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72章 怎麼樣,要賭嗎?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72章 怎麼樣,要賭嗎?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還冇進到房間裡,他突然停下,目光冷峻地看著茶幾上的白玫瑰。

“很喜歡花?”他問。

記憶裡他冇給人送過花,一次也冇有。

明溪想不起來說什麼,低喃一句,“分人。”

這話說完,讓她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果然傅司宴的臉色沉鬱下來。

其實她冇有刺激他的意思,而是大學時有個男的經常尾隨她,還會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往她書包和課本裡放一支紅玫瑰。

有一段時間,她是真的很怕,看到玫瑰就想到不好的事情。

所以她說分人,並冇有針對指明這是薄斯年送她才喜歡的意思。

可有人不這麼想。

傅司宴幾乎一秒就做了決斷,不進房間,而是把她放倒在茶幾上,壓在白玫瑰的嫩瓣上。

後背全是濕漉漉的玫瑰露珠,沁冷得讓人顫抖。

明溪緊緊抓住他的襯衫,背不敢全部著力在玫瑰上,感覺荒唐又荒謬。

那麼多地方,為什麼在這裡。

“不要在這。”

她緊張時,眼瞳濕潤帶著水汽,驚惶又無措地躺在花瓣上,讓人有想蹂躪的衝動。

傅司宴垂眸,不容拒絕覆上去:“就在這。”

硬質的包裝紙被擠壓出嘩嘩的聲響,傅司宴的手指伸到她後背,解開了玫瑰的包裝。

緊緊擠在一起的玫瑰立刻鬆散開,有的躺在桌上,有的散落在茶幾兩邊的地上。

明溪不確定這茶幾能不能承受兩個人的重量,緊張的心都快要跳出來。

她抗拒地推他說:“我不要在這,我不做了...

...”

傅司宴睨著她,眼眸深深,“那你是想我繼續這樣?”

他冇有猶豫就起身,大有就此收手的意思。

如果不是另個地方不容忽視,明溪也真信了他的話。

可她又不想錯過這次能徹底斬斷的機會,傅司宴拋出來的誘餌,就像一顆香甜的紅蘋果,等著她咬上去。

她太想脫離這種困境了,她也知道兩人的關係,除非傅司宴放手說停,她是冇有一拍兩散的權利。

就像他說的,除非他不要,否則彆人休想沾染。

她猶豫片刻,嘴巴先比大腦做出決定,“你不會騙我吧?”

傅司宴鳳眸清冷發沉,看不到半點**。

他說:“這不是你想的嗎?”

“那你寫保證,明天以後你都不會纏著我。”

她盯著他,還抓緊了胸前的衣襟。

傅司宴的眼窩很深,睫毛格外長,不帶情緒平視人時,就有種讓人觸不到底的感覺。

他說:“寫下了,就算我想反悔你又能怎樣?”

明溪:“......”

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不受律例保護,就如他所說,反悔了她什麼都不能做,更彆提給自己討公道這種傻話。

說到底,也就是給自己一個心理安慰。

可能心底那根弦繃得太緊了,她太害怕他的無聲侵入了,所以才動了想要賭一下的念頭。

傅司宴依舊從容不迫,半點不逼迫她,語調平緩:“你也知道自己在賭,怎麼樣,要賭嗎?”

明溪大腦也冇怎麼思考,他們以前也冇少做,如果這個人是他,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就算輸了,也隻當自己是被瘋狗咬了一口。

萬一贏了,那就是餘下人生的平淡祥和。

這麼一比較,那點猶豫就煙消雲散了。

她抿了抿唇,就說出她的決定,“我相信你,你說過你以後不會騙我的。”

她耍了點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就是拿他以前說過的話堵他。

隻要他想反悔,就會想到這句話。

想到他曾經給她的承諾。

不知道是不是明溪的錯覺,她總覺得傅司宴在聽到她的決定並不高興,甚至可以說有顯而易見的怒氣。

這份不高興,在後麵也得到了證實。

傅司宴吻下來前,說了句:“現在輪不到你反悔了。”

他的唇瓣潮濕潤澤,卻帶著毀滅的強勢,撬開她的唇齒,捲住她滑嫩的小舌,碾壓,吸吮。

帶著要將她整個人也一併攪碎的力度。

明溪被他吻得舌根都麻了,手指止不住顫抖。

身下的玫瑰花瓣被壓榨成玫瑰汁水,帶著迷惑人的香氣,汩汩順著桌沿往下。

炙熱的氣息侵襲著她。

傅司宴更是成心不讓她好過,故意折磨她。

他的吻,從她的唇瓣,一路往下。

路過精緻小巧的下頜,然後就是漂亮的鎖骨,最後含住她脖頸上冇被骨頭包裹的那處軟肉,輕忝,吮吸。

明溪抖得不像話,這會有點後悔了,可她也再不能反口,比起以後這會好像還能忍受。

可這種想法還冇持續多久,薄潤的唇就含住了彆的地方,明溪覺得呼吸都冇了。

這時,門突然發出聲響。

明溪一驚,整個人緊繃住。

傅司宴也皺起眉頭,但不是對於外麵的動靜,而是對她的反應,讓他差點投降。

明溪這會纔想起,蘇念說今晚要過來的事。

他們就在客廳的茶幾上,現在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明溪整顆心都提到嗓子眼裡,連掙紮都忘記了。

“滴滴——密碼錯誤。”

智慧語音,讓她鬆懈了半秒,緊接著又聽到按密碼的聲音。

“滴滴——密碼錯誤。”

蘇念已經不耐煩了,開始砰砰敲門,“小溪,開門,這破門上麵的數字怎麼都一樣啊......”

她的聲音帶著微醺的醉意,原來是喝多了。

否則這會她該想起來,這智慧鎖也帶指紋功能。

她掙紮著要起來,傅司宴卻扣住她,很緊,黑深的眸子,幾乎要將人吞噬。

明溪瞪著他,無聲問:“怎麼?”

“等下。”

他的呼吸重了些,有點淩亂,聲音暗啞得像是被鹹鹹的汗水浸透了。

明溪驚愕的瞪大了眼睛,搖頭拒絕,“你瘋了。

天地俱寂,隻剩一顆雜亂無章的心,在瘋狂的敲打著胸腔內壁。

明溪感覺自己像是在做過山車,腎上腺素已經飆升到頂點的感覺......

時間並不長,但她卻覺得漫長得像是過了一個世紀。

門外。

蘇念冇等到人開門,不知道怎麼就按到了指紋上。

“滴——”

門被打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