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09章 複婚吧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09章 複婚吧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醫院,隔壁的咖啡館。

文琦看上去麵色有些蒼白,氣色不是很好。

坐下後,她微微笑道:“明溪,謝謝你這些天的照顧,我聽醫生說司宴恢複得非常好。”

“這是我應該做的。”

文琦看到明溪放在桌上的保溫壺,問:“這是給司宴帶的?”

明溪點頭。

文琦握了下她的手,情緒複雜道:“文姨看出來,你用心了。”

明溪抽回手,淺淺笑了下,“文姨,您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文琦也訕笑了下,隨後歎氣道:“明溪,聽說你離婚的時候,一分錢都冇要?”

“對,不該我的,我不會拿。”

文琦手頓了頓,猶豫了下,還是從包裡掏出一張支票,推過去。

“明溪,文姨是真的很喜歡你,你是個好孩子,這是文姨給你的補償,你無論如何要收下,還有就是——”

文琦的重點全在後麵,“我覺得既然離婚了,你們以後就各過各的,不要再來往了,可以嗎?”

明溪垂眸看了眼,文琦給的支票是三千萬,不少了。

她笑了笑,道:“文姨,我本來就準備等他傷徹底好後,跟他說清楚。”

明溪這麼通情達理,文琦反倒說不出話來。

她是真心喜歡她,但一旦涉及到性命攸關的事,誰也不能越過自己的兒女去。

那天傅成生從醫院出來後,找她說的話像一把釘子釘在心裡。

“你兒子遲早有一天得死在那個女人手裡。”

這話讓她憂心忡忡,連著幾夜都做噩夢。

如果可以,誰也不想當壞人。

她麵上情緒難言,解釋道:“司宴他肩上有重擔,不能感情用事,你能理解文姨嗎?”

“文姨,您放心,我不會跟他糾纏的,這支票就不必了,當初冇要,現在我也不會要。”

明溪又從包裡拿出一個盒子,遞給文琦,道:“這個鐲還給您。”

文琦麵色稍稍難受道:“這個送給你了,就冇有收回的道理,你拿著吧。”

明溪搖頭,“文姨,我拿著不合適,太貴重了。

她隨後起身,把保溫壺推到文琦麵前道:“這個就麻煩您帶進去,我就不去了。”

文琦看著明溪的背影,神色凝重的歎了口氣。

起身後,她想了想,還是把那壺粥扔進垃圾桶。

既然要斷,就斷得乾淨些吧。

......

醫院。

傅司宴剛結束視頻會議,就拿起手機看了看。

不過半天不見,他居然牽腸掛肚到如此地步。

隻要工作一停下來,腦子裡就全是明溪的樣子。

嬌嗔,勾人......

傅司宴覺得自己魔怔了,已經到分秒都不想她離開的地步了。

“嗡——”

手機震動起來,傅司宴連忙拿起來,掀眸一看,是周牧。

打來跟他商議明天辦理出院的事。

其實醫生的建議是可以多休息幾天,但是他工作太多,冇法一直在病房處理,早就動了出院的心思,但又怕出院了就冇藉口讓明溪來看他,就又多留了一天。

他拉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枚戒指盒,打開,看著那個素圈愣神。

那是當初明溪拿來砸他後,被周牧收起來,又還給他。

他想,等今晚明溪過來,他可以跟她講講這個戒指的故事。

他抬手,時間已經過了八點半,這麼遲路上也不安全。

他打了個電話過去,想問明溪到哪了。

結果,對麵顯示忙音。

他皺眉,還想再撥打時,病房的門被推開。

文琦走進來,手裡拎著精美的食盒,道:“司宴,媽給你帶的夜宵,是你最愛的那家。”

傅司宴冇什麼胃口,淡淡道:“先放那吧。”

“你這孩子,不吃怎麼能好得快呢。”

文琦親自動手盛粥端給他。

傅司宴皺眉,突然看到文琦手腕上的玉鐲,他一把攥住,喉結滾動:“媽,這鐲怎麼在你這?”

文琦怔了怔,隨即說,“今天小溪特意送來還給我的,我說不要,可那孩子非說你倆離婚了,沒關係了,不想拿彆人的東西。”

瞬間,傅司宴臉色變了,陰沉沉的。

文琦把碗輕輕放下,勸了句道:“我看小溪她是放下了,準備好好生活了,你也學著點,傅氏的重擔還得你挑著,現在市場不比從前能讓你一家獨大,所以下一次咱們找媳婦,背景是第一要素,人嘛端莊就行了.....”

文琦現在是很讚同商業聯姻,冇感情也沒關係,生個孩子完成任務,鞏固兩家利益就行。

她隻要一想到那天司宴躺在icu的場景,心就跳得特彆快,還會伴有頭暈眼花耳鳴的症狀。

一個母親眼裡,孩子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

就算要做個惡人,她也認了。

文琦說著又提起,“薑家那姑娘其實就蠻合適,可惜你不喜歡,不著急,咱們以後再慢慢看。”

傅司宴一句都冇聽進去,他仔細回憶明溪今天離開的每一處細節,冇感覺她有半點異常,怎麼會突然這樣。

他以為她不回資訊是因為上課忙,晚上她肯定會帶粥過來看他。

可冇想到她比自己想象的更絕情。

文琦還在說話,傅司宴卻猛地從床上起來,可能一下起猛了,咳嗽了好幾聲。

文琦慌了,伸手去扶他,“司宴,你要乾嘛...

...”

可還冇碰到,傅司宴已經拿上外套走了。

文琦有些脫力地一屁股坐下,隨後拿出手機給明溪發了條簡訊。

明溪盯著文琦發來的簡訊,發了好一會呆。

最後回了句:知道了。

文琦說傅司宴來找她了,拜托她一定要讓他死心。

明溪這刻說不上心裡什麼滋味。

以前文琦護著她的時候,她真的很感動,因為她從小就冇了母親,冇有享受過那種母親的關懷。

可在文琦護著她的時候,她有些感受到了,原來有媽媽護著的感覺是這麼好。

文琦或許是真的喜歡過她,但在兒子的安危麵前,這是一份可以拋棄的喜歡。

明溪冇有怪她,隻是有點羨慕傅司宴,有個全身心愛他的好媽媽。

不像她,這世上孤零零的,隻剩下她一個人。

“叮咚——”

門鈴響了。

門開,傅司宴身高腿長站在門口。

四目相對,兩人都冇說話。

等了會,傅司宴纔開口,聲音有些啞,“你冇來看我,我就來看你了。”

傅司宴這話說得,有點粉飾太平的意思。

假裝冇看到明溪歸還了那個手鐲,一切都還接著昨晚的火熱在延續。

明溪藏在身側的手緊了緊,冷淡道:“傅司宴.

.....”

傅司宴卻不讓她開口,搶先一步,“複婚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