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77章 我跟她沒關係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77章 我跟她沒關係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明溪卻是淡定如常,轉身就去拿浴巾,遞到洗手間。

等薄斯年圍著浴巾出來,看到傅司宴的瞬間,臉上驚訝了下,但很快就恢複淡定。

“傅總,怎麼這麼晚過來?”

傅司宴明顯有些愣神,更多的是難以置信。

薄斯年伸手揉了揉明溪的頭髮,寵溺的語氣,“怎麼不讓傅總進來坐,站門口乾嘛呢?”

明溪冇什麼表情說了句,“太晚了。”

兩人親昵的舉動,彷彿當傅司宴不存在似的。

他薄唇緊抿,眼睛都發紅,看嚮明溪,“你們,睡了?”

男人漆黑的眸子裡那抹受傷的神色,震懾進明溪的眼底,她一時有點恍惚。

傅司宴伸手就把明溪扯過來,怒不可遏道:“我他|媽問你話呢,睡了嗎?”

薄斯年也伸手過來想要拉開傅司宴桎梏的手臂,卻被他狠狠一推,然後高高揚起拳頭,要砸過去。

明溪卻一把推開他,冷冷道:“傅司宴,你要是敢傷他,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傅司宴的拳頭停在半空,掃了兩人一眼,倏地唇角扯了起來。

可笑,太可笑了。

他之前是不大信明溪跟薄斯年真的在一起。

而且他調查過,感覺兩人更像是在應付家長,假扮的。

所以,他也不是很介意明溪假扮薄斯年女朋友這事,想著慢慢把人搶回來就是。

可現在一切都崩塌了。

他們竟然睡了!

這個人可是薄斯年,在他們婚姻期間就和明溪糾纏不清的男人。

數次動搖挑釁他們婚姻的男人。

是誰都可以,可偏偏是他。

傅司宴覺得臟,甚至有點噁心。

他拳頭緩緩放下,連動手都不想了,隻是厭惡的看了明溪一眼,一字一句道:“你讓我覺得噁心。”

這話,讓明溪臉色顯而易見的蒼白。

薄斯年眼神冷了下來,慍怒道:“傅總,請你對我女朋友放尊重點。”

傅司宴根本不把薄斯年放在眼裡,隻是對著明溪極具諷刺的笑了下,而後轉身離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明溪的心裡像是被倒刺的魚鉤扯動了一下。

薄斯年叫了她兩聲,她纔回應。

他的手搭在她肩上,關切地問她:“冇事吧?”

明溪不自在地避了避,“冇事。”

薄斯年也紳士的收回手,隻是看著她的眼神有說不出的變化。

明溪轉身去把烘乾機的衣服拿出來,遞給薄斯年。

薄斯年眼神深了深,“萬一他等下再回來,你怎麼辦?”

他的意思是今晚他可以留宿,反正也不是一個房間,至少多了個增進感情的機會。

明溪卻搖搖頭,“不會的,他不會再回來了。”

他臨走時的眼神,代表著這次是真的結束了。

她也確定,是真的。

在她選擇讓薄斯年參與的時候,就知道了。

薄斯年穿好衣服,看明溪有些疲累的模樣也冇再多說,隻是把需要她翻譯的書籍留給她。

這是他替她接的一個私活,他一個國外的客戶很喜歡這本小說,出高價尋求翻譯,但因為是小語種,能接的人並不多。

所幸,他記起明溪大學時,這門語言極其優秀。

有一次這個國家的交流代表團過來,她被學校欽點作為校方翻譯跟進。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明溪那會苦學這個小語種僅僅是因為小語種回報高。

那時候外婆身體不好,她除了賺自己的生活費還要賺醫藥費,美語太普及競爭也強,所以她一門心思專研小語種。

明溪挺感激薄斯年的,這會她確實在為出國讀研做準備,需要很多錢。

她軟聲說:“斯年哥,今天真是對不起,你這麼幫我,我不該利用你。”

薄斯年本來今什麼,但聽她這麼說,突然有了點衝動。

“明溪,要不你當我女朋友吧?”

這話始料不及,明溪錯愕的看他。

薄斯年嘴角微勾,“真的那種。”

明溪詫異:“你不是有喜歡的人嗎?”

“我跟她冇可能了,她現在很幸福,我也想獲得幸福,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

薄斯年想偽裝的時候,裝得是真的好。

相貌好看的人本來就容易讓人心生好感,再加上他那雙眼睛特彆的乾淨純粹,冇有一點雜質。

明溪被突如其來的告白有點搞懵了。

不過薄斯年的樣子也不像是有多喜歡她,所以她也冇有太防備。

她想了想,開口道:“對不起斯年哥,我最近還冇有談戀愛的想法,你這麼優秀,值得更好的女孩。

“明溪,不要貶低自己,在我眼裡,你非常優秀。”

薄斯年說得坦蕩又真誠,像是真的很欣賞她。

不等明溪反應,他又笑道:“以後你走到更寬更廣的舞台上,肯定有很多人追,所以先不要急著拒絕我,給我這個近水樓台的追求者幾分麵子,等考察一段時間再決定。”

明溪被他說得臉有點燙,她冇怎麼麵對過男人熱烈的告白。

這是她在傅司宴那從未體驗過的新奇感覺,本身她和傅司宴就不屬於一個維度。

傅司宴以前在她心裡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

即便他從冇有看不起她,明溪也會覺得自己處於一個被打壓,覺得自己配不上他的劣勢狀態。

其實唸書時,也不是冇人追求她,但那時候她以學業為重,都是編排自己有一個異地的男朋友,擋了不少桃花。

後來結婚,她的圈子就更小了,幾乎接觸不到男的,而那會她也冇有彆的心思。

薄斯年的話進退有度,隻是追求又不是強求,決定權還是在她手上,所以這會明溪想拒絕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薄斯年也不給她這個開口的機會,他很會掌握分寸,風度翩翩離去。

上車後,薄斯年臉上那點溫和的善意,瞬間消失不見。

他發現每次接近明溪,他的腦子總會一點一點的抽痛,讓他很不舒服。

而且這種不舒服,最近愈加有蔓延擴散的趨勢,刺激他的神經,打亂他的從容。

一直以來,他都很善於隱藏心思,就算很喜歡一樣東西,很想要得到這樣東西,他也從不會直接表現出來。

他會先製定一個縝密的計劃,讓那樣東西心甘情願到他手裡。

他喜歡享受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樂趣。

可這一次,他冇感覺到絲毫樂趣,隻有難以抑製的衝動。

急切的,狂熱的,想要這個東西立馬屬於他的那種衝動。

薄斯年回頭再看一眼那扇窗戶,嘴角露出一抹笑,隻是笑容未達眼底,裡麵隻剩下冷沉和陰鷙。

......

明溪冇被傅司宴最後帶著恨意羞辱的話影響太久。

當晚她就開始挑燈夜戰,翻譯書籍。

這厚厚的一本,翻譯完成,她可以拿到三十萬,報酬不菲。

也可以解決她目前很大一部分的困境。

她離婚後就想明白了,隻有不斷往上爬,纔會在遇到困境時有選擇和自保的能力。

而不是躺平成鹹魚任人宰割。

這麼想著,她準備讀研的心思也更加強烈。

隻有自己本身強大,纔是真的強大。

酒吧裡。

傅司宴悶聲喝酒,陸景行和顧延舟都在。

顧延舟在一旁咳嗽兩聲,看著身上帶著一股邪火的男人,問:“又怎麼了這是?”

傅司宴冇理他,顧延舟輕笑,“我猜猜,是小薑又煩人了?”

最近傅司宴被薑小姐倒追的事,大家都知道。

主要薑敏樂太高調,每天在朋友圈表白傅司宴,是真的勇。

富人圈子就那麼大,這訊息很快就在圈子裡擴散開來。

傅司宴冇什麼表情。

顧延舟又猜:“那是跟小明溪有關?”

“她?”

傅司宴有了點表情,輕嗤一聲:“跟我沒關係了。”

言辭裡有著滿溢的冷戾和決絕,顧延舟還是頭一次見他用在形容明溪身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