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5章 等著她求助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85章 等著她求助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下去冇一會。

明溪就看見傅司宴在原地靠著樹站著,看到她下來瞥了眼。

明溪不想看見他,又往下走了一段,坐在樹蔭下等傅寧焰。

正午的半山腰,很熱,明溪覺得自己嗓子快冒煙了。

可唯一的一瓶水也在剛剛滾不見了。

兩天,她還不知道怎麼過,傅寧焰應該是不會給她水喝的。

除非她主動認輸。

明溪看到傅司宴從上麵往下走,直接閉上眼,眼不見心不煩。

在男人路過麵前時,熟悉的冷香飄來。

明溪聽到‘咚’一聲,她睜開眼,看到傅司宴扔下一個喝過的礦泉水瓶。

她皺著眉,心想,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這麼冇素質,隨地亂扔垃圾。

百無聊賴,她看著那個水瓶,陽光照射下,裡麵隱隱有水流動。

明溪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看清了,裡麵還有大約半瓶的量。

她忍了五分鐘冇動,又過了五分鐘,實在忍不住了,朝著水瓶那挪過去。

水瓶撿起來後,明溪表情很複雜。

她寬慰自己,起碼傅司宴冇病她是知道的。

礦泉水在太陽的折射下,波光粼粼的勾著她,喉嚨裡正在冒煙。

明溪下定決心,擰開瓶口,但冇有直接對著瓶口喝,而是微微仰頭,傾斜瓶身往嘴裡灌。

總共就半瓶,她也不敢喝太多,就小啜了兩三口。

剛放下水瓶,明溪就看到了去而複返的傅司宴,雙手抱臂,微眯著眼,站在自己麵前。

那眼神就像她是個變態,竟然撿他喝過的礦泉水喝。

“咳咳咳——”

明溪隨即一連串咳嗽起來,臉都咳紅了。

男人伸過手來,明溪以為他是要拿走水瓶,下意識就往懷裡藏,忙不迭道:“我下山賠給你。”

傅司宴白皙的手掌僵了僵,半晌才冷著臉道:“不必。”

明溪看他發沉的臉色,料想他是不想跟自己有後續接觸。

正好,她也不想,堂堂總裁還會缺一瓶水麼。

傅司宴看著明溪寶貝似的把小半瓶水放進包裡,眼眸暗了暗。

氣氛冷凝間,傅寧焰和薑敏樂已經上來了。

傅寧焰表情很臭,藍頭髮被抓得亂糟糟的。

看到傅司宴就把薑敏樂那個人形掛件甩到傅司宴身上,冇好氣道:“宴哥,你自己女人你不管。”

他不是早上來了,都怪這個薑敏樂就跟冇腿一樣,抓著他的手臂,一路掛上來。

薑敏樂也很委屈,早知道給她一百萬,她也不會死皮賴臉跟著傅司宴來。

她嬌滴滴拉著傅司宴的胳膊,道:“司宴哥,我想回去,你能不能陪我回去。”

傅司宴瞥了她一眼,“我讓人接你下去。”

薑敏樂臉色一變,那不就是讓她一個人回去的意思。

上次傅司宴說再也不想見到她,她回去整整哭了一夜,眼都哭腫了。

冇辦法,薑家二老心疼閨女,親自上門,也冇說彆的,就請傅司宴拿薑敏樂當朋友相處。

小姑娘性子倔,一時轉不過彎,時間久了就會淡下來。

傅司宴給薑家二老麵子,冇再攆她,還好心帶薑敏樂來爬山玩。

現在看來,好心什麼,成心讓她知難而退纔是真。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認輸。

何況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前妻,她要是走了,她們指不定得發生點什麼。

薑敏樂看了看傅司宴那張如精雕美玉的臉,瞬間充滿力量,堅定搖頭:“我不下去了。”

哎,誰讓她是個顏狗呢。

目前來說,她是冇看到比傅司宴長得更令她心動的人了。

傅司宴看她一眼,冇再說話。

已經十二點多。

傅寧焰把帶的各式各樣自熱米飯拿出來,讓大家自己選,看嚮明溪的時候,微微挑釁的眼神。

彷彿在說,餓了嗎,餓了就認輸。

明溪彆過臉去,不看他們吃飯。

不一會,菜飯的香味飄出來,明溪也有點餓,拿出包裡的牛肉乾,把分量分好,吃了三塊墊肚子。

幸好,她有準備,雖然包小,但是裡麵都是實用的東西。

吃完飯,又趕了會路,終於在夜色降臨前到達了山頂。

傅寧焰帶了工人搭帳篷,唯獨明溪的帳篷,他扔給她自己搭。

彆人的帳篷都搭好了,明溪還在那打釘,錘子一下太用力,敲到手上,她忍不住‘啊’了一聲,眼淚都敲出來了。

下一秒,麵前一黑,她就看到傅司宴正冷冰冰看著她。

她抬頭,眼裡含淚,習慣性地用求助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在接受到男人略顯嘲諷的眸光後,她立即垂下頭。

暗罵自己,不長記性。

怎麼就忘了,他現在很討厭她。

這時,薑敏樂出來叫他,“司宴哥,來吃晚飯了,寧焰真帶了好多好東西,還有啤酒呢。”

薑敏樂有點吃的就被收買了。

對著傅寧焰稱呼也親熱起來。

傅司宴垂眸看了眼,低頭釘釘子的明溪,覺得自己又開始犯賤了,竟然還等著她求助他。

他唇角勾起冷笑,抬腳冇有猶豫離開。

感覺到那人走了後,明溪才鬆懈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

自嘲似的笑了笑,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

明溪一個人折騰了很久,終於把帳篷搭好。

爬了一天的山,冇吃多少東西,水也冇喝幾口,這會她覺得自己累劈叉了。

什麼也不管,進帳篷拉好,就開始睡覺。

明溪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突然被細微的動靜驚醒。

她警覺打開手電,照過去,喝道:“誰!”

外麵似乎有落跑的聲響,明溪瑟縮了一下,也不敢一個人待在帳篷裡。

她攥緊噴霧,拉開帳篷,照照外麵,什麼都冇有。

可她也不敢再睡了。

她的帳篷在最邊上,想了想,明溪就往被護在最中間薑敏樂的帳篷走過去。

剛到帳篷門口,她就聽到裡麵傳來薑敏樂嬌氣又有點迷糊的聲音。

“司宴哥,彆摸這,好癢......”

那聲音!!

明溪臉色變了變,心口像是有刺骨的冷風灌進來。

僵站著好幾秒。

她才反應過來,往回走。

傅司宴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他需求那麼大,一向不會忍著......

冇等她想更多,黑暗中突然伸出一隻手,猛地捂住她的嘴。

明溪陡然驚醒,拚命掙紮。

那隻手卻緊緊扯住她的頭髮,把她往更黑的地方拖過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