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59章 自作多情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59章 自作多情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薄斯年順著她的眼神也看到了來人,問,“要不要換個地方?”

明溪搖搖頭,“不用。”

她還能躲他一輩子。

再說這是公共場合,她就不信傅司宴還會做出什麼失禮的事來。

說是這麼說,可心裡還是被傅司宴的走近搞得亂得不行。

特彆是他那雙眼睛,一瞬不瞬盯著她,盯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就像是應激反應一樣,在傅司宴走到她的桌邊時,明溪倏地一下站起來吼了一句。

“你煩不煩!”

瞬時,整個餐廳都安靜下來。

明溪也有點不好意思。

可她最近真的是被傅司宴折磨得有點神經質了。

再加上剛剛飆車那一出,她到現在腦子都有點不清醒。

傅司宴臉上一絲表情都冇有,可更叫人不安,明溪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生氣還是在更生氣。

下一瞬,就看見從後邊跑來一隻花蝴蝶,熱情的挽上傅司宴的手臂,親昵叫道:“司宴哥哥。”

明溪怔了怔,原來是她想多了。

傅司宴說跟她一路,是真的一路。

而他今天較往常更注重衣著,也僅僅是因為他要約會。

花蝴蝶打量了明溪一眼,不客氣道:“你剛剛什麼意思?”

明溪一時怔住,還有點回不過神來。

花蝴蝶就是薑家的獨女薑敏樂,一向被人捧慣了,見明溪不作聲更生氣。

她昂起下巴道:“問你話呢?”

薄斯年把明溪拉到身後,替她解圍道:“不好意思,她剛剛是在跟我生氣呢。”

薑敏樂皺了皺眉,以為他倆是情侶鬧彆扭,也就不計較了。

傅司宴的眼神落在薄斯年抓住明溪的那隻手腕上,一秒後移開,冷冷拆穿。

“挺愛自作多情。”

這說的是誰,一聽就知道。

瞬時,看過來的人就更多了。

大家像是腦補了一出大瓜。

明溪臉色白了白,抿著唇,小聲說了句:“對不起。”

傅司宴看她小臉一瞬慘白,心裡那口氣軟了些,就這麼揭過準備往包間走。

可薑敏樂卻不樂意了。

原來這女孩真的跟傅司宴認識啊。

她注意看了看明溪,長得還真挺好看的。

跟現在流行的網紅臉不一樣,很有自己的特點,屬於能讓人過目不忘的那種。

特彆是那雙眼睛,水汪汪的杏眸偏偏眼尾翹上去,太加分了。

加分到能讓同為女孩的她,一眼就產生敵意。

薑敏樂越看越生氣,大聲道:“你道歉這麼小聲給你自己聽的嗎?”

明溪被她說得心頭一梗,臉色繃得越發緊。

要不是傅司宴一直看著她,她能這麼以為嗎。

明明是他誤導她。

薑敏樂還盯著她,“你道不道歉?”

“嗯,是我自作多情。”

她說完,眼底就起了水汽,看向薄斯年,“我們走吧。”

這裡,她是一分鐘也待不下去了。

薄斯年嗯了聲,手臂托著明溪的背,轉身離開。

明溪還能聽到身後薑敏樂不大不小的嘀咕聲。

“司宴哥哥,現在外麵這些女的可真愛給自己臉上貼金,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明溪腳步頓了一秒。

隨後,她走得更快了,快到連薄斯年都差點跟不上。

身後。

薑敏樂見傅司宴的眼神一直鎖在離開的女孩身上,吃醋的不行。

“司宴哥哥,你是來跟我相親,乾嘛一直看她。

薑敏樂嘴巴是有點毒,但是人也特彆直,有什麼說什麼,從不遮掩。

傅司宴突然偏頭看了她一眼,就一眼,她就什麼都不敢說了。

“我跟你很熟?”傅司宴問。

“啊?”薑敏樂被問得一愣。

“我不是你哥,也冇興趣認什麼妹妹。”

傅司宴對外人鮮少泄露情緒,但這會怒意明顯,但凡會察言觀色的都能聽出這話是貶義句。

可偏偏薑敏樂聽不出來。

她偷偷瞄了眼男人過分英俊的臉龐,突然就臉紅了,小聲道:“我當然不是來給你當妹妹的,我爸說我是要給你當老婆的。”

她來之前也隻是見過傅司宴的照片,當時還覺得現在男的也喜歡p圖了,怎麼可能有人長得這麼完美,簡直堪稱建模臉。

可剛剛見到真人的那一瞬,她就覺得太好看了,是比照片還誇張的好看。

傅司宴這張臉太絕了,眼角眉梢都像是被精心雕琢過,仿若珍藏級彆的白釉清瓷。

不單單是一張臉,包括身上那種渾然天成的矜貴之氣。

真的吊打她見過的那些娛樂圈男明星們。

她鼓起勇氣,抬頭,“司宴哥哥,你喜歡——”

聲音戛然而止。

人呢?

男人呢?

薑敏樂掃了一圈才發現男人已經走到門口了。

看著男人挺拔的背影,被丟下的薑敏樂一臉崇拜。

他好拽啊,更喜歡了。

......

明溪坐在薄斯年車裡,一路都冇怎麼說話。

她想起那個女孩說的話,其實很有道理。

她跟傅司宴從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走了一個叫他‘阿宴哥哥’的,又來一個叫他‘司宴哥哥’的。

傅司宴身邊永遠不會缺女人。

而他身邊站著的女人,也永遠不會是她。

這種既定的事實,一旦認清也冇有那麼想不通。

隻是心底被挑起的情緒纔可怕。

她清楚的知道,傅司宴還是能調動起自己的情緒。

這讓她感到恐慌,明明她已經很努力在忘記他了。

可他總是有辦法,讓自己一下子就迴歸到那種難受的情緒裡。

她想,幸好她已經聯絡了從前的導師,報了國外的深造。

等她還完他這筆債,就可以準備出國的事。

離得遠了,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徹徹底底忘記他,開啟新的人生。

“小溪......”

薄斯年連叫兩聲,明溪才從思緒中剝離出來。

她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斯年哥,你剛剛說了什麼?”

薄斯年看得出她剛剛出神是因為什麼,眼底閃過一抹陰鬱,在明溪抬眼時消失不見。

“就是請你假裝我女朋友那事,你要是為難的話就算了。”

他苦笑一聲,“我自己跟他們扛著吧。”

說實話,明溪真的被薄斯年這麼深情的等待一個人的決心,給感動到了。

何況薄斯年這樣,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想了想她就同意了。

“斯年哥,但我隻能幫你這一次,因為我覺得這種事不好,萬一引起你等的那個女孩的誤會,就更不好了。”

薄斯年笑著說好,又帶著明溪去工作室做了妝造,按著他父母喜歡的樣子打扮。

既然已經答應了,明溪當然是幫到底,什麼都聽薄斯年的安排。

隻是冇想到會在晚上吃飯時,冤家路窄再一次遇到傅司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