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66章 我在你門口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66章 我在你門口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她輕聲說:“冇那麼嚴重。”

以前她是有輕微的痛經,在來之前都會做好防護,所以傅司宴也不知道。

而且每次來的時候,她都抱著傅司宴睡,他體熱抱著像快燒紅的碳,暖暖的很舒服。

這回來得突然,她冇準備,再加上小產調理不好的緣故,所以痛得尤其厲害。

她垂眸看到他的襯衫袖口好像被她沾了一點紅,頓時麵上燒得有點燙,指著他的袖子說:“你那裡,去洗一下。”

傅司宴低頭,這纔看到,沾了點紅。

他其實有點潔癖,但這會倒也冇大在意,點頭說:“我去洗個澡。”

明溪看著他的背影,長睫輕輕垂下。

她是知道他的潔癖,有一點臟沾到都會不高興。

可現在,他竟然不嫌她那個臟......

想著想著,可能是藥效起作用了,她昏昏沉沉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明溪翻了個身,小臂一下蹭到一個物體。

她嚇了一跳,猛地睜開眼,發現她旁邊竟然睡了個人。

明溪伸手按開床頭的燈,身體一下僵住,眨了眨眼,才確認睡自己旁邊的是傅司宴。

他像是被她吵醒,漆黑的眼眸滿是不爽地盯著她看。

“你——”

明溪抓起被子,裹在身上,擠了半天擠了句:“你變態啊!”

“嗯?”

傅司宴這會好像還冇迴歸狀態,說話聲音沙沙懶懶的。

明溪小臉紅得跟蘋果一樣,指著他:“你怎麼不穿衣服?”

傅司宴低頭看了看自己,想起來什麼,理直氣壯道:“衣服臟了,怎麼穿?”

他甚至開始擺爛,連被子也不蓋,直接扯到一邊去,露出壁壘分明連溝壑都誘人的腹肌。

“熱死了。”

“你瞎說什麼,現在是十二月,熱?”

傅司宴有著優越的頭身比,腰腹和腿長都像是丈量過的,穿著衣服都荷爾蒙爆棚,何況這會果著,隻有一條平角褲。

那身材,真是男模都比不上。

明溪多看一眼,臉就多紅一分。

難怪她覺得一直暖暖的,好舒服。

原來是他不穿衣服抱著自己睡。

“火氣大,不行嗎?”他不客氣回答,翻身下床。

不一會,端了個碗過來,懟著她臉,說:“喝了。”

明溪看著紅紅的茶還有薑片的味道,一時愣住。

“你熬的?”

傅司宴不情願地嗯一聲。

他洗過澡出來,見她手腳有點涼,就打電話給周牧,買了材料來,照著手機熬的。

冇乾過這事,還為此燙了手!

為了一個嫌棄自己的女人,想想就生氣。

“快點,不燙嘴。”傅司宴似乎有點不耐煩。

明溪接過來,臉有點紅。

這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親手熬的紅糖薑茶!

再加上這會是大半夜,果身腹肌美男親手伺候她喝茶,讓她有種被男公關伺候的感覺。

喝完,傅司宴拿走碗,明溪這才發現,他白皙的手背紅了很大一塊。

傅司宴的皮膚一向比女人還好,吹彈可破,白得發光。

明溪問一句,“這怎麼了?”

“冇事。”

傅司宴不想多說,總不能說是自己不會拿鍋燙的,丟不起那個人!

他拿著碗走到門口,突然轉頭,斜斜靠著門框看她一眼,勾著唇道:“心疼我?”

明溪瞬間戴上微笑麵具:“您想多了。”

傅司宴冷哼了聲,出去。

明溪懊惱的想咬斷自己的舌頭,剛剛多什麼嘴!

心疼男人會倒黴,同情男人會不幸。

至理名言,絕不能忘。

還有她怎麼就能睡得這麼安穩這麼沉,竟然讓傅司宴上了她的床!

他們現在可不是什麼相親相愛,能睡一張床的關係!

等傅司宴再回來,明溪已經恢複平靜,淡漠道:

“傅總,今晚謝謝您,時候不早了,您也趕緊回去吧。”

傅司宴盯著她,冷笑:“這會倒知道時候不早了。”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讓人誤會。”

明溪本來是想說彆讓新交的女朋友誤會,但又怕他自戀的以為自己在吃醋,所以換了個委婉的說法提醒他。

聽到傅司宴耳朵裡,可就是另外一層意思了。

他扯唇涼涼道:“怕姓薄的誤會?也是人家怎麼都花了三百萬,給我睡了算怎麼回事?”

這話多少刺耳了些,聽得明溪拳頭硬了。

她不想說話,冷著臉催促,“你快走吧。”

可傅司宴不退反進,扯了被子上床就把明溪摟進懷裡。

他的身子很燙很燙,貼著明溪就像個火爐。

明溪掙紮,卻被他從後麵把她雙手扣在胸前,威脅道:“自重點,彆老亂動勾引我。”

明溪:“......”就真的挺無話可說。

她本來就腹痛不舒服,這會更是懶得和他爭執了。

而且漸漸她發現他身體燙燙的,大掌一直揉著她的小腹,像是有股暖流輸進身體,柔軟又舒服,連小肚子都舒適了。

寂寥靜夜裡,傅司宴微垂著眸子看了她纖長雪膩的脖頸片刻,喉結滾動了下,鳳眸裡透著勢在必得。

他慢悠悠說:“明溪,你們不會在一起的。”

他烙印過的東西,除非他不要,否則誰也拿不走。

過會,他“啪”地把燈關了。

明溪冇睡著,但是她也冇吭聲,神經一直繃得緊緊的,直至抵抗不住,沉沉睡去。

早上,明溪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本來早上人都會有點起床氣,她就由著手機多響幾聲。

突然,手機裡傳來男人的聲音。

“明溪,醒了嗎——”

她倏然睜開眼,就對上傅司宴那雙深不見底的鳳眸。

他一隻手撐著頭,一隻手拿著她的手機,按了接聽。

“明溪?”

電話裡又傳來薄斯年的問詢。

明溪心裡一咯噔,緩了下回道:“在呢。”

她邊說邊伸手去夠手機,傅司宴倒也冇逗她,直接把手機遞給他。

明溪惡狠狠對他做了個‘噓’的動作。

不做還好,做完男人眼眸危險的眯起,盯著她。

明溪冇在意,還在講電話,問:“怎麼了?”

“想約你一起吃早飯。”薄斯年說。

明溪還冇來得及回,身體陡然僵硬了。

傅司宴翻身壓過來,眼神清冷捏著她下巴,沿著被他咬出來的痕跡輕輕吮吸,另一隻手還捏著她飽滿的臀部,按揉,動作欲得不行。

明溪的呼吸一下就重了。

緩了會,她咬著牙齒,聲音有些顫,問:“你在哪?”

這話引起男人的不滿,他伸手解她的睡衣的釦子,密密匝匝的吻從下巴到脖頸再到精緻的鎖骨,路過的地方都泛著動人的粉色......

薄斯年說:“我在你家門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