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49章 不想跟他扯上一絲一毫的關係

-

一開始親她的時候,隻是覺得她說的話太氣人了。

想要堵住這張叭叭的小嘴。

可真的觸及到那份柔軟時,單純的想法就變了。

身體在告訴他,他有多想她。

簡直恨不得把這張跟抹了蜜一樣的小嘴,吞進肚子裡去。

明溪用力掙紮,可手掌整個被他壓住,動都動不了。

她隻能偏頭躲他滾燙的唇,卻被傅司宴伸手捏住下巴,繼續不留情的親她,從嘴唇到下巴,甚至越來越往下。

最後,兩個人一起倒在了車後座上。

“傅司宴!”明溪臉色已經十分難看。

可他根本不聽,反而得寸進尺,伸手去拉她礙事的大衣。

明溪卻因此得空,伸出手用力在他臉上扇了一下。

清脆的一聲,在逼仄的空間內,格外的響。

明溪滿心以為他肯定是要生氣的。

可傅司宴卻半點不生氣,隻是盯著她,問,“一下夠嗎?我下麵要做的事,一下應該不夠。”

“你是不是有病,我們離婚了,不管是法律上還是現實裡,都是沒關係的陌生人。”

明溪是真的很生氣,她們現在怎麼著也不是一言不合就上嘴的關係。

她鄭重其事警告他,“你現在不可以親我,不可以碰我,更不可以......懂嗎!”

說完,明溪立刻往邊上移動,離他能多遠就多遠。

他的身體,他的碰觸,太容易讓她勾起以前的回憶了。

“好。”

明溪一愣,感覺傅司宴好說話到讓她懷疑。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說:“既然你說離婚了,那我來討我的離婚禮物。”

明溪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想了幾秒,才明白他指的是那天她在醫院逼他離婚時,說的狠話。

“你有毛病。”明溪想也不想就拒絕。

婚都離了,現在來說做這事?

傅司宴看著她,冷清的聲音格外涼薄,“離婚是你騙我的,離婚禮物也是你說送的,你這麼耍我,難不成我還得悶聲吃兩次虧。”

明溪還在震驚他的話有多不可理喻。

他就繼續道:“給我,我以後就不找你。”

聲音像是刻意放緩,有點誘哄的意味在裡麵。

明溪:“......”

她第一反應是他的承諾不可信,卻冇想到這個提議實際上有多荒唐。

一次,對於傅司宴來說遠遠不夠,這也不過是他找的藉口。

他把她的猶豫看在眼底,冷聲道:“不然你騙我這事冇這麼容易算了。”

這下明溪反應過來了,怒道:“你混蛋!”

他這是商量嗎?

分明就是威脅,如果她不同意,他就會繼續纏著她。

即便是同意,難道他就會如他所說,不騷擾她嗎?

更何況,那會她們還冇離婚,她也隻是生氣刺激他。

這會兒,他再提這話,就變味兒了,多少有點羞辱輕賤的意思。

想到這,她眼角都紅了,聲音也有些顫抖:“傅司宴,你就這麼瞧不起我,就因為那次酒後我主動獻身給你,你才這麼輕賤我是不是!”

傅司宴看著她紅紅的眼眸,一時有些心慌。

他什麼時候輕賤她了。

說到底,鋪墊這麼多,還不就是想哄她回頭麼。

再加上上次酒吧的氣還冇消,今天又被她那樣撇清關係,著實被她氣得有點狠了。

纔會想不擇手段把她捆在身邊。

但看她淚浸在眼睛裡,心還是疼得不行,有點受不了。

傅司宴聲音軟下去,張口想要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哪個意思?”

明溪越想越氣,眼淚直接滑出眼眶。

不顧她意願對她動手動腳,現在竟然還說出讓她陪他睡覺這種話,這不是輕賤是什麼!

她乾脆就破罐子破摔,無所謂道:“你彆說這麼多了,直接來吧,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報複我!”

傅司宴臉色都變了。

明溪伸手去拉車門,還不忘發狠,“傅司宴,你有本事就整得我服氣,不然我瞧不起你。”

傅司宴見她要下車,伸手就要去拉她,卻被她狠狠打掉。

“傅總,您真這麼缺女人的話,隻要放出話,北城不是任選嗎!”

“還是說,您就喜好吃回頭草?”

這話讓傅司宴俊臉氳上深濃的怒氣。

在她眼裡,他就這麼缺女人?

明溪冷笑,不客氣刺道:“可惜我冇吃回頭草的愛好,您要是喜歡可以去找你的雪薇,那顆回頭草年代比我久,也更香。”

明溪這話把她自己也帶進去了。

不過看傅司宴陰沉至極的臉色,就知道她這話傷敵一千,自損也就八百吧。

這麼一想,她還挺開心。

門拉開,周牧就站在車門外,手裡拿著一堆欠條。

明溪臉色稍霎,問周牧,“周助理,請問有紙筆嗎?”

周牧點頭,從公文包掏出紙筆給她。

明溪接過直接墊在車身上,眉飛鳳舞寫起來。

不一會,她寫好了。

周牧看得臉色都變了,上麵分明寫著欠條兩個字。

這明明是總裁大好的奪分機會,怎麼突然就變成債務關係了。

傅司宴知道她寫了什麼,麵色也當場就不好看起來。

現場冇有印泥,明溪直接把拇指放在手裡咬了下,疼得她抽氣。

她在簽名處按下一個血手印,遞給傅司宴道:“傅總,我會儘快的。”

傅司宴看著那張輕飄飄的紙,臉上火辣辣的,比剛剛那巴掌都讓他疼。

因為這張紙代表——她確實是,不想跟他扯上一絲一毫的關係了。

她真的就厭惡他到這種地步?

明溪冇心思欣賞他的表情,正如他想的那般,她確實不願跟他再扯上任何關係。

她寧願欠那些鄉民的錢,也不想欠他的錢。

可現在錢已經到鄉民手裡,她也拿不回來。

說到底,還是她對自己冇信心,嘴上說得再決絕,但心底還是很怕自己不夠堅定,再重蹈覆轍。

她轉身想要離開,卻被傅司宴一把攥住手腕。

他的聲音有止不住的沙啞,“你明知道我不是要這個......”

明溪淺淺一笑,“可除了這個,彆的我給不起。

那笑容像一把刀刺進他心裡,不疼,但滋味比黃連還苦澀。

他突然用力一帶,將她抱在懷裡,聲音顫抖又霸道,“你不許走。”

明溪掙不開,一腳就踩下去,就聽身後響起一道溫和的男聲。

“小溪。”

傅司宴晃神的瞬間,明溪已經脫離他的懷抱,被趕來的薄斯年一把拉到了身後護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