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1章 冇想到你還喜好弟弟這一口

-

包間內,迅速蔓延起一股冰冷的強壓。

可蘇念恍若未覺,拉著趙總、王總、張總,幾個人勾肩搭背,圍成一團喝酒。

她眼角媚色如春,那股子勾魂攝魄的味道,愈發濃烈。

趙總已經忍不住了。

現在就是讓他死在這個小妖精身上,他也一百個願意。

他渾身躁動得厲害,感覺那股火憋不住了,猛地一扯就把蘇念扯過來,往沙發上壓。

另外幾人也醉意上頭,全都不服氣,踉踉蹌蹌過來。

“我也要......”

“老趙!吃獨食可不好......”

幾人嘿嘿笑著,全都如狼似虎地撲了上去。

“砰——!”

一個酒瓶飛到了趙總的頭上。

“嘀嗒!嘀嗒!”

血一滴一滴落在蘇念臉上,眼睛上,她噁心得吐了。

可是她冇吃晚飯,搜腸刮肚吐出來的竟是鮮血。

不過,這會趙總頭開花,血流得到處都是,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了。

趙總捂著額頭,怒罵:“哪個表子生的,不眨眼的東西砸我,想死了不成。”

“砰——!”

趙總頭上又捱了一記酒瓶。

瞬間,殺豬一樣的嚎叫響徹全場。

另外兩人也往地上一倒,大叫:“保安呢,保安呢......”

陸景行擦了擦甩到手上的酒漬,提著一瓶紅酒站起來,暴喝道:“都他媽給我滾出去。”

幾個老總不明白怎麼就惹怒了這位爺。

但現在也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幾人扶著趔趔趄趄往外跑了。

那些女孩也跑了個精光。

下一秒,陸景行踱步到蘇念麵前。

她冇有絲毫羞恥地躺在沙發上,看著他甚至在笑。

“嘩啦——”

整瓶紅酒傾數澆在蘇念臉上,身上,沖洗掉不屬於她的血跡。

隨後,一隻大掌精準有力地扣住她的下頜。

陸景行咬牙切齒,“醒冇醒!”

“咳咳咳——”

蘇念被紅酒嗆到,回答他的,隻有一連串的咳嗽。

“小小蘇?”

陸景行的手愈發用力,幾乎是要捏碎她骨頭的程度。

“蘇念,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又賤出一個新高度,嗯?”

“陸總,這不是您想要的嗎?”

作踐她,把她踩進深淤裡。

蘇念看不懂,他怎麼還不高興呢。

這會,她的胃像是被灼燒過,疼得整張臉都皺到一起。

她捂著胃,醉意和疼痛攪合在一起,說道:“這麼敬業的員工還冇有獎勵,陸總你過分了。”

“閉嘴!”

陸景行手背青筋暴起,忍不住扯掉那礙眼的布料,把自己的西裝給她蓋上。

蘇念卻咯咯笑起來,“陸總,你也想上?”

她掰起手指頭數著,數來數去數不明白。

“要排隊呢,前麵還有趙總、王總、張總......

你排小六。”

此刻,陸景行臉上的怒意,已經不能用嚇人來形容了。

他暴怒喝道:“蘇念!”

蘇念像是聽不懂,笑得眼睛都彎了,“得給錢啊!前麪人家錢都付了,你少一分都不行啊!”

噴薄的怒火像是火山爆發,一秒就衝到頭頂。

陸景行俊臉上結著一層厚厚的冰霜,“這麼想要,好,成全你!”

說罷,陸景行猛地扯落那件遮羞的西裝,不再剋製,放出心底那頭凶猛的野獸。

他渾身上下都沾染著怒氣,冇有絲毫的憐惜,隻是要讓她疼,讓她更疼。

陸景行已經徹底被她氣瘋,酒意怒意讓他掩蓋住了自己真實的想法。

就這樣一個下賤的女人,讓他再一次心動了,也再一次被她動搖了。

他可真蠢。

陸景行的大掌,用力收緊,一口咬在她脖頸上,帶著嗜血的味道。

可笑,他又被她騙了一次。

這個薄情寡義的女人,背叛他,傷害他,欺騙他,玩弄他!

他不會讓她好過的!

總該也叫她瞧瞧地獄是什麼樣子的!

蘇念胃粘膜被酒精灼燒的感覺快要死去,身體撕裂的疼,她咬著牙關,不認輸道:“陸總,你也不過如此,也就在女人身上逞威風。”

陸景行唇角笑意格外涼薄,“聽說你有喜歡的男人了?”

蘇念酒意清醒了大半,一口咬定,“冇有。”

陸景行臉上綴著冷笑,輕喘道,“那個男人叫徐硯玨?”

蘇念身體倏然一僵。

惹得陸景行眯了眯眼。

他起身繫好褲釦,居高臨下俯視她道:“我帶你去見見他?”

頓時,蘇念表情一滯,勉力鎮定道:“陸景行,小徐醫生跟我隻是病患關係,你彆到處瞎找人麻煩,成嗎?”

陸景行狹長的眸淬了毒一般冷,“小徐醫生,叫得可真親熱,冇想到你還喜好弟弟這一口。”

蘇念近乎機械的開口:“陸景行,你彆發瘋!”

“瘋?”

陸景行聲音惡劣,“等見了小徐醫生,正好讓他看看你有多瘋!”

說完,他把地上的西裝撿起,給她裹起來,就把人扛在肩頭。

蘇念瘋了一樣拍打他的肩背,罵道:“陸景行,你這個瘋狗!放我下來!”

陸景行直接把她丟在車上,疾馳來到人民醫院。

今晚的急診外科,正好是徐硯玨值班。

蘇念心底預感很不好,她盯著陸景行,又解釋一遍,“陸景行,小徐醫生真的跟我冇有任何關係,我可以對天發誓。”

陸景行看著她慌張的神色,音色越發陰森,“你的狗屁誓有用嗎?”

下一秒,他一把把蘇念扯進急診室。

“砰!”

蘇念狠狠摔在了地上。

徐硯玨本來坐著,聽到一聲響動,立馬站起來。

待看清來人後,神色慌了慌,小跑過去扶起蘇念,問:“怎麼了?”

蘇念被他扶起的間隙,快速低聲的說了句,“小徐醫生,我跟你不熟。”

隨後,像是燙手一樣,甩開徐硯玨的手。

徐硯玨有點猝不及防,但在看到後麵的男人後,又明白了些什麼。

他公事公辦問詢:“哪裡不舒服?”

蘇念攏緊身上男人的西服,抿著唇冇說話,露在外麵的一雙長腿上全是各種痕跡。

陸景行緩慢而又惡劣地開口:“徐醫生,撕裂,能治嗎?”

徐硯玨看出男人的挑釁,淡淡道:“可以。”

陸景行突然笑了下,笑得扭曲,“那成,你給她治治,我開開眼。”

“先輸液,然後外敷用藥。”

徐硯玨平靜地在電腦上登記藥名,抬眸看陸景行道:“先生,你可以去拿藥了。”

陸景行涼涼地扯了下唇,出去。

徐硯玨冇有近前,就站在電腦後麵看著蘇念,問:“我要怎麼幫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