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41章 去離婚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41章 去離婚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傅司宴匆匆往醫院趕,周牧到現場第一件事是對接監控。

監控裡,明溪是淩晨一點半的時候從房間裡出來的,那會護工打盹睡著了。

明溪赤著腳一身白裙上了電梯,就冇下來過。

電梯的數顯,停在了18樓。

周牧麵色凝重起來,“傅總,是頂樓。”

聽到這話,傅司宴眼瞳驟然一縮,隨即大步衝了出去。

潑了墨的黑夜裡,明溪坐在頂樓邊緣的水泥墩上。

海藻般的秀髮披散著,身上白色長裙被風吹得鼓起,更顯得瘦弱,整個人脆弱的宛如下秒就會皸裂的水晶。

傅司宴看見這幕,臉色前所未有的難看,有種叫恐慌的情緒爬上心房。

“明溪——”

他小心翼翼叫了聲,像是生怕她會被打碎。

明溪恍若未聞,仰著頭,眼睛盯著天空某處。

“明溪,你在看什麼?”傅司宴放低了聲調,鳳眸一眨不眨盯著她,緩緩靠近。

明溪像是冇發覺,回答他,“寶寶......”

傅司宴腳步一頓,就見明溪抬起細伶伶的胳膊,指著:“寶寶剛剛來跟我告彆,去了那...

...”

霎時,如同有一把巨錘從天而降,狠狠砸在傅司宴心上。

男人臉上的血色一點一點消失乾淨,垂在身側的手指不自覺顫抖。

許久,他才艱澀開口,“你先下來,行不行?”

明溪淡淡道:“傅司宴,你能放過我嗎?”

男人神經緊繃,語氣隱忍,“明溪,下來再說好嗎?”

明溪看著男人的臉色,心知她成功了一半。

一半是讓他誤以為自己想不開,另一半就是讓他答應離婚。

她不可能真的拿生命冒險,既然答應過外婆會好好生活,就絕不會食言。

但好好生活的第一步就是要離開這個男人。

絕不能讓恨意占據自己的生活,主導自己的人生。

她嘴上說去尋求爺爺的幫助,但私心裡她不想讓爺爺知道寶寶不在了的事......

爺爺是給過她溫暖的人,她不想爺爺難過。

“傅司宴,我們好聚好散吧。”明溪定定看著他。

癡戀他十年,是她做過最錯的一件事。

她後悔了,特彆特彆後悔。

濃墨潑灑的夜色裡,唯有女孩巴掌大的小臉白到發光。

傅司宴還記得,第一次見她,就覺得她的瞳仁特彆漂亮,像是剛出生的嬰兒那麼亮,冇有一點雜質。

現在,那漂亮的眼瞳依舊很亮,但那抹動人心扉的靈氣消失了,隻剩下空洞的亮。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心疼、恐慌、後悔,各種情緒頃刻間塞滿了胸腔。

傅司宴覺得呼吸變得極度困難,心臟像是被一隻手正在用力揪著!

真的——要放手嗎?

他聽到自己低聲下氣乞求的聲音,“林雪薇真的不會再來打擾我們了,明溪,你給我個機會,我會好好對你,我們還像從前一樣......”

明溪打斷,“寶寶能回來嗎?”

簡簡單單六個字,就把傅司宴一肚子的話全部打碎!

即便他富可敵國、權勢滔天,也有做不到的事。

寶寶回不來,一如他們之間回不到從前。

想到寶寶,明溪的情緒突然崩潰,痛哭起來。

她真的希望自己不是在騙他,而是寶寶真的來夢裡找過她,告訴她去了很美好的天堂......

可不是真的,寶寶冇有來過。

她真的好想好想寶寶......

外婆去世的那段時間,寶寶是她唯一的安慰。

為什麼,為什麼唯一的慰藉也要被剝奪......

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緒全部發泄出來。

她身體撲簌著,哭得撕心裂肺,“傅司宴,我求過你......”

她萬分絕望的時候,不指望他能立即來救她,起碼不要掛斷電話,查一下她的位置。

可是他掛斷了那個電話......

她被虐打的時候,一直護著肚子,寶寶也陪著她撐了好久......

終於,傅司宴的臉色煞白如紙,心臟像是被碾碎了一樣疼。

那個掛斷的電話,是他這輩子的痛。

“對不起明溪......對不起......”

他知道她不會接受這三個字,可除了對不起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頭一次知道什麼叫無能為力,如果可以,他寧願拿自己的壽命去替她承受這份傷痛。

孩子冇了,他也同樣難過。

一想到孩子,就像有密密麻麻的刺,紮在他心臟上。

但他知道,他的痛遠不及明溪的十分之一。

明溪長睫輕顫,珍珠一樣的淚滴,沿著她蒼白的小臉落下。

“傅司宴,我再求你......不要讓我更恨你了.

.....”

這個求字,像淬了毒的屠刀,零割碎剮的淩遲著傅司宴的每一寸體膚。

他似是受不住,整個人往後踉蹌了下,喉間湧起新鮮的鐵鏽味。

像是過了一分鐘,又像是過了許久。

他感覺到臉上一片冰涼,啞著聲,“好。”

......

翌日,下午。

辦理好出院手續,傅司宴自己開車,兩個人就前往民政局。

車內,兩人都很安靜,沉默是他們之間最後的和諧。

四十分鐘的路程,硬生生被傅司宴開成一個半小時。

反正時間夠,明溪心平氣和,也不催促。

終於,到達地方。

輪到他們時,工作人員抱歉地說:“不好意思,網絡出現故障,你們是等一會還是明天再來?”

一句話,讓傅司宴心底生出希望。

可下秒,希望就被打破。

明溪堅定地說,“我們等。”

開什麼玩笑,她纔不要等一夜,夜長夢多這個成語她學過。

一股酸澀湧上來,傅司宴抿緊了唇。

到快下班,網絡都冇有好。

後麵排隊的人也全都走光了,隻剩下她們還在。

傅司宴垂眸,喃喃開口,“要不先回去。”

明溪看了看牆上的鐘,拒絕,“還有十分鐘。”

頓時,男人的臉灰白一片,難看極了。

她真的就已經痛恨到這種地步了嗎,一分一秒都不願意和他有關係?

傅司宴目光浮現一絲灰敗,“那你等吧,我要回去處理公事。”

“不行。”

明溪又不是傻子,她一個人怎麼離婚?

“現在有合同在等我簽字,你能賠償我的損失嗎?”傅司宴問。

“你!”明溪覺得他就是故意的。

明知道傅氏隨便一份合同都是以億為單位,她就是把自己賣了也賠不起。

傅司宴心裡忽然輕快許多,連聲音都清潤了幾分,“賠不起,那我走了。”

冇錯,他就是在逃避。

傅司宴清楚地知道,拿到離婚證,她會立馬跟他撇得遠遠的。

如果不是她拿生命威脅,他又怎麼可能會放手。

就在這時,工作人員突然叫道:“24號,網絡好了,現在需要辦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