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4章 少夫人她是不是懷孕了?

-

明溪緊張極了,她摒著呼吸,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儘量平穩正常些,“是熱的,爺爺。”

這是實話。

除了熱,她還覺得呼吸不暢。

爺爺就坐在對麵,而她的手正在桌下被某人緊緊握著,像極了揹著長輩偷偷戀愛的小情侶。

傅老爺子笑了聲:“還你們小年輕怕熱,我老頭子一點都不覺得熱。”

說話間,傅老爺子一不小心把筷子掉到了地上,旁邊的傭人立馬上前要撿,被老爺子製止了。

“我還冇老到不能彎腰。”

說著,傅老爺子就彎下腰準備撿筷子,隻要老爺子低頭就能看見他們倆握在一起的手。

明溪的臉一下子由紅轉白,嚇得連怎麼呼吸都忘了。

好在傅司宴動作夠快,在老爺子低頭的那刻鬆開了手。

明溪突然有種偷情差點被髮現的錯覺,她猛吸一口氣,卻被空氣嗆到,劇烈地咳嗽起來。

傅老爺子把撿起的筷子交給傭人,滿臉擔憂地問:“溪丫頭,怎麼又嗆著了?”

他又看向傅司宴,怒道:“不知道給溪丫頭拍拍背!”

傅司宴剛伸手,就被明溪躲開,她實在怕他再作弄她。

傅司宴佯裝無奈:“爺爺您看,是她不讓我碰。”

傅老爺子一臉探究看向他,沉著臉問:“是不是你惹溪丫頭不高興了?”

老爺子護短的表情,好像明溪纔是他的家人,傅司宴是個外人一樣。

明溪緩過來後,反應就快了,她笑眯眯看向老爺子,故意嗔道:“爺爺,你不知道他都是蠻力,我怕疼。”

“哈哈哈哈......”傅老爺子見他們感情好,心情也好起來,笑聲不斷。

一旁服侍的張嫂看到這幕,忍不住說:“少爺您都不知道,少夫人冇來的時候,我就冇見老爺子笑過,今天笑得比一個月笑得都多,少夫人您可一定要常來。”

聽張嫂這麼說,明溪神情瞬間低落起來。

常來......

以後她還有什麼資格再常來呢。

一想到離婚以後,不能經常來看爺爺,她就忍不住難受。

老爺子見明溪神情黯淡,知道她在擔心自己身體,心裡更是暖融融的。

“誒,不要誇張,快去把我給溪丫頭準備的寶貝端上來。”

很快,張嫂端了盤清蒸魚上來,離老遠魚香味就飄了過來。

魚被放在明溪麵前,傅老爺子滿臉慈愛:“溪丫頭,爺爺知道你愛吃魚,這可是深海裡弄來的,營養價值特彆高。”

“謝謝爺爺。”明溪挑了塊魚剛要吃,忽然胃裡一陣痙攣,緊隨而來就是抑製不住要吐的感覺。

她難受得捂住嘴巴,但還是抑製不住那猛烈的反胃感,隻好跑到洗手間關上門吐了起來。

吐完後,她覺得舒服多了,回餐廳時聽到張嫂提起了她。

“少夫人的樣子......是不是懷孕了?”

傅老爺子一聽這話,激動無比,他看向傅司宴,“怎麼溪丫頭懷孕你都不跟我說,你們想瞞我到什麼時候!”

張嫂也替老爺子高興,笑著說:“恭喜老爺要抱曾孫了。”

明溪聽得一陣慌,想過去澄清,卻又停下腳步。

她莫名地想看傅司宴知道她懷孕會是什麼反應。

“爺爺,明溪冇有懷孕。”

男人篤定的語氣,直接讓明溪的期待沉入穀底。

張嫂還想說什麼,卻被傅司宴直接打斷:“我們一直有措施,她不可能懷孕。”

老爺子猛地拍了下桌子,怒道:“你個臭小子,你準備一輩子不要孩子嗎!”

“爺爺!”傅司宴蹙著眉,聲音堅定:“這個問題我們以前就討論過。”

“以前你們小兩口新婚蜜月我不催你,現在都這麼久了,你竟然還不打算要?你到底有什麼顧慮,你說啊!”老爺子氣得血壓都上來了,捂著心口道:“你是想氣死我啊!”

眼看著老爺子呼吸急促,明溪再也忍不住,衝了過去邊順背邊解釋道:“爺爺,你彆怪司宴,是我不想要。”

“溪丫頭,你彆騙爺爺,如果是這個臭小子不想要,你告訴爺爺,爺爺打死他!”

明溪強撐著笑,聲音小小的:“真冇騙您,我還想多玩玩,不想這麼早當媽媽。”

老爺子半信半疑,明溪又哄了老爺子一會,終於把他逗樂了,然後纔跟著張嫂上去吃藥。

回去的時候,明溪想自己回清水灣,傅司宴卻堅持開車送她。

車裡很安靜,傅司宴突然開口:“離婚的事,先不要跟爺爺說。”

“好。”

不用他說,明溪也不想爺爺知道,爺爺的身體現在經受不起任何打擊。

“就算離婚了,你也可以經常回去看看爺爺。”傅司宴又說。

明溪自然樂意,她說:“好。”

“你就會說這一個字嗎?”傅司宴問。

“......”

“胃還好嗎?明天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吧。”

“不用了,你不是說我冇懷孕嗎?還要查什麼!”明溪的語氣像隻小刺蝟,字字帶刺。

傅司宴一時被懟得啞口,皺了皺眉:“你怎麼了?”

“如果我懷孕了,你會怎麼辦?”明溪還是冇忍住,脫口而出。

“不可能。”

“我是說如果......”

“冇有如果,我也不會讓你懷孕。”傅司宴斬釘截鐵打斷她的假設。

傅司宴決絕的態度,讓明溪的心直接跌落穀底。

她覺得自己好可笑,她滿心歡喜捧到彆人跟前的寶貝,在彆人眼裡隻是阻礙對方走向幸福的累贅而已。

她不該期待的......

明溪看著窗外,眼淚不知不覺就落了下來,碰到唇邊,又鹹又苦。

傅司宴看著明溪彆過臉去,剛想開口,手機突兀的響起來。

他冇有猶豫接了起來。

“阿宴哥哥,我又做噩夢了......我好害怕,你能不能來陪不陪我......”

電話那頭林雪薇斷斷續續在哭。

“林嫂不在嗎?”傅司宴擰著眉問。

“我不知道,阿宴哥哥我喘不上氣......”

“你先讓醫生看一下,”傅司宴的聲音緊張了幾分,叮囑道:“我現在就過去。”

電話掛斷後,傅司宴轉頭看她一眼,道:“雪薇情況緊急,你先跟我去下醫院。”

車裡安靜一瞬。

明溪覺得不可思議。

他去關心心上人,她跟去乾什麼?

是去看自己的丈夫對彆的女人多體貼,還是去看他們有多恩愛?

“你趕時間就在這放我下去吧。”

她現在就想下車。

“明溪,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傅司宴偏頭看她,反問了句。

“......”

“這麼晚了,你讓我放你一個人在路邊?你小腦瓜裡麵在想什麼?有冇有點安全意識?出了問題誰負責?”

傅司宴突然就煩躁起來,一連質問了好幾句。

明溪心口一陣密密麻麻的酸澀湧上來。

她已經很識相讓他趕緊去找心上人了,還要她怎樣?

心裡難過加委屈堆在一起,讓她快要爆炸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會打車,也會自己回家,不用你負責。”

她一分鐘一秒鐘都不想在車上待著,更不想跟著去醫院。

傅司宴根本不為所動,直接往她家反方向駛去。

“停車!”明溪重複道。

傅司宴鎖著眉頭,“你彆鬨,我去一下就送你回家。”

“傅司宴,你如果不停車,我就跳下去。”明溪說著就要去拉車把手,他一腳刹車緊急將車停在路邊。

“明溪!”傅司宴強勢地將她作亂的雙手,反剪在身前,俊臉籠罩著一層可怕的陰鬱,聲音更是掩飾不住的憤怒:“你到底想乾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