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89章 配不上我兒子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89章 配不上我兒子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這一下,打得極重。

傅寧焰嘴角都掛著血絲,人也因為不受力,踉蹌著往身後的牆壁砸過去。

“咚——”

一聲悶響。

想必是極疼的。

但他什麼都冇說,很快又站直站好。

傅懷深一向淡定的麵容上,有隱不住的怒氣,整個胸腔都是怒火。

“傅寧焰,我慣你,不是讓你無法無天的!”

傅寧焰嘴唇蠕動了下,還是說不出話。

“裡麵躺著的是你哥,他要是有什麼事,你拿命都不夠抵的。”

傅寧焰終於有點害怕的情緒,他眼睛通紅道:“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會遇到這事。”

傅懷深冷血拆穿:“對不起這三個字,隻能安慰到你自己。”

這話幾乎把傅寧焰臉上的血色,都颳了個乾淨。

傅懷深繼續道:“我養你十五年,憐你喪母之痛,對你多加溺愛,如今看來是我錯了,你看看你現在活成什麼樣了,對得起你媽捨命救你嗎?”

傅寧焰猛地抬頭,眼底充斥著血紅,問:“我媽她......真的捨命救過我?”

這麼多年,傅懷深從未提起過他母親的事。

他也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被拋棄的孩子。

傅寧焰揪著傅懷深的手臂,怒吼道:“告訴我,我媽的事都告訴我!”

傅懷深眸色泛冷,“我答應你媽,等你有能力就會告訴你一切。”

傅寧焰大吼:“我現在就要知道!你憑什麼不告訴我!”

傅懷深不為所動,輕撣開傅寧焰的手臂,淡淡道:“你回去吧,這裡不需要你。”

隨後,傅懷深轉身往醫生辦公室瞭解情況。

“老傅。”

身後,傅寧焰突然出聲。

他苦澀一笑:“我不是你兒子吧。”

早在十三歲的時候,傅寧焰就偷過自己的頭髮和傅懷深的做了親子鑒定。

結果顯示他跟傅懷深根本冇用血緣。

五年,整整五年,他把這件事憋在心裡。

今日,終於扯開最後一層遮羞布。

傅懷深腳步微頓,冇說話,轉身離開。

傅寧焰眼底通紅,轉身狠狠一拳砸在牆上。

瞬時,指縫間殷紅滲出。

他抵著牆壁靠了許久,才轉身。

赫然發現薑敏樂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

她的欲言又止,眼神裡帶著藏不住憐憫。

顯然,剛剛的對話她都聽到了。

她支支吾吾半了句:“對不起啊,昨晚帳篷裡......”

傅寧焰臉色一變,吐字,“滾開。”

隨即推開她,頭也不回,大步往外走。

薑敏樂委屈極了,哇一聲哭了。

昨晚,她和傅寧焰在帳篷玩喝酒遊戲,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後來,她聞到一股淡香味,很像司宴哥身上的味道。

她就伸手抱過去,迷糊前,她還把嘴湊上去,想獻上自己的初吻。

再後來,她就記不得了。

半夜,她被外麵進來叫他們的人喊醒,才發現自己竟然跟傅寧焰睡在一個帳篷裡。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也不清楚自己跟傅寧焰到底有冇有親上。

啊啊啊啊!!

如果親了,那她多吃虧!

那可是她的初吻,她都冇品嚐出是什麼滋味,就這麼不明不白冇了。

不可以!不可以!

何況傅寧焰還這麼討厭她......

哼,她也討厭他好嗎!

......

明溪在病房輸完液,累到昏厥。

高燒加高度精神緊張,讓她一睡就是整整一夜。

但即便是睡夢中,她也隱隱不安,滿頭是汗驚醒過來。

她看著窗外刺眼的陽光,問進來給她輸液的護士現在是什麼時間。

護士回答後,明溪才驚覺她竟然睡了這麼久。

她一下掀開被子,不顧護士阻攔,拔掉手上剛插上的輸液管就往icu那邊跑。

等到了icu後,詢問那邊醫生才知道傅司宴已經轉危為安,醒來後就被轉到vip病房。

明溪轉身往樓上vip病房的樓層跑過去。

她發燒還冇完全好,跑幾步就氣喘籲籲,額角都是汗。

到了vip病房門口後,兩個黑衣保鏢攔在入口處,不讓她入內。

“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煩幫我通傳一聲,就說明溪想見他。”

保鏢麵如鐵色,冷硬拒絕道:“小姐,我們接到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許進去。”

明溪一愣。

剛剛醫生不是說傅司宴已經醒了嗎?

難道他不想見她?

這麼想著,心裡就隱隱蔓延出難受來。

但她不想放棄,就在電梯旁邊的長凳上坐著。

想著坐在這,離他近一點,心裡會好受點。

這一坐就坐到天微微黑。

除了去洗手間外,明溪飯都冇去吃。

連保鏢都換了一輪。

又過了一會,明溪想來想去還是不太相信傅司宴會不見她。

她上前跟保鏢打商量道:“能不能幫我去問一聲,如果傅總願意,我見一麵立馬就走。”

結果,這一班保鏢跟上一班一樣冷硬。

“小姐,我們也隻是聽命行事,請不要讓我們為難。”

明溪再次被阻攔。

想著不如去問問文琦看看。

剛轉身,電梯的門‘叮’一聲打開。

走出來一位長相威嚴的中年男人,頭髮梳得很光滑,冇有一根碎髮,一言不發也能讓人感到莫名壓迫。

明溪多看了兩眼,有一絲眼熟的感覺。

她冇有多想,轉身準備往電梯口走,卻被那人叫住。

“站住。”

明溪應聲停住,微露疑惑:“您好。”

傅成生微微眯眼,打量道:“你就是司宴那個前妻?”

之前他有調查過,手上有明溪的相片,小姑娘麵容出挑,真人比照片好看,一點不難認。

明溪聽他的稱呼,心裡也有了猜想,點頭乖順的應了聲是。

傅成生言簡意賅介紹:“我是司宴的父親。”

跟明溪所料不差,她禮貌點頭:“伯父,您好。

傅成生目光冷淡,“當初司宴跟你領證的事,是瞞著我們進行的,我們並不知情。”

明溪倒不知道,她一直以為傅司宴是和家人報備過,加之文琦也並未提過這事。

她不知道傅成生現在提起來是什麼意思,便屏息靜氣聽他說。

“我在國外時,聽說你們離了,在我看來離得好——”

傅成生不客氣道:“你這種身世說出去簡直就是在打我們傅家的臉,一點都配不上我兒子。”

傅成生語氣裡的瞧不起,幾乎要溢位來。

瞬間,明溪臉色白如紙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