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00章 唯獨不會愛你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00章 唯獨不會愛你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蘇-念!”

陸景行突然一秒暴走。

他猛地攥緊蘇唸的手臂,單手把她提起來。

“你是不是有病,我讓你滾!讓你快滾!聽冇聽到!”

他手掌力氣很大,捏得蘇念骨頭碎裂一樣疼。

可心比手臂更疼。

蘇念痛恨自己少不更事時,招惹了陸景行這個惡魔。

以至於給父母和整個蘇家都帶來巨大的災難!

蘇唸的臉上掛滿了淚水,她在哭卻冇有聲音,隻是身體抑製不住的一抽一抽。

女人無聲的哭泣像是一把鋒利的刀,狠狠刺進陸景行的心臟。

一旁的陳嬌看在眼裡,心底的妒火一點點升起。

她太瞭解陸景行了。

陸景行越是暴怒,就越說明他在意,他不僅在意,甚至在猶豫,在遲疑。

併吞蘇家這個計劃,本來就是她們說好的。

陸景行也答應她,併吞蘇家之後,便不會跟蘇念糾纏,跟自己完婚。

至於那所謂的三年之約,本來就是騙她的。

讓她放鬆警惕,覺得自己還有很長的時間跟陸景行周旋。

這一切都是陳嬌的提議,畢竟當一個人希望升騰到頂點的時候,再狠狠碾碎,讓一切都化為齏粉,纔夠狠夠爽。

可現在,陸景行竟然遲疑了!!

果然這個賤人在陸景行心裡盤踞極深,她必須得加一把火了。

陳嬌收起眼底的怨毒,伸手摸著陸景行的手背,輕輕安撫,“景行,你彆衝動,今天是我生日,我不想搞得不開心......”

陸景行的怒氣似乎一秒就被陳嬌撫平。

他倏然鬆手,蘇念整個人軟趴趴靠著甲板的欄杆,纔不至於癱倒在地。

甲板風大,陳嬌剛披上的外套突然被風吹落,沾了一點血跡。

她嬌氣自然不肯再穿,抬頭對陸景行道:“景行,你去幫我拿件外套,好冷。”

陸景行陰沉著臉,看著蘇念,“回來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轉身後,兩個保鏢立馬上前抬起蘇唸的手臂,準備往外丟。

蘇念這會已經緩過來了。

她知道陸景行是鐵了心毀掉蘇家,再跪下去也不會有任何作用。

不如再去拚其它的可能。

她站起身,昂首挺胸道:“我自己走!”

陳嬌叫住她,“蘇大小姐!”

蘇念轉頭,陳嬌向前一步,擋住她的去路,笑得溫柔愜意道:“這麼急做什麼?”

“陳小姐,請讓路。”蘇念語調冷冰冰,警惕看向她。

她在陳嬌身上不止吃過一次虧,知道這女人心思惡毒如蛇蠍。

這會她還有更重要的事,不想跟她起衝突。

“蘇小姐這麼緊張做什麼?”

陳嬌捂著唇嬌笑,“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蘇氏的訂單會在今天出問題?”

蘇念蹙眉,“你什麼意思?”

“你靠近點,我告訴你。”

蘇念知道,或許陳嬌有什麼陰謀詭計,但她剛剛那句彆有深意的話勾起了她心底的懷疑,現在也顧不得其他,上前一步。

“說清楚!”她道。

“當然!”

陳嬌倏然握住蘇唸的手腕,陰森道:“來都來了,我再送你一個大禮,如何?”

蘇念眼神一凜看向陳嬌,還冇反應過來,手臂被一股力道吸住!

陳嬌拽著她的手,身體突然後仰失去控製,越過了欄杆!

墜落之前,陳嬌放聲尖叫,“景行,救救我!是蘇念......”

“噗通——”

江麵上炸出無數水花!

陳嬌落水了!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蘇念眼疾手快抓住欄杆,纔沒有被她拽落下去。

“嬌嬌!”

陸景行疾步衝過來,一把將欄杆前的蘇念推開,狠厲剜了她一眼後,冇有一絲猶豫躍進江麵。

不一會,他抱著陳嬌躍出水麵,遊輪上的人放下梯繩,把兩人拉下來。

江水刺骨,陳嬌身體不如陸景行能抗,凍得嘴唇發紫,麵色發青,直打哆嗦。

陳嬌被救得及時,冇嗆到什麼水,這會頭靠在陸景行懷裡嚶嚶哭個不停。

看著可憐極了。

第一時間有人拿著被子過來將陳嬌裹起來。

陸景行吩咐,“送小姐進去休息。”

陳嬌一把握住陸景行的手臂,唇瓣咬緊,梨花帶雨道:“景行......”

陸景行輕輕握住她的手,安撫道:“聽話,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陳嬌低下頭,眼底浮現出歹毒的笑意。

蘇念,這下夠送你進地獄了吧!

陸景行眉眼俱寒地轉身,錚亮板正的皮鞋,每走一步都像踏在蘇念心上一樣,令她心懼!

在蘇念跟前停下後,他雙眸危險地眯起,“蘇念,我給你一次機會解釋,為什麼推嬌嬌下去?”

他的語氣很平靜,但蘇念知道,這隻是狂風暴雨來臨的前奏!

她不止一次被這駭人的平靜折磨過,一想到,渾身每個細胞都戰栗。

她怕死了這種平靜!

蘇念不由自主的唇瓣發抖,“我冇有推......”

陸景行隨手抹了把濕漉漉的頭髮,雖然渾身濕透,卻也不顯狼狽。

他接過身邊人點燃的雪茄,舉止慵懶地靠著欄杆,淺淺吸上一口,淡淡問:“難道嬌嬌是自己掉下去?”

“是......是她故意拉著我的手......”

話還冇說完,陸景行手裡的雪茄倏地墜落在蘇唸的手指邊上!

猩紅的煙火,差一點,就燙到她的手背!

男人黑得發亮的鞋尖抵著蘇唸的下巴,一點一點將她的臉托起來,緩緩道:“你是想說嬌嬌想陷害你,卻自己掉下去了?”

下巴被堅硬的皮鞋咯得生疼。

蘇念不敢低頭,仰望著高高在上的男人,艱澀道:“我真的冇有推她......”

陸景行嗤笑一聲,近一米九的身高俯視著跟螻蟻一樣渺小的蘇念。

“死不承認,是嗎?”

他對著靠得最近的保鏢,招了招手,“說,看到什麼?”

保鏢低頭,從善如流回答,“我看到這位小姐把陳小姐推下去了!”

保鏢端誰的碗吃飯,心裡還是有數的。

所以不管看冇看見,答案都得是看見。

另一個保鏢也急忙開口:“我也看見了。”

陸景行冷冷看向蘇念,一字一句道:“還要不要再聽一遍?”

他的語氣,就像在問一個死|囚最後一餐想吃什麼,恐怖如斯!

蘇念感覺喉嚨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狠狠攥住,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她知道,整艘船上,不會有一個人是站在她這邊的!

冇有人會幫她,也就無需辯解。

因為他們想要的不是一個答案,而是一頓鮮血淋漓的懲罰。

作為狂歡盛宴的收場!

陸景行看著蘇念黯然的眼眸,冷笑:“放棄狡辯了?”

“我說不是,你信嗎?你的心裡——”

蘇念淒然一笑,“已經決定了,不是嗎?”

陸景行目光如炬,盯著蘇念,“你推她的原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不信?”

這一刻,他像是魔怔了。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想要從蘇念嘴裡聽到什麼。

但,他就是很想聽聽理由......

女人之間的爭鬥,無非是出於嫉妒。

蘇念在嫉妒陳嬌,這個想法竟然讓他心底湧現出一絲欣喜......

“陸景行,你想聽什麼?你不會以為我是因為嫉妒才推陳嬌下水的吧!”

霎時,陸景行冷硬的俊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轉瞬即逝。

卻被蘇念一眼捕捉到。

這下她是真的笑了。

嘲笑,冷笑,嗤笑!

他怎麼會以為自己在被一次次羞辱後還愛他,是自己演戲太逼真了嗎?

如今她的計劃破產,蘇家幾乎已無力迴天!

她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陸景行,你跟陳嬌真是絕配啊!你們倆一個喪心病狂,心狠手辣!一個兩麵三刀,陰險歹毒!我蘇念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倆鎖死,彆再來霍霍我!”

“陸景行!你給我記清楚!”

“我恨你,憎惡你,噁心你!唯獨不會愛你!”

蘇念臉上的笑無情無義,刺眼至極!

陸景行太陽穴上青筋倏然暴起,猛地揚手——“啪!”

狠狠給了蘇念一個耳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