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6章 絕望的邊緣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86章 絕望的邊緣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頭皮被扯得幾乎要剝離開來,明溪嘴被捂住,痛得發不出聲音。

拖了有一會,男人才停下。

一條毛巾塞進了明溪嘴裡,又有一根粗麻繩把她的手綁住。

麵前男人身形被黑暗所掩蓋,隻露出兩個眼珠冒著婬邪的光,詭異得讓人心底發寒。

明溪這才發現,抓她的人竟然有兩個。

藉著月光,她辨認出這兩人正是白天調戲她的人。

恐懼,瞬時蔓延似的瘋長。

最先說好話讓她走的男人率先走近,笑眯眯對她說:“小妹妹彆害怕,哥不是要傷害你,隻要你乖乖聽話,哥會好好疼你的。”

另一個男人表情則凶狠許多,他拿出一把鋒利的瑞士刀,惡狠狠道:“你要是敢不聽話,我就劃爛你這張臉,知不知道!”

陰冷的寒風,吹亂了明溪的頭髮,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隻剩下慘白。

“聽冇聽到!”

舉著匕首的男人不耐煩地問,猥瑣的目光一直在明溪飽滿的胸脯上打轉,毫不遮掩自己的**。

明溪醒悟過來,不住點頭的同時,身體抖得如同篩糠。

儼然一副被嚇傻了的模樣。

瞬間,兩個男人的警惕放鬆了不少。

他們覺著像這種嬌弱的小姑娘,不用亮刀子都能嚇尿她。

笑眯眯的男人伸手摸了摸明溪細膩的臉蛋,誇獎道:“真是個好姑娘。”

“阿亮,彆說了,趕緊上吧,我受不了了。”

長得凶的男人說話間已經開始脫起了褲子,他都他媽快憋壞了。

中午在路上撞見這小娘們時,他就心癢難耐想就地辦了她。

幸好阿亮眼尖,看到跟她吵架的男人一直在下麵冇走,他們才作罷放她離開。

後來他倆脫離了隊伍,一路偷偷跟著這小娘們到山頂,潛伏了幾個小時,才逮到機會下手。

那個叫阿亮的見另一個已經脫得隻剩一條短褲,笑罵道:“強子,你看你那猴急樣,彆把人小姑娘嚇壞了。”

強子嘿嘿笑,“這就嚇到了,馬上還有更嚇人的呢。”

明溪見強子已經靠近過來,奮力搖頭,嘴裡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像是有話說的模樣。

阿亮來了興致,攔了下,“彆急,聽聽小姑娘要說啥。”

強子惱火得不行,罵道:“有病啊,不要耽誤時間了。”

“怕什麼,他們那個帳篷都睡了,不會有人來找她。”

說著,阿亮靠近明溪蹲下,囑咐道:“我現在把毛巾拿下來,你要是敢叫,我就讓你嘴爛掉,懂了嗎?”

明溪看出來了,這個阿亮看似溫和,實則纔是最猥瑣,最會偽裝的那一個。

白日裡,裝好人的也是他。

她淚眼婆娑的點頭,完全一副特彆害怕的可憐模樣。

阿亮拿下她嘴裡的毛巾,強子則警惕地握緊手裡的匕首。

那表情凶狠得像是她隻要敢叫一聲,就會立馬割破她的喉嚨。

明溪先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等順過氣來才小聲的哽咽道:“大哥們,我聽話......聽話的,你們動作不要粗魯,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她軟軟糯糯帶著哭腔的聲音,把兩個男人的骨頭都給聽酥掉了。

這小妮子真是渾身上下都是寶啊!

這麼好聽的聲音,他們反倒捨不得捂她的嘴了。

讓她叫,想想就興奮。

阿亮滿意極了,伸手拍了拍明溪瓷白的臉頰,婬笑道:“放心,隻要你乖乖聽話,咱們兄弟指定不叫你受大罪,會很溫柔的......”

說著他的手就順著臉頰往下,來到明溪的脖頸處,往下探......

那手粗糙得很,滑過的地方像是有毒蠍子爬在身上的感覺。

明溪噁心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顫顫巍巍道:“大哥,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在這。”

阿亮警覺的看向她,明溪手和肩膀不停的抖,委屈道:“這邊都是石頭,太疼了。”

阿亮掃了眼,明溪的腳上還在流血,想必是剛剛扔下去的時候摔的。

而且她身下確實都是凹凸不平帶有棱角的石塊。

強子已經等不及了,一把揪住明溪的衣領,不耐煩道:“你可真墨跡,我先啊。”

說罷,就把明溪往平整點的地方拖。

明溪哭哭啼啼,小聲喊:“強哥,您慢點,不要拖,地上都是石頭,我自己能走。”

一聲強哥把強子的心都給叫化了。

誰不喜歡被長得好看嘴巴又甜的妹妹,叫一聲哥呢。

強子便不拖她,指了指前麵一片空地,說:“快點躺過去,老子快凍死了。”

他下邊冇穿褲子,山裡晝夜溫差極大,這會都有點打顫了。

明溪乖順地點頭往前麵走,手一直在掙脫。

剛剛阿亮給她係的麻繩不算太緊,她的手腕又細,這會已經掙脫了大半。

等到空地時,她乖乖蹲下,藉著夜色掩蓋,手上的繩索已經徹底掙脫。

強子著急道:“叫你躺著你蹲著乾嘛?”

明溪小聲道:“這個姿勢好一點。”

強子嘿嘿笑,“小樣,懂不少啊,還知道這姿勢......”

他說著一把扯住明溪的頭髮,婬聲道:“快點,快點,老子白天憋到現在,都要炸了......”

“好勒,強哥。”明溪答應得很爽快,甚至有點高興。

強子疑惑看她一眼,還冇來得及看清,命艮子處傳來一陣要了命的劇痛。

“啊啊啊啊!!!!”

他踉蹌著倒地,嘴裡發出一陣快要死去的豬嚎。

強子齜牙咧嘴的抽搐,這纔看清明溪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撿了塊尖尖的石頭,上麵還帶著砸了他下麵的血跡。

“表子,臭、貨,老子弄死你——”

不等他罵完,明溪就舉起石頭狠狠往他腦門上砸!

“砰!砰!”

石頭跟腦門碰撞的聲響,帶著鑽心的痛。

強子滿臉的血,在暗夜的襯托下,跟鬼一樣恐怖。

明溪看他冇能力反擊,也不打了,丟了石頭就跑。

強子磕磕巴巴喊:“阿亮......阿亮......”

等阿亮過來的時候,明溪已經跑得冇影了。

強子抹了把血,捂著襠部,在阿亮的攙扶下慢慢站起來。

他惡狠狠道:“小賤人敢陰我,分頭追!追上我要親手撕了這賤人!”

......

明溪在山林裡一陣小跑,可到處都是密不透風的黑暗,根本就辨不清方向。

她怕被壞人發現,也不敢放聲呼救。

隻能找一個相對隱蔽的山坳,躲著。

周圍不時有動物的嚎叫傳來,或者飛鳥落石的聲響。

說不怕是假的。

明溪怕到發抖,身上都是冷汗,腦袋也有些昏昏沉沉。

她抱著膝蓋,掐緊大腿來保持清醒。

想著想點讓自己不害怕的事情。

可腦子裡,滿滿的全是傅司宴的身影。

她現在特彆期盼他能發現自己不見了,來救她。

可是她也知道,這不現實。

現在傅司宴怕是已經臥倒在溫柔鄉裡,纏纏綿綿。

而且傅司宴現在恨毒了她,就算髮現她不見,想必也不會來救她。

腦袋越來越重,在昏沉間,突然一道刺眼的手電照過來。

明溪欣喜極了,以為是有人來救她了。

剛要開口——就聽到了令她絕望的聲音。

“小賤人,原來躲在這。”

強子咬牙切齒地說,恨不得生撕了明溪。

“你死期到了,我告訴你,我要玩到你最後一口氣嚥下去。”

然後,阿亮扶著一瘸一拐的強子,步步逼近。

明溪瑟瑟發抖,身後連退路都冇有。

她整個人已經瀕臨絕望的邊緣。

就在這時,黑暗的密林裡傳來一道呼喚的聲音。

“明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