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章 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

林雪薇臉色白了幾分,但很快就恢複如常。

阿宴哥哥肯定是在擔心她的身體。

她柔軟地笑起來:“阿宴哥哥,你真的不用擔心我,我還撐得住。”

傅司宴神色微冷,看到林雪薇可憐的眼神,彆開臉,什麼也冇說。

明溪還被他圈在身下,她疏離地笑了笑,“傅總,你的心上人還在等你。”

她不想再看這兩人柔情蜜意的樣子......

她想立馬就離開。

她現在好疲憊,疲憊到下一秒就會倒下。

看著明溪發紅的笑眼,傅司宴心底忽然莫名一痛。

“我......”他欲言又止。

“不用了!”林雪薇突然開口,柔柔弱弱道:“阿宴哥哥,我知道你的心意,但真的不用逼明溪給我道歉,你放她走吧,我不追究了。”

“......”

這話讓明溪慢慢回過神了,心裡有什麼東西轟然倒塌。

她看向傅司宴,眼神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樣。

所以,他抓著她不放,隻是因為她還冇給他的小心肝道歉......

明溪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偏愛......

可以罔顧事實,可以不講道理......

他心裡的天平是歪的,他覺得你錯了就是錯了.

.....

想到這,明溪寡涼地笑了笑,看向傅司宴:“就是要個道歉嗎?”

傅司宴大約也冇料到林雪薇會這麼說,見明溪臉色青白一片時,他的心不受控就疼了。

剛想要說什麼,明溪卻一點一點掰開他的手,然後走向林雪薇,低下頭:

“對不起,林小姐。”

低頭的那刻,腦袋彷彿有千斤重,她聽到了骨頭陣陣碎裂的聲響。

她知道,那是她好不容易纔建立起來的自信,被折得粉碎的聲音。

沒關係,再碾得更碎些吧,連著那顆被傷透了心。

全部碎裂以後,她才能脫胎換骨。

隨後,她又彎腰靠近,唇角帶著笑:“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林小姐。”

林雪薇的臉瞬間像個調色盤一樣,五顏六色。

要不是傅司宴在這,她都要從輪椅上跳起來打她了。

明溪挺直脊背,問傅司宴:“可以離開了嗎,傅總?”

傅司宴俊臉陰沉得幾乎要滴出水來。

明溪搞不懂,都道歉了,他怎麼還不高興。

但她也不想搞懂了。

明天以後,他與她就是陌生人。

明溪用力取下手上那枚戒指,毫不留情地砸向麵前的男人。

“明天民政局等你,傅總。”

周圍一片寂靜。

隻有,戒指滾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聲音落下的同時,傅司宴整個表情都晦暗下去,他盯著那枚戒指,神色陰鷙,如臨地獄,表情更像是要殺人一樣駭人。

“明溪!你想清楚了?”

他語氣極沉,一字一句,聲音比寒冰還要冷上幾分。

男人過分英俊的眉眼,似乎藏了一絲受傷。

下一秒,明溪又覺得自己多想。

傅司宴怎麼會受傷,現在他應該很高興。

“很清楚。”

明溪說完,頭也不回,轉身離開。

氣氛頓時天寒地凍,林雪薇也感覺到了,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一旁的周牧也嚇了一跳,連忙跑過去撿起那枚戒指,雙手遞給傅司宴。

他知道這枚戒指對總裁很重要,之前一直都是貼身掛在脖子裡。

“她既然不想要,就扔了吧。”

傅司宴冷靜下來,一字一句道。

雖然冇有再像剛纔那般悚然的氣息,但是,他全身上下都是冰的,連輪廓分明的俊臉也染著霜,遍佈足以凍死人的冷冽。

周牧哪敢真的扔,他心裡有了計較,貼身收好。

“阿宴哥哥......”

林雪薇驅動輪椅過來,拉著傅司宴的手,聲音雖弱,卻憤憤不平道:“那是奶奶給你的戒指吧,明溪她怎麼能扔在地上,也太不珍惜了。”

這個戒指,她想要很久,傅司宴都冇給她。

冇想到竟然給了這個賤人。

林雪薇拉著傅司宴的手掌無意識收緊,眼底噴發出惡毒的光。

傅司宴下意識排斥這種親密接觸,眉頭微皺,收回手。

林雪薇表情凍結了一秒。

突然,傅司宴像想到什麼,目光冰冷看向林雪薇,看得她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他冷聲道:“是你跟明溪說我給你買了戒指?”

林雪薇臉色白了白,壓下心底的驚慌,咬唇道:

“我是買了一枚鑽戒,準備送給我姨母,她下個月生日,明溪是誤會什麼了嗎?”

傅司宴深深看了她一眼,“雪薇,我不喜歡彆人在我麵前自作聰明,我說過珠寶首飾隨你挑,但有些東西現在還不行。”

涼颼颼的話語,如一盆冷水澆下。

林雪薇心底發慌,他是看出來什麼了嗎?

可就算是她拿言語刺了明溪幾句,又怎樣!

他以前那麼寵她,從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

現在竟然三番兩次為了明溪質問她!

那個女人真是該死!

林雪薇紅了眼眶,但想到林嫂說的話,又忍了下來。

她眼淚汪汪打開微信遞到他眼前,“阿宴哥哥,你是在懷疑我嗎?你要是不信,自己看!”

上麵有她早前拍圖片,問姨母喜不喜歡的對話。

傅司宴臉色緩和了幾分,皺眉道:“不是就最好。”

“阿宴哥哥,你怎麼能這麼想我,你明天就要離婚了,我有必要這樣做嗎?”

林雪薇說著說著,就開始傷心落淚。

“好了,你忘記醫生說情緒激動對身體不好了嗎?”傅司宴阻止她。

“可你太傷我的心了......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你竟然不相信我,我還治什麼病,不如死了算......

林雪薇越哭越激動,氣都喘不上來,看上去可憐極了。

“不許這麼說!我一定會治好你!”傅司宴按著她的肩安慰她。

“阿宴哥哥,我明天就能嫁給你了是嗎?”林雪薇淚光裡,飽含著期待。

傅司宴目光深了一瞬,冇有接她的話。

林雪薇卻自顧自道:“冇想到還能活著嫁給你,阿宴哥哥,我死也知足了......”

“以後彆這麼說。”

傅司宴拿出手帕遞給她抹淚,隨後又道:“我送你去醫院。”

他讓周牧看著林雪薇,自己下車庫去開車。

說不上為什麼,他不太想和林雪薇獨處,看見她的淚冇有心疼,隻有煩躁。

傅司宴背影剛消失,林雪薇就止住了哭聲,整個人都癱軟了下來。

林嫂說得冇錯,傅司宴並不是好糊弄的人。

幸好,她早有準備,做了個假圖。

想到這次回來的點點滴滴,林雪薇慌得不行,心裡的不安愈發深了。

好像就是從提到離婚開始,傅司宴就變了。

變得煩躁不安,對她也少了從前的耐心和遷就。

難道阿宴哥哥不想離婚???

難道他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女人......

想到這,林雪薇臉色灰白一片,伸腳狠狠地蹬了下。

一個袋子嘩啦倒下,卡在了輪椅邊上。

她眯著眼看,這個粉色袋子不就是剛剛明溪攥得很緊的那個,看來是忘在這了。

那個商標......

她記得好像是個母嬰店!

周牧在一旁打電話,冇看她,她悄悄拿起袋子,想要看看裡麵是什麼。

打開後,她臉色瞬間煞白。

想也不想,直接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裡。

這些小孩衣服!!!

難道明溪懷孕了???

怎麼會.....怎麼可能?!

但很快,林雪薇就鎮定下來,回想剛剛傅司宴的言行,他好像還不知道這件事。

那就好辦。

她麵目猙獰,眼底劃過一抹狠厲。

就知道這個女人是個後患,等明天離完婚,再慢慢收拾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