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0章 他的威脅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80章 他的威脅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蘇念頓時麵白如紙。

她裡麵穿了個什麼東西,陸景行不知道嗎?

外套脫了,跟冇穿有區彆?

之前她陪酒也是在飯桌上,穿得也不媚人,都是乾練的職業裝。

大家也都知道她是蘇家千金,最多口頭上揩揩油,倒也不會真的拿她當陪酒女看。

現在這種娛樂場所,讓她脫了陪人,是真的想把她當小姐糟蹋了吧。

另外兩名老總也起鬨道:“出來賣的,還裝什麼烈女啊,我們可冇時間看你捂個大襖子站這,趕緊脫了。”

“對對對,脫得好,我給你獎賞。”

幾人嘿嘿笑著,半斤洋酒下肚,張嘴就是汙言穢語。

蘇念覺得臉上像是被人剝了一層皮,辣嗖嗖的疼。

看她站那一動不動,陸景行突然低低笑了聲。

“蘇小姐家教很嚴的,你們總要給她點時間考慮一下。”

“還考慮,真冇勁,咱們先叫幾個進來玩玩。”

趙總說著就拍拍手,會所安排的年輕女孩魚貫而入。

這些女孩個個都是清涼上陣,一個比一個布料少。

趙總指著中間兩個最出挑的外國妞,說道:“你倆好好伺候我們陸總。”

這裡麵的外國女孩都經過培訓,聽得懂中文,也會交流。

看到陸景行那刻,眼都亮了。

這麼帥的客人,半年都碰不到一個。

兩人一點不扭捏,在陸景行身邊一左一右坐下,手搭在陸景行大腿上,嬌媚道:“陸總,想怎麼玩?

趙總看兩人口水都流出來的模樣,笑罵:“陸總這妥妥的明星相,真是便宜你們兩個小妮子了。”

陸景行來者不拒,順勢就摟住兩人,還特彆給麵子地喝下其中一人用麵前的渾圓夾起來的酒杯。

酒香入喉。

他眯著狹長的眸看向蘇念,漫不經心敲了敲手機,似笑非笑問:“蘇小姐,要不要給你家人打電話申請一下?”

‘家人’兩個字就像觸動了某種致命的機關。

瞬間,蘇念就跟被人扼住了喉嚨一般,呼吸困難。

她知道,陸景行今晚是鐵了心不讓她好過。

如果不讓他把這股氣發泄出來,那麼他就有可能把這把火燒到她家人的頭上。

陪酒?小姐?

蘇念紅唇勾起,無比嘲諷地笑了笑。

那就,如他所願。

她脫下厚厚的外套,露出兩條皙白筆直的長腿和大片誘人的雪膚。

這衣服勉勉強強遮住重要處。

尺度大到現場的女孩都得抽一口氣。

她們穿得清涼,但也冇到這個份上,這衣服一脫,光站那就贏了。

果然幾個老總的眼神全落在蘇念身上。

蘇唸的五官本來長得就是浪的那一卦。

即便布料少得可憐,千金小姐的氣度是一點冇弱,跟這些待在歡場的女孩完全不一樣。

她好像把自尊丟棄了,邁開一雙迷人的大長腿,款款來到幾個老總身邊,端起酒杯。

“幾位老總原諒我第一天上崗不懂規矩,先乾爲敬,當是給你們賠罪了。”

說著,她舉起酒杯,仰著纖細誘人的脖頸,一飲而儘。

喝完還不忘伸出小舌,忝乾淨唇上猩紅的酒漬,簡單一個動作做得魅惑極了。

幾個老總哈喇子都要流到地上。

這他媽是個極品啊!

陸景行抬眸,就看到了一旁趙總口水都流下來的樣子。

瞬間,俊臉發沉,心口更是莫名的悶。

他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心想,他肯定是被蘇唸的不要臉給噁心到了。

陸景行眸底陰鷙又增長幾分,溫香軟玉在懷,依舊無法讓他的臉色好轉。

他冷眼看著,倒是要看看這女人還有什麼驚人之舉。

趙總色令智昏的上了頭,直接從包裡掏出厚厚的好幾捆紅票子,推開身旁的姑娘,指著自己身旁的位置。

“來,坐這,伺候好了都是你的。”

一杯酒下肚,蘇念胃疼得更厲害了。

她餘光看了眼陸景行,襯衫解了三顆釦子,女孩的手都伸進去了。

他俊臉帶著愉悅的滋味,顯然是很滿意。

蘇念轉過頭,掐了掐手心,從善如流坐到趙總身邊,媚笑著說:“好,今晚就陪您。”

趙總順勢攬住她不堪一握的細腰,摟進懷裡,狠狠摸了把。

蘇念眉頭緊緊蹙起,隨即掩蓋下去。

趙總渾濁的熱氣全都噴在她臉上,興奮道:“爺就喜歡你這種放得開的。”

蘇念紅唇緊緊抿住,噁心的感覺再次加重,她假借喝酒的名義,半推半拒躲著趙總的魔爪。

“爺,我伺候您喝酒。”

趙總捏著她細細的手腕,仰頭喝下,還湊過來想要啃一口。

蘇念微微一避,臉上掛著迷惑人的笑,“趙總,再來一杯。”

趙總心猿意馬,摸了摸她嫩嫩的小手問,“你叫什麼名字?”

蘇念紅唇一點點翹起,眼底帶著嘲弄,笑道:“您叫我小小蘇。”

霎時,陸景行隱在燈光下的黑眸,晦暗了幾分。

小小蘇......

那是以前兩人熱戀時,他對她的昵稱。

蘇念當時捧著他的臉,眼底生花道:“這輩子,隻讓你叫我小小蘇。”

可現在......她竟然隨便告訴個剛認識幾分鐘的老男人。

陸景行喉結滾了滾,壓不住的躁意上湧。

果真是個下賤又放蕩的女人。

旁邊幾位老總,看著蘇念這嬌媚的樣,也忍不住了。

紛紛掏出大疊的紅票子,砸在桌子上。

有一個甚至直接拿紅票子砸在蘇唸的臉上,厚厚的一疊捆得緊實。

蘇念隻感覺到‘轟’一下,半張臉都被砸腫了。

那幾人醉醺醺道:“趙總可彆一人獨享啊,小小蘇等下也來伺候伺候咱哥幾個。”

“冇錯,一起樂嗬樂嗬。”

這般屈辱,蘇念還從不曾體會過。

以前隻是陸景行一個人羞辱她,現在竟是把她拉出來,讓彆人羞辱她取樂。

蘇念心裡跟吞了黃連一樣苦澀,可脊背卻是挺直的,臉色始終掛著淺淺的笑意。

陸景行想要的不過是看著她慘烈的被羞辱,來撐滿他心底變態的角落。

她若如他所願,怕是以後都會被他捏住喉嚨,也會加速蘇家的滅亡。

蘇念隻知道,絕不能讓他心滿意足。

人在陷入絕境時,會被激發出超越極限的承受力。

蘇念此刻亦是。

即便她衣不蔽體,滿身狼狽,但身上那股風雨折不毀的驕傲還在。

同樣是卑微陪酒,但她卻能讓人忽略掉那股卑微,遊刃有餘得像是她纔是掌控全場的女王。

她看著一張張混亂扭曲的麵孔,端起酒杯,笑靨如花,“放心,今晚小小蘇一定把各位大哥都陪足了。”

說著就一杯接一杯,敬過去,對方手來她就拿酒擋過去。

可也擋不了全部,一圈下來,光潔果露的後背上,已經多了好些參差不齊的青紫手印。

有一些則是下了狠手,揪出的印子已經開始紅腫。

不過,倒也還能承受,畢竟在陸景行手下,她嘗過更狠的。

這些人的手段,對她來說,不過爾爾。

蘇念微醺的時候,那點勾人的欲更加明顯。

她無意識的往陸景行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收回。

緊接著又蓄滿酒杯,直接拿起酒瓶,一個接一個敬過去。

最後,她醉得有點上頭,直接走到陸景行麵前,倒了滿滿一大杯,媚意橫生。

“陸總,小小蘇......敬你。”

她舌頭打結,說出小小蘇這個名字,也不管陸景行的臉有多臭多黑,直接仰著脖子喝個乾淨。

陸景行臉上慍色愈發的寒,完全忘記了自己纔是那個始作俑者。

這女人頂著兩塊破布不要臉的到處晃盪。

真是冇人比她更不知廉恥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