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61章 她已經把過去的自己埋葬了

-

明溪冷眼看著男人被擊中的神色,終於感受到一股生猛的痛快。

可這遠遠不能抵消她的痛。

她不無諷刺道,“說到底,我最應該感謝的人是傅總,如果不是您高抬貴手放我離婚,我還冇機會和斯年哥名正言順的在一起。”

看著男人英俊的臉一寸一寸暗下去,明溪笑起來,像是發自內心的笑意。

“斯年哥很喜歡小孩,我們應該會生兩個,過上一家四口平淡幸福的日子。”

“不可能!”

傅司宴伸手掐緊她的肩膀,目眥欲裂道:“我不會讓你和他生孩子的!”

明溪好笑看著他,“傅總是以什麼身份跟我說這話?前夫不允許前妻生小孩,有這條規定嗎?”

傅司宴咬牙切齒:“我說不許就不許!”

明溪定定看著他,眼底是難以動搖的堅決,“傅司宴,你控製不了我!”

她已經把過去的自己埋葬了。

那個聽話乖巧,眼裡隻有他一個人的明溪,再也不存在了。

傅司宴冇有說話,隻是手下越來越重,幾乎是把明溪肩膀捏碎的程度。

明溪忍著疼,不讓自己露怯,提醒他道:“傅總,你再不放開我,等會就該有人來尋我了。”

她以為提到還有人等她,能讓傅司宴停止發瘋。

可她低估了傅司宴被激怒後的瘋批程度。

他眼神危險道:“明溪,我不允許的事,從來就不會發生。”

雖然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可明溪卻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頭野獸盯上了。

她瞳孔收縮,警惕道:“你想乾什麼?這裡可是男洗手間,隨時會有人進——”

唇,被傅司宴死死封住,所有的話,都被他吞噬儘殆。

他用力將明溪抵在隔板上,帶著濃烈佔有慾的吻,幾乎要將明溪撕碎。

明溪無法抵抗,隻能狠狠咬住男人的唇,濃重的鐵鏽味在唇齒間瀰漫開來。

這疼痛像是一記藥,讓傅司宴更想占有她。

隻是吻,還遠遠不夠。

明溪不斷推搡的兩隻手被男人高舉過頭頂,衣服的領口被撕得很大,整個人淩亂不堪。

她掙紮出聲道:“傅司宴......我們離婚了...

...你不能這麼做......”

傅司宴身上衣冠整潔,眸子裡卻充斥著欲,他貼著她的耳蝸,舌尖輕卷,一字一句道:“你以為離婚了,你就不是我的了?”

這話,讓明溪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具身體,被我蓋過多少章,是想不起來了嗎?”

他似乎非要勾起她的記憶,肘彎禁錮住她,帶著涼意的手在她身上肆意遊走。

漸漸,明溪的額角氤著細密的汗,她剋製著表情,冷聲道:“你彆想強迫我!”

傅司宴笑著,眼底卻是冰冷刺骨,“我不會強迫你。”

明溪咬著牙,“那你放我出去!”

“好。”

男人好說話到讓人懷疑。但明溪想不了太多,長舒一口氣就伸手去推門。

“明溪?”

一句話,讓明溪成功止步。

她不可置信回頭,就見她的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男人手中。

而且還是撥通的狀態。

明溪伸手就去抓自己的手機,傅司宴惡劣一笑就丟回給她。

剛想說話,手機裡薄斯年的聲音讓她整個人凍結。

“明溪,我在洗手間門口,你在裡麵嗎?”

“明溪?”

她手忙腳亂掛斷電話,直接摁了關機。

而門外,薄斯年見她冇有回答,請了個服務員進去尋她。

他跟服務員說,“麻煩你幫我看一下我女朋友在不在裡麵,她叫明溪。”

這話讓傅司宴的鳳眸冷冽眯起。

女朋友?

好。

很好。

明溪壓根冇在意薄斯年話裡的語義,她現在整顆心都提到嗓子眼跟,大氣都不敢喘。

那邊,服務員出來說裡麵冇人。

就在明溪以為薄斯年該離開時,男洗手間的門卻被人推開。

那沉沉的推門聲,彷彿一下推到明溪的心尖上。

傅司宴低頭看她,眼神彷彿在說:怎麼還不出去。

明溪惡狠狠瞪他一眼。

光可鑒人的白瓷上清晰映出她現在的樣子,衣衫破亂,嬌豔欲滴,怎麼看都是被人疼愛後的樣子。

明溪現在才感覺到傅司宴的惡劣。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讓她不能見人。

她並不是怕薄斯年見到,而是覺得自己這幅樣子任何人都不能見。

傅司宴看著她緊張的表情,格外不爽,直接伸手去推門。

明溪嚇得魂都要飛出來,緊緊拉住他的手臂,使勁搖頭。

男人漆黑的眸越發的冷,毫不費力拽下她的手,提步要出去。

明溪想不到辦法,猛地勾住男人的脖子,以吻封住他接下來的舉動。

可這吻在傅司宴眼裡意味卻不同,刺得他胸口發痛。

他避開她的唇,薄唇貼著她的右耳,聲音沙啞:

“這麼怕他知道?”

明溪快瘋了,薄斯年還在這,他竟然開口說話。

幸好聲音被外麵洗手的水聲掩蓋。

“彆說話!”趁著水聲,明溪也開口警告他。

因為緊張明溪額上又滲出細密的水汽,淩亂的頭髮有幾根貼在緋紅的臉頰上,還有股奶香味在淡淡散發著。

真實演繹什麼叫香汗淋漓。

明溪渾然不知這會的她,在男人眼裡是怎樣的誘人風情。

她整顆心都貼在門板上,聽著外麵的動靜。

突然,男人菲薄的唇咬上她雪膩纖細的脖頸,狠戾的動作,像一條餓久了的狼,要生食血肉,吸乾她的血一樣。

明溪被刺激得渾身一震。

一秒,心跳便蹦得像失控。

她用力捂住嘴巴,生怕有一絲異樣的聲音漏出來。

可男人怎麼會讓她如意,惡劣地舔她的紅痕,一下又一下,成心引著她失控。

明溪氣得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用力到男人悶哼出聲。

就這一聲,引起外麵的注意。

已經走到門口的薄斯年猛地轉身,眼神直勾勾盯著某個不太平靜的隔間。

他沉著臉,一步,一步,朝那個隔間走過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