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194章 你今天來,就是為了跟我說保持距離的?

-

他吻得很深。

明溪被堵住了唇齒,整個人也被男人身上清冽的冷香包裹。

傅司宴狠狠攥緊她的手腕,冇有一絲鬆懈的跡象。

明溪不敢太用力推他,心急如焚。

心跳不斷地撞擊著胸腔,她被迫承受他寸寸剝奪的吸吮。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瘋了。

——傅司宴他瘋了。

漸漸,一股淡淡的鐵鏽味突破冷香的重圍,侵襲到呼吸裡。

是血的味道。

明溪真的快急瘋了,她腦子裡全是白噪音,不知道要怎麼辦。

男人的舌尖還在壓緊她的舌根,每一下進攻都像是要把她吸附進身體裡。

明溪眼眸對上他燦若星辰的深瞳,兩個人都睜著眼。

一個想要逃脫,另一個想的卻是銘記。

終於,他的手因為聚力太久有一秒的鬆懈,明溪收緊貝齒,衝著他下唇毫不猶豫咬了下去。

傅司宴吃痛,鬆開她。

眼神卻還是像凶狠的狼一樣,帶著霸道的剝奪。

明溪顧不上瞪他,第一時間按了呼叫鈴。

等醫生的間隙,她半蹲下來檢視男人的傷口,隻看一眼,就氣得渾身發抖。

血氤得比之前更快了。

她眼角紅紅,低吼,“傅司宴!你是有病嗎!”

他這是在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傅司宴鬆懈躺在地上,忽略胸前的狼狽不堪,麵容依舊英俊迷人,看不出半點異樣。

就像是服了什麼靈丹妙藥,連薄唇都變得紅潤了。

他唇角勾了勾,聲音沙啞:“嗯,有病。”

明溪臉色微霎,她也不是說他這個生病的意思,隻是氣他拿身體不當回事。

可顯然她的顧慮多餘了。

男人英眉半挑,低低笑了聲:“你是藥。”

“傅!司!宴!”

明溪真的被他氣到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開玩笑。

疼死也是活該!

傅司宴看著她為他緊張的模樣,鳳眸一點點染上笑意。

也就隻有在這個時候,纔有種她還是屬於自己的感覺。

“真的,你在這能治我的病。”

——相思病。

男人的聲音像是沾了蜜糖,絲絲縷縷,纏纏綿綿。

明溪心跳又亂了幾秒。

她又不是醫生,能治什麼!

醫生很快進來,看到傷者的情況也倒抽一口氣。

處理傷口時,傅司宴一聲不吭,實在忍不住了纔會皺一下眉頭。

醫生都有些無語,“先生,您不要仗著年輕就不把身體當回事,你這傷口今天都已經崩了兩次了,再來一次,你就得繼續去icu過隔離的生活了。”

醫生也是為他好,傅司宴理虧,忍著不吭聲。

明溪在一旁卻聽得膽戰心驚。

兩次!!

他到底想乾什麼,不要命也不是這麼個不要法。

醫生訓完傅司宴後,又看嚮明溪。

“小姑娘,知道你們年輕火性大,但這個時候一定要忍忍啊,你男朋友胸口總是裂開可不是鬨著玩的。”

“我......”

明溪臉紅得跟番茄一樣,剛想解釋,就被傅司宴接過話茬。

“醫生,跟她沒關係,是我冇注意。”

醫生髮笑,調侃道:“剛剛那麼疼都能一聲不吭,說你女朋友一句就護過去啦。”

這下,明溪臉更紅了。

也不怪醫生誤會,傅司宴唇角還有被咬過的痕跡,可想而知剛剛是有多激烈。

醫生順帶看了眼床頭的粥,“這豬肝看著就鮮嫩,這粥熬得可是下功夫了,可以少吃一點。”

說完,醫生就離開病房。

明溪站在床邊,還對剛剛的事生氣,低頭看手機不說話。

蘇念發了語音過來,明溪套在耳朵上聽完,又給她打字。

傅司宴耳朵靈,聽到語音裡是女聲,心情好了不少。

“咳——”

他輕咳一聲,又扯動傷口,抽了聲氣。

明溪慌忙放下手機,以為他要拿東西,急切問:

“要什麼?我給你拿。”

傅司宴唇角擰著笑意,“餓了。”

“要吃什麼,我讓周牧去買。”

傅司宴側頭,抬了抬下巴,“這不是現成的。”

他指的是那份豬肝粥。

明溪扭頭看過去,心想他開始時不是不要吃嗎?

但她也冇問,準備把冷掉的拿去病房裡的小廚房倒掉,重新取乾淨的碗筷過來。

可傅司宴卻按住她的手,“還可以吃。”

明溪說:“已經冷了。”

他的身體也不能吃生冷,何況冷掉的豬肝也不好吃。

她輕輕撥開他的手,雖然做得不明顯,但傅司宴還是能感覺到她在牴觸和他肌膚相近。

“我煮了很多。”

可不知道傅司宴在堅持什麼,就是不讓她倒掉。

“你放著,我都吃。”

說著他就接過來放在小桌板上吃。

隻是他的傷在胸口,自己吃的話,身體就避免不了的前後動作。

扯動傷口的時候,他也不會出聲,隻是蹙眉,吃得很痛苦的樣子。

明溪實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奪過碗,收起桌板讓他躺著。

然後一勺一勺往他嘴裡喂,傅司宴這會比之前討喜一些,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乖巧。

這話用在他這麼英氣的人身上,不太合適。

但明溪真的覺得他有在賣乖,討她歡心的意思。

一碗吃完。

她言簡意賅問:“要嗎?”

傅司宴漆黑的眸子掃過她被吮腫的紅唇,低啞說了句,“我要。”

然後就用那種掠奪的目光,灼灼地盯著她。

明溪臉止不住發熱,耳根都被他看紅了。

“我是問你要不要喝粥。”

傅司宴目光深邃,淺淺勾唇,“我說的也是。”

明溪:“......”她信了他的鬼話!

傅司宴吃完一碗後,又吃了一碗,直至保溫壺裡麵見底。

竟是一粒米都冇剩下。

明溪都有些驚詫,他是一整天都冇吃嗎。

傅司宴看著她,笑道:“很好吃。”

這是她下功夫給他熬的,他一粒都捨不得浪費。

等吃完後,已經很晚了。

明溪收拾保溫壺的動作讓男人臉色一沉。

“你要走?”

明溪點頭,說了句:“太晚了。”

“彆走——”

傅司宴拉著她,不知道怎麼挽留,脫口道:“你走了誰照顧我,我這傷也是因為你。”

又是這話,今天文綺讓她來時也是這話。

明溪水亮的眼眸黯淡下來。

他都已經跟人訂婚了,她留在這徹夜照顧他算什麼?

特彆是傅父的那句地下晴婦,還言猶在耳。

幾個字像幾把長長的鐵釘,深深把她釘在恥辱柱上。

她有原則,任何時候都不會允許自己介入彆人的感情。

明溪垂在身側的手虛握成拳,極力忍著纔不至於讓她當場發泄。

冇有一個人,想過她的處境和顧及她的名聲。

但她不能不顧及,不能視而不見。

她深吸一口氣,道:“醫院的護工多少錢一小時,我可以把這筆錢打給你,一直到你出院為止。”

這話脫口,男人眼眸瞬時變得漆黑沉斂。

傅司宴一瞬不瞬盯著她,擰眉問,“我是在跟你要錢?”

明溪知道他在生氣,可有些事必須說個清楚明白,她的態度絕不會動搖。

她認真道:“我們本來就不適合牽扯這麼多,保持距離,對你對我都好。”

傅司宴黑眸深沉,裡麵的憤怒顯而易見,“你今天來,就是為了跟我說保持距離的?”

他問這話時,一直盯著她。

他想聽到她說不是,想聽到她說擔心他,想聽她解釋為什麼現在纔來看他的原因......

明溪感受到男人炯炯的視線,格外的壓迫。

她默認,“你可以這麼想。”

霎時,周遭寂靜。

隔了許久,傅司宴才溢位一聲極輕的冷笑,“既然要給錢,那不如連我這條命也一併算算,讓我看看這一刀到底值多少錢,如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