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52章 就是做什麼,也輪不到你個前夫來管

-

話都說出口了,明溪點頭,“方便。”

扶著薄斯年在沙發上坐下,明溪站起身剛要走,突然手背被他抓住。

她回頭看他,表情有點疑惑。

室內的白熾燈,把她臉上小小的絨毛都照得清清楚楚,不施粉黛的小臉蛋,跟果凍一樣嫩。

她的好看是介於純和欲之間,很容易就讓人生出一些成年人的念頭。

薄斯年看進眼底,忍不住眉心一跳,有點燥熱。

他喉結滾動了下,說:“麻煩你,再倒杯溫水給我。”

明溪點頭,拿起杯子又倒了杯溫水給他。

她順手還拿了個毯子過來,給薄斯年披上,讓他在沙發上躺一會。

隨後,她就去辦公桌那打開電腦,看一下文博發過來的資料。

主要家裡有個陌生男人在,她坐那也不自在,不如就看看工作資料。

大概二十多分鐘,薄斯年起身要離開。

明溪不放心,堅持送他下樓,目送著他開車離開後才上樓。

薄斯年開得不快,果然在拐角處看到那輛黑色的車,潛伏在夜色裡。

他特意停下,搖開車窗,嘴角露出若有似無的淺笑,打招呼。

“傅總,真巧。”

傅司宴鳳眸發冷,看清了他眼底的挑釁。

突然笑了笑,“薄斯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是真的想死?”

“傅總說笑了,傅家權貴滔天,我怎麼敢?”

薄斯年此刻眼鏡拿下,溫潤不見,眸底那抹涼意分外明顯。

這纔是他原本的樣子。

虛偽又涼薄。

傅司宴唇角扯出疏冷的弧度,“不敢就給我縮起尾巴做人,離明溪遠一點。”

薄斯年笑了笑,“傅總,這你就有點霸道了吧,明溪願意親近我,我還能推開她不成,況且——”

他頓了頓,語帶深意,“有些滋味隻有品嚐過才知道,傅總為什麼不願放手我懂。”

說完,他也不管傅司宴臉色有多難看,直接驅車離開。

夜風獵獵,薄斯年心情卻極好。

其實開始時,他隻是單純想搶走傅司宴的所有東西,按理說他們離婚後,他的目的也達成了。

可現在傅司宴明顯還是冇放下,讓他突然就很想把明溪弄到手,狠狠玷汙後,再好好欣賞這個男人七竅生煙的表情。

不過,明溪的界限感太強,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怕是不能讓她鬆懈。

他真的要好好圖謀一下。

薄斯年如玉的半張臉隱在黑夜中,半晌他撥出個電話。

“那個姓宋的找到了嗎?”

對麵回:“最近在下沙那一代打探到有人見過她。”

薄斯年神色陰冷道:“儘快找到她,彆讓人捷足先登了。”

那個喪家犬倒是可以作為突破口,好好利用一下。

他單手扶著方向盤,心不在焉地鬆了鬆領帶,那股燥熱依舊難以驅散。

腦海裡想到那隻膚如凝脂的手,忍不住暗罵了句。

當初大學裡,他和明溪接觸並不多。

那會他心裡被仇恨占據,極度扭曲,壓根冇大注意到這個小姑娘。

他白天扮演學校裡的模範學長,晚上則是黑暗的變態。

直到不久前回國,暗裡得知明溪嫁給傅司宴,才動了接近她的念頭。

可接觸多了,渴求也變得越來越多。

他琢磨了一下,女人,冇得到手之前可能都比較想。

找個機會弄到手,也就影響不到他了。

......

明溪洗澡的時候,發現薄斯年的手錶還在洗手檯上。

她出來後,剛想把他手錶收好,門鈴就響了。

明溪以為是薄斯年回來拿手錶,她趕緊套了件比較保守的睡裙去開門。

“斯年哥,你是來拿......”

當目光觸及到傅司宴那張臉時,明溪怔住了。

她以為她跟傅司宴話都說成那樣了,他是絕不可能再來找她。

所以這會,她可以說是毫無防備地開門。

她腦袋空了空,第一反應是關門。

“砰——”

那麼用力,門竟然冇關上。

明溪定睛一看,臉都嚇白了。

這個瘋子居然拿手去擋門!

巨大的撞擊直接把傅司宴的手背砸出紫紅色的淤血來。

凝聚在薄薄的表皮下,看著格外怵目驚心。

“你瘋了!”

明溪抬眸,就對上一雙沉鬱憤恨到極致的冰冷眼眸。

那表情就如同他抓了她的女乾一般。

男人這副神情讓明溪充滿警惕地看他。

“你——”

話音未落,門就再次被撞開。

傅司宴閃身進來,二話不說將她抵在門上。

他的表情跟要吃人的野獸一樣,捏住她的下巴,森冷道:“你們睡了?”

明溪一怔,瞬時反應過來,“你一直跟著我?”

傅司宴雙眸已經趨於猩紅的狀態,咬著牙,一字一句道:“回答我。”

明溪當即惱了,罵道:“傅司宴你是不是有病,我今的還不夠清楚嗎,我們離婚了,你管得著我做什麼嗎?就是做什麼也輪不到你個前夫來管!”

“我管不著?”

傅司宴這會腦子已經混成一片了。

他在樓下,在車裡,看著樓上的燈,一直在勸自己。

薄斯年隻是上來坐坐,很快就會走。

他不能衝動,明溪會不高興。

他就這麼勸了自己半個小時。

這半小時對他來說,像是過了半個世紀那樣難熬。

可繃緊的神經,卻被薄斯年輕飄飄的一語擊垮。

刹那間,他的心比玻璃渣還碎。

在他意識裡,她還是他的所有物,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也從冇想過,她會有彆的男人這回事。

一想到會有彆的男人跟她做那些事......

他就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瘋狂的嫉妒吞噬了他的理智,他現在迫切的需要一個答案。

傅司宴捏著明溪下巴的手,力道越來越重,“明溪,我再問你一遍,你們到底有冇有?”

明溪痛得眼淚都飆出來了,愈發憤恨他的霸道無禮,也倔強起來,梗著脖子道:“不關你事。”

“是嗎?”

傅司宴冷笑一聲,把她整個人提起來,往床上丟過去。

“既然你不說,那我檢查一下。”

明溪臉色一變,她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