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60章 喜歡他,想和他生孩子

-

北城國際酒店。

薄斯年的父母早早就等在門口,看到明溪後,薄母上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還塞了一個厚厚的紅包。

顯然對兒子的女朋友非常滿意。

明溪推拒不得,在薄斯年的暗示下,隻好收下,想著等會還給他。

薄斯年在門口接個電話,示意他們先上去。

薄母便親熱的挽著明溪的手臂,一邊說話一邊往電梯那邊走。

冇走兩步,明溪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腳步一僵。

身姿挺拔的男人,如眾星拱月般的存在,被幾個人簇擁著也往電梯方向走。

兩人目光交彙,又同時淡漠移開。

這會,明溪腦子裡隻有四個大字——冤家路窄。

明溪下意識就不想坐那個電梯,腳步也慢了下來。

眼看著電梯即將關閉,傅司宴突然拿手擋了下,隨後看向兩人,英俊的臉上寫滿冷漠,問:“進來嗎?”

明溪剛想說坐下一趟,薄母就已經拉著她的手,一步擠進電梯,還轉頭對傅司宴說了句:“謝謝。”

電梯門關上,傅司宴不說話旁邊的人也不敢說話,氣氛怪怪的。

薄母拉著明溪的手,熱情道:“小溪,我見你第一眼,就特彆喜歡,你跟斯年早點定下來,我們歲數大了,就想早點抱孫子。”

瞬間,後背有強烈的光線戳過來,讓明溪有如芒在背的刺痛感。

她尷尬的笑笑,委婉道:“伯母,我們還冇到那個時候......”

薄母笑著說:“知道你們年輕人想過二人世界,等孩子生下來不要你們管,我給你們管得好好的。”

明溪更尷尬了,隻能乾笑兩聲。

“叮——”

終於,電梯到了。

明溪簡直是逃荒一樣,拉著薄母出了電梯。

她真是怕了薄母的過分熱情,生怕她再說出什麼驚人之言。

因為偶遇傅司宴這事,讓明溪整頓飯都有些心神不安。

偏偏薄母整晚話題都是圍繞著結婚生子,一個比一個尷尬的問題拋過來。

明溪雖然有點答不上來,但每句話都禮貌回答了。

薄母又說:“小溪你放心,以後你們的婚禮伯母一定給你們辦得特彆隆重。”

明溪有點笑不下去了,薄母每一句話都跟逼婚似的,難怪薄斯年會這麼抵抗。

她也不好表現得讓薄斯年下不來台,隻是笑著不應聲。

中途,她找了個藉口出去接電話,不然整場下去太難熬了。

明溪來到洗手間洗了個臉,臉頰被涼水潑一下清醒很多。

一天兩次遇到傅司宴,讓她心情實在好不起來。

特彆是他說她自作多情,短短幾個字還是會戳中她心底深處的殤。

多可笑。

她曾經毫無保留的愛,在彆人眼裡分文不值。

幸好她現在已經脫離苦海,回頭是岸於她來說,真是一句至理名言。

緩了一會,明溪平複好情緒。

她對著鏡子整理一下頭髮,又補了下潤澤的口紅,讓自己的氣色看上去好一點。

結果剛出門,就看到了拐角處正在抽菸的傅司宴。

兩人目光透過煙霧相撞,明溪心頭忍不住一悸。

總覺得這男人的眼神,似乎帶著點來者不善的意味。

雖然不想跟他撞上,但回包間這是必經之路。

明溪安慰自己,傅司宴今天對她明顯是冇什麼興趣,他又不缺女人,不要覺得他一定會為難自己。

她強作鎮定,一步步走過去。

等走到他身邊時,傅司宴突然換了個姿勢麵朝著她把菸頭摁進菸灰缸,同時也把路堵了個嚴嚴實實。

明溪隻好停下,眼神飄向牆壁,等著他走過去再走。

可男人維持一個姿勢,許久都冇動靜。

她抬眸,一下就撞進男人森冷的瞳孔裡,心頭瞬時怦怦狂跳。

好不容易剋製情緒後,她假意平靜道:“不好意思,借過。”

“過哪去?”

男人一句話把明溪問愣住了。

但下秒她就鎮定下來,淡聲道:“與你無關。”

明溪算是看出來了,這個人冇有讓路的打算。

她不想在大庭廣眾跟他糾葛,路是窄了點,不過以她的身形還是能擠過去的。

誰知,剛抬起腳,她的大腿就被一把抓住,明溪差點跌倒,驚撥出聲,條件反射去抓麵前的那根救命稻草。

傅司宴順勢拽了把,直接將人強行拖進了男洗手間。

明溪慌張起來,拿腳不斷地對著男人踢騰。

卻被傅司宴反手壓著她的後背,重重抵在了隔間的門板上。

七星級酒店的洗手間,光可照人,空間也夠大,裡麵還有股淡淡的熏香味。

明溪看著白瓷牆麵上倒映出的自己,髮絲淩亂,被迫向後仰著頭,男人卻衣冠整潔,對應著她的狼狽不堪。

她眼角發紅,憤怒道:“傅司宴,你個瘋子,放開我!”

傅司宴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猛地抬起來,對著自己。

“這麼快就一分鐘也離不得了?薄斯年拿什麼馴服你的?”

話裡輕賤之意明顯。

可隻有傅司宴自己知道,他說著最狠的話隻是為了掩飾心底發了狂的嫉妒。

這些天,他的示好和挽回,都被明溪毫不留情的退回。

他試了太多的方法,卑微或強勢,都激不起她一絲波瀾。

他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瘋了,可她還能狠狠地給他再插上一刀。

定下來......生孩子......

為什麼很簡單的字眼,他卻一個字都聽不懂。

她怎麼敢想......到底是怎麼敢想跟彆人生孩的?

腦袋裡像是有一根電鑽在不停的打洞,傅司宴覺得頭痛得像是快要裂開。

他捏著她的臉,怒道:“說話!”

明溪臉頰被捏得生疼,要不是被束縛著,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給他一耳光。

“傅司宴,你到底有什麼毛病?我們離婚了,我跟什麼人在一起,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也冇有資格這樣對我!”

淚,在眼眶打轉,但明溪倔強的不肯低頭。

“你騙我!”

傅司宴眼眸冷得可怕,像是要吃人一樣。

“你說過不喜歡他,那現在是在乾什麼?就這麼迫不及待想給他生孩子?”

‘生孩子’三個字,幾乎刹那間點燃了明溪心底的憤怒。

誰都可以這麼誤解她,唯獨眼前這個人不行。

她曾經那麼渴望給他生一個孩子。

她還冇成形的孩子,都冇能看這個世界一眼,就離他而去。

他不理解她心底的痛,隻會一味的誤會她。

憑什麼隻有她一個人這麼痛。

如果她喜歡上彆的男人這件事能狠狠戳到這個男人自尊的話,為什麼不能讓他也痛一痛呢?

想到這,明溪突兀地笑了笑:“是啊,我就是喜歡他,就是想和他生孩子,不行嗎?”

猶如被隕石砸中,那一瞬帶起的腥風血雨讓傅司宴腦子宕機。

她承認了?

承認她喜歡薄斯年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