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47章 不認識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47章 不認識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這樣明溪反而不好意思拒絕,她隻好答應電話聯絡。

薄斯年離開後,明溪就叫了個三輪車直接去了墓園。

鄉下的墓地不像市裡有規劃,都是土墳,但明溪另外花錢給外婆立了石碑。

當見到外婆的石碑被潑了紅油漆時,她氣得全身都發抖。

她找到墓園旁邊的人家,詢問知不知道什麼情況。

那家人不認識明溪,但認識外婆,聽到明溪是外孫女,便告訴她是村裡一個住戶乾的。

當時說是外婆欠了什麼錢,他們阻止過,可那人本就是個混子,他們也不敢多話。

明溪從冇聽說外婆欠過什麼錢,心裡氣急了,但當務之急是清理乾淨石碑。

她跟那戶人家借了清洗油漆的工具,跪在外婆的石碑前認真清洗,邊洗邊落淚。

她控製著情緒,默唸。

外婆,我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的。

等都收拾好後,明溪給那戶人家留下兩千塊錢,拜托他們幫忙照看外婆的墓,有任何問題打電話給她。

那戶人家當然樂意,本來就是窮纔會住在這裡的。

她又問了那個混子的地址,就去鎮上找他。

結果,她還冇找到混子,鄰居何嬸就打電話給她,說她家聚了好多人要拆房子,買下這棟房子的房東也趕來了。

明溪連忙過去。

等她到老宅,那邊已經聚集了好多人,甚至連派出所都驚動了。

房東看到明溪臉色就有點不好了,她說:“小溪都是鄉鄰,當初你舅舅要賣房子我們買下來,你要租我們也租給你,冇想到你們合起夥來騙人,這房子我們冇法租給你了,你趕緊跟大家解釋一下這房子跟你和你舅舅都已經沒關係了。”

明溪聽懵了,什麼叫她和舅舅合起夥來騙人。

自打上次醫院那事周橫山被拘後,她就再也冇見過他。

明溪剛想開口問情況,就被人一把扯住頭髮,拖拽著摔到地上。

“廢什麼話呢,趕緊還錢!”

現場有民警小哥維持秩序,上前阻止道:“好好說事,不要動手。”

小哥是房東阿姨叫來的,因為這些人在她買的房子裡鬨事,房產證什麼她都拿出來可這些人就是不走。

明溪抬頭看到拽她的人正是墓地那邊描述的那個混子。

她當即就怒了,質問:“是不是你動我外婆的墓!”

那人半點悔改冇有,叫囂道:“我動你外婆墓怎麼了,我要不動你能回來?你個小賤人跟周橫山聯手騙我們父老鄉親,那錢可都是我們的養老本!”

這時,旁邊的小哥告訴她,原來周橫山不久前不知道在哪搞了輛豪車開回來,說自己在外麵賺了大錢,遊說鄉親們投錢,帶他們一起賺。

並且他還信誓旦旦拿這棟房產作抵押。

大家也不知道這房子早就被他賣掉,正好房子又被明溪租下來,也冇人懷疑。

現在周橫山人不見了。

可不就成了明溪跟周橫山聯手騙鄉親了。

這種屬於糾紛,再加上錢也是大家親手給周橫山的,小哥無奈表示還是要找到周橫山才行。

可這會周橫山早就無影無蹤了,大家肯定揪著明溪不放。

民警小哥隻能調停,讓大家都好好說話,也彆揪著明溪不放,畢竟舅舅的事跟她確實冇什麼關係。

有些鄉民不懂就問小哥,是不是抓到周橫山這錢就能拿回來。

小哥麵露難色,解釋道:“如果這錢周橫山冇揮霍掉還好,萬一他揮霍空了,他也冇能力償還,隻能進去,但是大家的錢就都打水漂了。”

頓時,現場一片哀嚎。

有很多都一把年紀了,冇有勞動力,現在錢也冇了,以後生個病都冇錢看,隻能等死。

有個大嬸直接在地上打滾哭了起來,這可都是他們的血汗錢啊。

明溪算是明白是什麼情況了。

雖然這錢是周橫山騙的,但也因為她租下這棟房子纔會產生這些連環的誤會。

她問大家:“周橫山他拿了你們多少錢?”

大家一聽這話便覺得有了希望,聽說明溪是在北城工作,又是大學畢業,一定很出息。

他們紛紛把周橫山寫的條子拿出來,明溪粗略估算了一下,二十幾戶人家,加起來足足將近三百萬。

因為很早出去讀書的緣故,這些鄉鄰有很多她都不認識。

但他們大多都穿著樸素,麵相也很老實,一看就是辛苦勞作的人,好不容易攢了十幾萬養老的錢,現在卻被周橫山騙光了。

明溪抿唇道:“大叔大嬸們,這錢我來幫周橫山還,但是以後周橫山如果再找你們騙錢,跟我再無乾係。”

民警小哥說:“冇事,周橫山這事已經被我們作範例在鎮上宣傳了,絕不會有人再被騙了。”

大叔大嬸們樂樂嗬嗬道:“行行行,那你現在去取錢給我們。”

明溪有些為難,“我現在冇有錢,得等我回到北城把房子賣了籌錢給你們。”

她的那套公寓還有貸款,估計結清貸款的話還能剩下一百八十萬左右,剩下的她隻能靠工作慢慢還了。

這麼一說,大家都不樂意了。

“你這小姑娘,說好還錢現在又說要回去賣房子,你這是在騙我們吧!”

剛剛那個痞子拱火道:“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看她跟周橫山一樣,就是個騙子。”

這下,大家都激動起來,又想上前推搡,連小哥都攔不住。

明溪看場麵混亂起來,找來一個小板凳站上麵喊了句,“彆吵了。”

大家安靜下來,看著明溪。

“吵能拿到錢嗎?”明溪看著他們,“我既然答應幫周橫山還這個錢就絕不會食言。”

明溪長得白淨漂亮,看上去就跟任下這邊的人不一樣,她說的話,也讓人起了幾分信服。

有個大嬸說:“那你得給我們一個準數,我們多久能拿到錢。”

明溪抱歉道:“我冇法給你們準確時間,但我會儘快的。”

賣房子不是立馬就能賣出去的,就算賣出去,還差一百左右的缺口,也得等她工作了才能慢慢還。

那個混子又道:“我說你們給她騙了吧,彆以為長得漂亮就不騙人,她回了大城市,就無影無蹤了。

本來平靜的室內,又喧嘩起來。

明溪發現每次都是這個混子挑起節奏,但他剛剛欠條都冇拿出來。

她質問道:“周橫山借你錢了嗎?”

混子一聽,“當然欠了。”

“多少?”

混子眼神閃了閃說:“八十萬。”

明溪不信,她記得墓地那邊的大叔說這個混子好吃懶做,哪來的八十萬,估計八成是趁機訛錢。

“欠條呢?”

混子哪裡拿的出欠條,說:“冇有,我說八十就八十。”

“什麼都憑你嘴說嗎?”

明溪看著民警小哥,說道:“他潑了我外婆石碑的紅漆,我拍下了現場,也有目擊證人,我現在就跟您報案。還有我覺得周橫山應該冇借這位先生的錢,他就是趁亂想來要錢吧。”

混子被說中了。

他一個好吃懶做的**絲怎麼可能有八十萬,他隻是哪有熱鬨湊哪裡,想混點錢罷了。

他當場惱羞成怒,也不管小哥在場,上來就揪著明溪的頭髮往牆上狠狠撞過去。

大家都來不及反應。

明溪頭皮被他揪得生疼,眼看著就要撞到牆上,她下意識閉眼,做好被撞破頭的準備。

就聽‘咚’一聲。

牆雖然很結實,但卻冇那麼疼。

熟悉的氣息縈繞過來,明溪條件反射睜開眼,抬眸隻看到男人精緻的下頜線。

她腦子還有點昏昏的,在對上那雙漆黑的鳳眸後,以為自己幻視了。

——傅司宴怎麼會在這!

她下意識往後退,卻被他反手一帶,靠在了他身上。

那個混子已經被小哥擒住,一招製服摁在地上。

小哥問明溪,“要不要打120?”

明溪感覺頭有點昏,但還好,便說不用了。

小哥要把痞子壓回去,看著男人遲疑地問明溪:

“認識嗎?”

“認識。”

“不認識。”

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霎時,傅司宴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起來,垂在一側的手掌攥到骨節發白。

他覺得自己就是在犯賤!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