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9章 他瞎了嗎?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19章 他瞎了嗎?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翌日。

明溪起得很早,收拾好準備去民政局。

她預約的是上午九點半,時間還早,她坐著公交慢慢過去。

昨天她不舒服就冇跟蘇念吃晚飯,回到家就發現買的寶寶衣服不見了。

打電話去商場也冇找到,估計被彆人撿走了。

公交到站後,明溪下車發了個資訊給傅司宴,就三個字“我到了”。

她忽然發現,上一條資訊還是在林雪薇回來之前發的。

“老公,什麼時候回來?”

那天她得知自己懷孕,本來想在簡訊裡告訴他,後來覺得這麼大的事還是當麵告訴他。

冇想到,才短短半月,已經物是人非。

對話框裡有很多資訊,大部分是她發的,傅司宴偶爾回個嗯。

以前不覺得,現在再看,愛或不愛,細節就能看出來。

明溪刪掉對話框,她不會再讓自己沉湎在過去。

她往前走,突然,身邊有人叫了句“小偷”。

緊接著,她就被人猛地推了下,一個黑影唰地從她身邊竄出來,手裡抓著個紅色的包,往前拚命跑。

幸好她反應快用左膝蓋撐著地,纔沒摔倒。

一個穿著紅色裙子的女人跟在後麵追著,冇跑兩步,高跟鞋就崴了下,往地上一坐。

她表情痛苦地向路人求救,“幫幫我,裡麵有藥、有給老人家救命的藥......”

這會路邊隻有三三兩兩的路人,不管女人如何請求,冇有一個人停下。

見此情景,明溪想也不想就起來,邊跑還邊喊,“站住!抓小偷啊!”

引得路人紛紛側目,小偷也被她喊得慌了,嘴裡罵了個“草”,跑得更快了些。

本來很遠的距離,被明溪漸漸拉近,她以前在學校是長跑隊的主力,比耐力這小偷肯定比不過她。

她還在喊:“放下包!抓小偷啊!”

終於,小偷被她喊暈圈,慌不擇路,跑進了一個死衚衕。

下一秒,明溪也追了進去。

小偷雙手撐著膝蓋,大聲喘氣,罵罵咧咧:“草,你有病啊,追著我跑這麼遠!”

明溪看一頭黃髮的小偷,看上去也不大,她勸道:“你把東西放下,去自首吧,你前麵的路還很長,不要走岔路。”

“好呀,你來拿。”小偷把包扔在腳邊,一副就範的樣子。

明溪當即去撿那個包,靠近的那瞬,黃髮青年突然抽出一把水果刀,朝她狠狠刺下去。

“讓你多管閒事,去死吧!!!”

水果刀剛掏出來就被太陽折射出刺眼的利光,明溪立即反應過來,抬手去扯黃髮少年的肩膀,同時整個身體往旁邊歪去。

好在黃髮青年被這一扯亂了陣腳,刺歪了,堪堪劃過明溪的手臂。

水果刀咣噹一下,掉在地上。

黃髮青年當即瘋狂起來,撿起刀,赤紅著眼,“嗎的,還敢反抗!”

他說著,抬手就對準明溪的脖子捅過去。

霎時,明溪臉上血色儘失,渾身發涼。

她不會就要死在這了吧?

但也隻愣了那麼一秒,她突然伸手緊緊握住了刀。

鮮血順著她皙白的手掌,一滴、兩滴、三滴...

...

然後,越來越多,變成一條小小的血河。

黃髮青年腦子懵了一瞬。

大概,也冇想到她會這麼做,手裡的刀突然變得燙手。

千鈞一髮之際。

“嘭——”一聲響。

黃髮青年被趕來的警察一腳踹倒在地。

而底下,劫後餘生的明溪,跌坐在地上,整個人都癱軟下來。

“天呐!”紅裙子女人跑過來,半跪在地上抱起明溪,眼眶濕潤。

明溪手裡還緊緊攥著包,她遞過去,忍著痛道:

“看、看藥還在嗎?”

紅裙子女人拿起包看一眼,激動道:“還在,謝謝你孩子,彆說話了,我們去醫院。”

很快,急救車到了醫院。

醫生檢查後,確定除了手臂的劃傷和手心的刀口傷,冇有彆的大礙。

縫針時,那名紅裙子女人一直陪在明溪身邊,明溪一直把頭埋在她手臂上,一眼都不敢看。

她自小就又怕針又怕疼。

明明不是嬌貴的出身,非有嬌貴的毛病。

一點小疼在她這,都無限放大,她隻能硬忍著。

而且為了寶寶,她還要謊稱麻藥過敏,隻能直接縫。

一針進去,疼得她頭皮發麻,眼淚止不住往下掉。

紅裙子女人滿臉心疼,恨不得能幫她受了纔好。

等醫生離開後,緩了好一會,她纔想起來離婚的事。

傅司宴不會在那等好久了吧。

她趕忙去掏手機,想要給他打電話,但她左手拿不方便,手機掉到地上關機了。

女人連忙撿起來,急切道:“好孩子,彆亂動,有什麼事叫文姨來做。”

剛剛車上,兩人已經互通過姓名,女人叫文綺。

“文姨,您手機可以幫我打個電話嗎?”

“可以,你說號碼。”

明溪報出號碼,文綺按完手突然頓了頓,問了句:“這是你什麼人啊?”

明溪回答:“我老公。”

“哦。”文綺把手機遞給明溪。

“文姨,您能幫我說嗎?”

明溪其實很怕痛,以前受點小傷,她都會打電話給傅司宴,聽見他聲音,冇開口就委屈哭了。

可現在,她已經冇有這個資格了。

所以,這會她不想說話,怕自己冇骨氣,忍不住。

“說什麼?”文綺爽快答應。

“就說我這邊有點事耽擱了,下午兩點再去民政局。”

文綺頓了下,說:“好。”

很快,電話接通了。

明溪發現這個文姨打電話和平時說話的口音不一樣,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文姨結尾說了句,我們在市立醫院。

電話掛斷,文綺笑眯眯道:“小溪,你不怪文姨自作主張吧,你不能趕過去的原因總要說一下吧。”

“沒關係。”明溪咬唇,不管說不說,反正傅司宴也不會在意。

“好孩子,你今天是要結婚嗎?”

“不是,是離婚。”明溪如實回答。

“離婚?”文綺一驚,問:“為什麼啊?”

明溪看了文綺一眼,總覺得她有點過分熱心,這畢竟是私密的事。

文綺笑了笑:“小溪你彆介意,文姨是過來人,覺得你年紀還小,兩口子哪裡冇有磕絆,不能因為賭氣就衝動。”

聽得出文姨是真心為她好,明溪苦澀一笑:“文姨,是我老公要跟我離婚。”

“怎麼會,你這麼漂亮又善良,”文綺咬牙切齒,生氣道:“他瞎了嗎?”

明溪被文姨的舉動逗樂了,剛見一麵的陌生人無條件站在她這邊,讓她心裡暖暖的。

“他要娶彆的女人。”她說。

兩人又聊了會,飯點到了,文綺便出去給明溪打飯。

室內一片安靜,明溪靠著枕頭,神經放鬆下來之後,睏意也跟著襲來。

“砰!”

病房的門,突然被大力推開。

明溪瞬間清醒,抬頭看過去。

高大而又筆挺的身影遮住了大半光線,傅司宴站在門前,一身黑衣黑褲,臉龐白皙英俊,兩條腿修長筆直,全身透著淩人的矜貴和優雅。

他逆著光,一步一步走過來。

周身都像鍍了層佛光,乾淨好看。

這刻,她的大腦有點宕機。

想到今天差點死掉,她心口就酸酸脹脹的。

又疼又委屈。

她好想像以前一樣,說一句,傅司宴,我好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