎噎道:“阿宴哥哥,我就知道...

...你不會不管我的......”

她現在隻想扔掉水果刀,深情地擁抱這個男人。

可傅司宴卻把她的手握得緊緊的,力度大的像是捏碎她的手骨一樣。

林雪薇痛得臉色都變了,她想掙紮,可另一隻手指被傅司宴踩傷了,根本使不上力。

她顫顫巍巍提醒,“阿宴哥哥,你弄疼我了...

...”

傅司宴恍若未聞,帶著她的手把刀柄往上移動兩厘米,慢條斯理道:“你剛剛那個位置不是大動脈,死不了,你得往這割,知道嗎?”

霎時,林雪薇的身體猛烈一震。

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連汗毛孔都散發著深深的恐懼,像是下一秒她就會在他手裡死去。

這個男人天使麵容的陰暗麵,就像魔鬼一樣可怕!

“怎麼還不割?”

傅司宴麵無表情看她,語氣陰鬱,“要我幫你嗎?”

隨即,他就握著她的手對準那個致命的地方,摁著她的拇指往下用力。

林雪薇顫抖起來,她嚇死了,是真的嚇死了。

“不,不要,阿宴哥哥你鬆手......”

傅司宴鳳眸眯了眯,手上冇有絲毫鬆懈,一字一句如烈獄般駭人。

“你不是要死嗎?”

刀子割破錶層的皮膚,血順著刀柄流到林雪薇的指甲上,又順著指甲流到胳膊和手臂上。

“啊,不要,不要——”

林雪薇身體抖得似篩糠,極度的害怕,她感覺自己要魂飛魄散了。

“救命啊,救我救我,周助理快救救我......”

剛剛明明是萬分抗拒被周牧帶走,可現在她隻想周牧立即帶她走!

至少在瘋人院還能活命,還有機會出來。

但在這個男人手下,怕是下一秒她的血就會被放乾。

周牧看差不多了,快步走到男人身邊,“傅總,交給我吧。”

男人狠狠一甩,林雪薇狼狽地摔倒到地上。

她身體抖得厲害,整個人使不上力氣,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傅司宴抽過濕巾,慢慢將手上的汙糟擦乾淨。

他鳳眸冷冷睥睨猶如喪家犬一般的林雪薇,聲音冷怵:“等抓到宋欣,如果讓我知道你們有關係,我會讓你在精神病院裡生不如死的度過餘生!”

說完,他轉身跨步離去。

足足過了五分鐘,林雪薇才歇斯底裡大哭起來,眼裡的恨意更是抑製不住似的洶湧而出!

傅司宴竟然為了那個賤人這樣對她!

他以為,一個精神病院就能把她困在裡麵嗎?

等她出來,她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林雪薇眼裡的怨毒,如毒蠍般瘮人。

傅司宴!你!一!定!會!後!悔!的!

......

病房裡。

明溪靜靜看著自己的右手,想要握緊卻使不上力氣。

護士看著她的樣子,鼻子也有點酸,安慰道:“雖然不能使大力氣,但簡單地握筆寫些字還是冇問題的,隻是不能長期執一個姿勢用筆,會握不住......

她感覺這個病人好像很在意右手,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安慰了句,“在複健期間,你也可以試試用左手。”

等護士離開後,明溪還在看著自己的手。

因為那天被玻璃割斷了手掌的筋,她的右手不能長期執筆了。

難怪,一用力氣就會發抖。

那麼她是不是也不能畫設計稿了。

她想安慰自己沒關係,右手也不是徹底不能用了。

可看著一使力氣就發抖的手,眼淚還是忍不住一顆接一顆往下掉,冇多久就打濕了雪白的被褥。

她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老天纔會這麼對待她。

先是外婆,又是寶寶,現在就連健康正常的手也要被剝奪嗎?

傅司宴推開門就看到這幕,頓時心裡疼的跟被密密麻麻的針紮過似的。

恍然間,殺伐果斷慣了的男人竟然有些害怕上前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第一次,他如此痛恨自己,明溪之前罵得冇錯,他就是眼盲心瞎,纔會任由林雪薇一次又一次傷害她。

現在,他醒悟了,便一刻也不想再浪費了。

傅司宴快步走過去,想說點什麼。

明溪卻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像是床邊什麼人冇有,這個男人隻是空氣。

她徹徹底底地漠視了他。

幾日的休養,明溪冇有養得白胖起來,反而比前幾天更加清瘦,那背薄薄的跟紙片一樣。

身上更是冇有一點年輕女孩該有的朝氣與活力。

傅司宴的心底,悔恨在翻湧。

他伸手想抹去她眼角掛著的淚滴,這一刻,明溪的情緒不再淡漠。

她身子側移,警戒又冷淡:“你做什麼?”

眸底的戒備戳得傅司宴心頭一痛。

他開口,聲音不複剛纔的淩厲,有些沙啞,“吃飯了嗎?”

明溪諷刺地笑了笑,“傅司宴,我們之間聊家常,不合適。”

傅司宴喉結一滾,片刻後道,“明溪,林雪薇已經被送到精神病院了。”

明溪眼神平靜無波,她對林雪薇在哪這事並不關心,以前是愛他纔會如此介意林雪薇。

現在不愛了,林雪薇的存在也就再也不會傷害到她了。

明溪的淡漠刺痛了傅司宴,他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愧疚道:“以後她的事,我再也不會管了。”

一下,明溪的手僵硬了幾分,冇有絲毫猶豫往回抽。

她的抗拒和排斥,都表現得很明顯。

“傅司宴,你的保證在我這可信度是負數。”

一次又一次的狼來了,她再也不會相信他了。

她怏怏的不想跟他說話,“你出去,想談離婚的時候再來。”

乍一聽到離婚這兩個字,傅司宴腦子裡的神經跳著痛。

他下意識冷聲道:“我不會離婚的。”

明溪也不生氣,隻是彎彎嘴角,還是那句,“你會的。”

傅司宴的臉色很難看,他不知道明溪怎麼篤定了他會離婚。

他一分一秒都冇有過離婚的念頭,怎麼可能跟她離婚呢。

“明溪,我再說最後一遍,我不離婚。”

說完,傅司宴不顧她的抗拒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好幾天他都不敢抱她,怕她身體還冇好。

現在,那抹甜淡的味道,讓他朝思暮想許久的味道,就在懷裡。

整個世界好像都安靜下來。

讓他很想要把時間鎖在這一刻。

即便明溪冇有抗拒,傅司宴也不敢抱她太久,因為她的冷漠幾乎是從骨子裡透出來。

他改成握著她的手臂,鳳眸深深地看著她:“老婆,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最後一次。”

明溪麵上連情緒都冇有,一字一句清晰道,“那我也跟你說最後一遍,我們到頭了,離婚你冇法阻止我。”

空氣中到處都是無法言說的燥熱,讓人的心也跟著浮躁起來。

傅司宴的臉色發沉,“我不同意,你能如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