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07章 甜的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07章 甜的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喋喋不休的唇被男人一口含住,生生咬了一下,鬆開。

“嘶——”

明溪摸了摸唇瓣。

冇咬破,但是腫了。

深紅深紅的,看著更誘人。

“你......乾嘛呀?”

她這會酒意後勁來得厲害,說話聽起來軟軟的,不像生氣,更像撒嬌。

為了不掉下去,兩隻手還擱在男人腰上,就更像了。

她又問,“你怎麼從醫院偷跑出來了,醫生給嗎?”

傅司宴眯了眯眼,“把我晾在醫院,跟彆人吃飯喝酒,你也忍心。”

“那不是彆人,都是我同事。”明溪反駁。

他捏了下她小巧的鼻尖,哼道:“我不來撈你,你馬上就跟人跑了。”

“哪有......呃......”

她小小的打了個酒嗝,味道是水果的清甜,還有點若有似無的奶味。

總之,奶甜奶甜的。

明溪嚇得一下捂住嘴巴,骨子裡的教養讓她羞於在人前打嗝,很不雅。

“對......不起。”她聲音軟軟地從指縫間露出來。

傅司宴喉嚨溢位低低的笑聲,連胸腔都震動著,很是愉悅。

怎麼會有人喝一點點酒就變得好可愛,好軟好甜。

他拿下她的手,聲音還染著笑意,“沒關係,我很喜歡。”

“但是以後我不在,不許喝酒。”

傅司宴聲音緩緩,幽聲告誡她。

這幅樣子要是被彆人看見,他受不了。

明溪撇撇嘴,不滿道:“你這人好霸道,怎麼跟我認識的那人一樣。”

傅司宴修長漂亮的手指攫住她的下頜,指腹撫著柔軟的唇瓣,啞聲道:“你認識的是誰?”

“跟你長得一樣好看,但他是......是個壞蛋。

”明溪不滿意道。

她頭有點重,也習慣了這個姿勢就想著往男人懷裡靠,可傅司宴偏不讓她靠,捏著她下巴逼問。

“哪壞了,說清楚。”

“就是......就是......”

明溪杏眼泛紅,就是了半天,委屈道:“我不想說。”

傅司宴捧著她的臉,輕聲誘哄,“好,不說不說,我們做點開心的,好不好?”

“開心的?”明溪腦子小小的短路,戳了戳他的胸口,問:“你行不行啊?”

她想的還是傅司宴的傷也冇好全呢,玩兒什麼的應該都不行吧。

但聽在男人耳朵裡,無疑是在挑戰自尊。

傅司宴眼眸暗了暗,修長的手指從唇瓣塞了進去,“行不行,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明溪舌尖好奇地忝了一下,嘟囔道:“鹹的。”

“是嗎?”傅司宴眼神像黑暗裡蟄伏許久的野獸,幽深,莫測。

隨後,抽出濕漉漉的手指,單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偏頭吻了下去。

司機餘光掃到後視鏡裡女孩跨坐在老闆腿上,姿態親密又刺激。

瞬間,握著方向盤的手嚇得一哆嗦,一秒就升起隔板。

“咚——”

明溪一下被抵在隔板上,粉色的唇瓣被男人含在嘴裡,一下一下用舌尖臨摹。

很快,他就不滿足在外麵臨摹,舌尖抵著她的唇瓣,入進去。

進去的同時,唇瓣也被狠狠碾磨,男人技巧嫻熟的吮弄,一下就把明溪的嘴巴撐得飽飽漲漲的。

她覺得很熱,嘴巴裡很熱,又熱又舒服,像是被千萬個細細的小鉤子緊緊吸住。

異樣的瘙癢感抓撓著她,明溪無處宣泄,恨不能把自己掛在他身上,當個掛件。

可男人突然使壞,鬆開了她被蹂躪的紅腫的唇。

“還要嗎?”傅司宴聲音沉沉,深邃的鳳眸緊凝著她。

口腔突然失去了支撐,明溪麵色緋紅喘著氣兒,難受到想哭。

“不要......”

明溪想說的是不要走,可奈何這會腦子混沌,身子無力。

男人眼眸發暗,發狠地戳了下,“不要?”

“欺負人......”

明溪杏眼泛紅,又快哭了。

隻覺得這人太壞了,這個時候,不給她親親了。

......壞蛋。

下一秒,男人重新低頭吻住了她的唇瓣,唇齒被強行撬開,比剛剛入的更重。

那種細細密密跟過電似的快樂,再次回來。

後腦勺被扣著,男人衣冠整潔,表情看上去平靜淡漠,可身體卻是滾燙熾熱的。

他寬厚的舌頭探入她口中,力道很重地攪弄,勾著她的舌根用力吮吸,肆意發泄。

明溪被吻得渾身酥軟,舌根都麻透了。

呼吸,聲音,也儘數被男人奪走。

口腔裡全是他侵入的氣息,她檀口微張,身體顫栗著軟在他懷裡。

身體不受耐的同時,卻又愛上了同他交纏的滋味。

甚至還反客為主,伸出香舌,忝弄他,學著他的動作,同他舌頭勾勾黏黏。

這樣生澀又充滿試探的吻,讓男人眼眸更加的暗,像一頭餓了很久的狼。

他停下來,指腹貼著她微張的唇輕輕摩挲,聲音啞得不成樣,“車裡,行嗎?”

明溪雙眼霧濛濛的,正要起勁,這會像是從高空被拋下,滿滿的失重感。

特彆難受。

男人帶著微微粗糲的指腹送到唇邊時,她都冇法說話,想也冇想,檀口輕開便將他的手指含進去半截......

傅司宴失神了半秒,抑製不住發出一聲很低的輕哼。

他微蹙著眉看著自己的手指被她含在口中,香軟濕滑的小舌包裹著他的手指,像是浸泡在暖洋洋的溫泉裡。

這種時候,就是聖人也忍不住。

傅司宴眼眸輕眯,低頭說,“是你要的。”

車子在夜色裡疾馳,裡麵旖旎的春色正在上演.

.....

很快。

到達醫院的vip專用停車場。

傅司宴提醒她,“到了。”

明溪酡紅著臉,聲音軟趴趴冇力氣,“不是早就到了,都好幾次......還問。”

男人眼底的笑意藏不住,很顯然兩人說的不是一個意思。

“這就夠了?”

他騰出一隻手,去開門,低聲哄她,“一整晚都讓你快樂,好不好?”

明溪都冇來及說話,已經被男人抱出來。

“啊!”

她驚呼一聲,緊緊攀著他,“你怎麼這樣出來.

.....我的衣服還在車上......”

“明天拿。”

有涼涼的風從腳下灌上來。

明溪嚇壞了,像個袋鼠寶寶一樣緊緊掛在男人身上。

傅司宴垂下眼睫,麵色平靜地將風衣往下拉了拉,把她嚴絲合縫的包好,“彆怕,不會有人看見。”

vip停車區的電梯是一車一進,**性極好。

病房在十二層,整個十二層隻有他一人。

電梯緩緩上升,短短幾分鐘,讓明溪覺得格外漫長,還格外折磨人。

突然,電梯在八層“叮”一聲,停下。

門隨即打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