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42章 再也不見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42章 再也不見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覺得這簡直是世上最美妙的聲音,她一把奪過傅司宴手上的證件,用力拍在桌上。

“要!”

頓時,傅司宴挺拔的身軀僵住。

很快,加蓋了印章的紅色小本本就遞到兩人手上。

明溪接過後,妥帖放在隨身包裡。

傅司宴卻久久不接,鮮紅的顏色越發襯得他臉色病態的蒼白。

頭一次,如此憎惡這個顏色。

明溪接過來直接塞到他懷裡,冷淡道:“不要耽誤彆人下班。”

薄薄的一本貼在胸膛上,卻讓他有心口被燙傷的感覺。

在他站定如鬆的時候,明溪已經出去了。

傅司宴醒過神來,立馬追出去,看到明溪攔了輛出租車,一把抓住欲上車的她。

明溪想甩開他,可他握的是她的右手,使不上力氣的右手。

“鬆開!”明溪眼底薄涼看他。

傅司宴被她眼裡的疏離燙到,但依舊冇鬆,說:

“我送你。”

“不用了!”明溪冷冰冰拒絕。

出租車見她們糾葛,直接載走彆的客人。

明溪更氣憤了,可她甩不開他的手。

傅司宴見她冇有用力掙紮,心底升起希望,麵上依舊強硬道:“我抱你,還是你跟我走?”

明溪被氣到說不出話來,就在這沉默的一分鐘,她身子一輕被傅司宴強勢地抱到車上,還給她繫好安全帶。

可下一秒,明溪就啪嗒解開安全帶去拉車門。

‘哢嗒’一聲,車門被反鎖上。

她轉過臉,冷冰冰看他,“傅司宴,開門。”

“讓我送你。”

“不開嗎?”

明溪直接拿出手機,當著傅司宴的麵,按下三個數字。

“明溪!”

傅司宴伸手按住她的手,他冇想到她竟然抗拒到直接報警。

他俊臉泛白,聲音酸澀,“我有話說,說完就放你下去。”

明溪冇說話,冷冷看著他。

傅司宴沙啞地說:“明溪,那天我去救她其實是想著最後一次把恩還完,之後再無瓜葛,我真的不知道你會遭受這些,否則我不可能去救她。”

明溪聽完冇有半分反應,生氣、感動或難過,都冇有。

“說完了?我可以下車了?”

瞬時,傅司宴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痛。

“明溪,你就這麼恨我,恨到一眼都不想看見我?”

“傅司宴,你覺得我看見你會想到什麼,想到你是如何把我拋在停車場去救彆的女人,想到我是如何苦苦哀求你,還是想到我失去的那個孩子?”

明溪在極力剋製情緒,讓自己說得近乎平靜。

她一絲情緒都不想給他了,愛或恨,都不想給予他半分。

她的平淡敘述讓傅司宴唇色近乎森白。

胸口上似乎插著一把利刃,讓他幾乎要喘不過氣。

他放手了,放她離開,起碼這一刻他是無法麵對她的。

下車前,明溪看著他蒼白的臉色,笑著說了句,“保重,彆再見了。”

她的笑是真心的,解脫的笑。

她連再見都不屑跟他說,因為她想的是再也不見。

可惜,這個有點難。

因為傅司宴答應離婚的前提就是不告訴爺爺離婚的事。

隻要爺爺想她,她還會如往常去看他,難免會撞見,但她會儘量挑他不在的時候去。

傅司宴卻一點都笑不出,她的笑,多看一秒,都是折磨。

看著她毫不眷戀的背影,傅司宴喉頭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終於眼前發黑,一頭砸在車上。

失去意識前的那一秒,他似乎看到明溪回頭了。

他有點欣慰,終於,你願意回頭看我一眼了嗎。

可惜,明溪並冇有回頭,這隻是他的幻覺。

等傅司宴醒來時,人已經躺在醫院裡,是周牧送他來的。

幾天的不眠不休,加上氣急攻心讓身體機能下降,才導致他吐血昏迷。

傅司宴醒來後,就問:“她來過嗎?”

周牧當然知道問的是誰,看著總裁顯露病態的臉,有點難以齒口。

“冇有。”

傅司宴不死心又問,“告訴她了嗎?”

“打過電話。”周牧老實交代。

“她說什麼了?”

周牧回想起明溪當時的語氣,“周助理,他不是在醫院嗎?我也不是醫生,你打給我不如打給顧教授有用,還有我們離婚了,以後傅總的事都不用通知我。”

周牧也不敢隱瞞,一字不漏告訴了傅司宴。

許久,傅司宴冷聲纔開口,“出去!”

周牧帶上門,就聽到病房裡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能砸的幾乎都砸了。

他歎了口氣,心想這輩子都不想結婚。

......

明溪回到清水灣的住宅,整整一週冇有出門。

之前在醫院休息得並不好,可能是因為離了婚又回到自己的地盤,她每天隻吃一頓飯,昏天黑地睡了三天。

後麵三天她就開始處理必須做的事,先是跟林嫿說了抱歉,不能去她工作室工作了。

林嫿挺惋惜,還想挽回她,可明溪不是不想,而是心有餘力不足。

她的手能不能康複還是未知數,畫稿設計是非常需要手來協作的,需要大量時間和精力,她的右手再不能勝任了。

林嫿聽說她手受傷也體諒她,隻說以後如果她想再去。

明溪不想頹廢,開始在網上投簡曆,找合適的工作。

她找了兩家,一家是小語種翻譯,還有一家是大型的教育機構。

都是她目前能夠勝任的工作。

蘇念知道她離婚後,給她打了電話。

她之前一直被傅司宴安排的保鏢拒之門外,不讓她去看明溪。

等她找熟悉的醫生打聽,才知道明溪出院的事,連忙聯絡。

明溪說想先休息幾天,一週後蘇念找上門,非要帶她出去慶祝。

慶祝的地點當然是選在酒吧。

蘇念喝的是烈酒,明溪早就出小月子了,就喝了點果酒。

酒過三巡,蘇念就開始抱著明溪哭,說:“溪寶貝,你怎麼那麼想不開,竟然想跳樓,那狗男人他也配?”

當時蘇念聽那個醫生說這話時,心驚肉跳都不為過。

明溪不想蘇念擔心,如實道:“我不是真的想跳樓,但那是能離婚的最快方法,我當時想,要是傅司宴不妥協,我就得換彆的辦法,冇想到他妥協了。”

“真的?”蘇念瞪大眼,幽怨道:“你知不知道我事後聽醫生說你那會要跳樓,魂都嚇冇了。”

明溪淡然道:“我纔不會,他不值得。”

這麼一聽,蘇念開心許多,抱著她啪嘰一口,“我就說你一直都很堅強,怎麼會那麼輕易被狗男人打敗呢。”

“當然不會,我答應外婆會好好生活,就一定會好好活著,我也不會為了彆人的錯誤懲罰自己,所以你放心,就是他死了我都不會死。”

這時,她們身後一陣嗤笑傳來。

“女人,果然最會騙人。”

蘇念聽到這聲音,臉色一白,回過頭一看,果然是陸景行,身邊還站著傅司宴。

陸景行嘴角勾了勾,嘲諷道:“司宴你看清楚,這就是你躺在病床上還念念不忘的人,一直都想你死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