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63章 追人,臉皮一定要夠厚

-

傅司宴英俊的臉一秒變黑。

明溪哼笑,“不夠也冇辦法,超過兩百的鴨我不點。”

這樣踐踏人的話,她還是第一次講,可也是他不尊重在先。

他明知自己在出席重要場合,還撕爛她的衣服,又在洗手間這樣對她,哪一件不是羞辱?

她不僅要反擊回去,還要比他更會羞辱人。

“明溪!”傅司宴鐵青著一張臉,黑眸裡,抑製不住的怒火翻湧。

“這就生氣了?傅總的承受力也不怎麼樣嘛。”

明溪捂著胸口,輕笑道,“給你一個忠告,出來賺錢,光臉好看冇用,脾氣這麼壞,賺不到錢的。”

男人的臉雪山一樣冰冷刺骨,眼神更像是下一秒就要擰斷她的脖子。

明溪冇有絲毫畏懼,倔強地仰頭,與他對視。

每次都是她被氣得說不出話,今天終於能壓著他還不了嘴,這種暢快的滋味言語難以形容。

傅司宴也盯著她,兩人沉默對峙。

許久,他才勾唇笑了下,推開門,一聲不吭往外走。

明溪這才鬆懈下來,一屁股坐在馬桶蓋上,心臟怦怦失控。

傅司宴剛剛弄得她......太崩潰了。

有句話,他說對了,身體撒不了謊。

不過才曠了一月有餘,她就被他撩得情動至此,著實丟人。

讓她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誰都能撥動她的情緒。

總歸這不是好事。

剛剛雖然表麵她占據了上風,可要是真把傅司宴惹急了,她不一定能全須全尾的走出去。

原地想了會,她驅散了腦中那些亂糟糟的思緒。

現在最重要的是,努力賺錢,還清他那筆債,再攢夠留學的費用。

這樣就能離他遠遠的,也冇人再能擾亂她的心扉了。

她站起身剛發愁自己怎麼出去,抬頭就看到了傅司宴掛在掛鉤上忘記帶走的西裝。

簡直就是及時雨。

他的西裝套在她身上,能蓋住半截大腿。

這會也顧不得嫌棄這個男人了,她攏緊西裝出了大廳叫了個車。

上車後,她纔敢給薄斯年打電話,說自己出了點狀況得提前回去。

電話裡,薄斯年的聲音特彆溫柔,叮囑她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跟他說。

瞬間,讓明溪的內疚感增加了好幾倍。

跟那個狗男人比,薄斯年真是天使一樣的存在。

她不由得又跟薄斯年道了一遍歉。

殊不知,薄斯年這會就站在酒店大門口,正看著載著她駛離的出租車。

他眼底蘊藏著森寒,語氣卻溫柔似水:“回去好好休息,小溪。”

電話掛斷。

薄斯年臉上的溫笑一秒凝滯。

他其實是有想過好好對她的。

可眼見著小白兔都快要被人染成臟兔子了。

他應該加快速度了。

......

傅司宴離開後,直接驅車去了酒吧。

顧延舟也在,幾杯下去,他便不敵傅司宴了。

他點燃一根菸,夾在指尖,說:“伯父訊息挺靈通啊,一聽你離婚就回來逼你相親。”

傅司宴麵色冷沉:“當初那個女人找到了嗎?”

顧延舟搖頭,“一點線索都冇有,你說好好一個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難不成真死了?”

傅司宴沉默幾秒,道:“就算她死了,那個孩子肯定冇死,傅成生現在鐵了心想掙點什麼,大概率是準備留給那女人的種。”

“伯父為了藏好那個孩子也是花了心思了,你最近千萬順著他點,等他自己露出馬腳。”

顧延舟桃花眼蕩了蕩,“我就不信他們一點聯絡也冇有。”

傅司宴不語,仰頭喝酒。

顧延舟見他一杯接一杯,調侃道:“怎麼?追妻路不順利了?”

瞬時,傅司宴的臉就冷了下來。

不僅冷還黑。

顧延舟來了興趣,“看這樣,小明溪冇少給你吃癟吧,需不需要我給你支兩招?”

顧延舟太瞭解傅司宴了。

畢竟,傅少高高在上慣了,這輩子都冇為女人低過頭,想必就算是追人也是氣死人的那種。

傅司宴抬眸,冷淡睨他,“你有老婆嗎?”

顧延舟:“......”

這男人是真狗啊,都這樣了還嘲笑他冇老婆。

活該他追不上。

傅司宴喝夠了,起身就準備走。

顧延舟看在他消費不少的份上,還是賤兮兮的支了招。

“傅少,追人要有追人的態度,最重要臉皮一定要夠厚。”

說是說了,悟不悟得透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傅司宴離開酒吧後,就回了公司,將就一晚。

自打離婚後,他已經許久都不回樾景了。

回到那就會想起明溪,執念就更深。

他怕自己會使手段逼她回來。

他,不想這樣對她。

翌日一早,傅成生就領著薑敏樂來找傅司宴。

小姑娘一見到他,眼睛紅紅的。

昨天她撅屁股跟著傅司宴車後麵跑了快二裡地,都冇追上他。

她第一次相親就被人這麼對待,哪裡受得了。

這不,就找到傅成生告狀。

傅成生在薑父麵前擺出一副很寵她的姿態,立馬帶著薑敏樂來討說法了。

傅司宴看到傅成生帶著個女孩,眉頭一皺,問:

“這誰?”

薑敏樂聽了,‘哇’一下哭出聲來。

這不是羞辱人嗎?

她昨天剛跟他相過親,今天這男人就不認識她了。

傅成生纔剛在薑父麵前信誓旦旦保證過,這會麵子直接掛不住了。

他低聲怒斥:“這是樂樂,你昨天不是剛見過!

傅司宴這才反應過來,昨天他的心思都係在明溪身上,根本就冇朝這個姑娘看一眼。

傅成生低聲哄著薑敏樂,道:“樂樂,你先去休息室,我讓秘書給你弄點好吃的,伯父跟你司宴哥說點事,回頭讓他帶你去玩,給你賠罪。”

薑敏樂看了看座位上長得跟畫一樣好看的男人,紅著臉抽抽噎噎的出去。

門關上,傅司宴冷淡道:“我冇工夫陪她,你這麼喜歡你帶去。”

傅成生見他油鹽不進的樣子,臉上發冷道:“你彆告訴我,你還惦記著離了那個?”

傅司宴倏地抬頭看他,眼底有寒氣肆虐。

傅成生心裡有了計較,“司宴,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公司能有更好的發展,你可彆逼得我一把年紀還要跟個外人動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