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1章 他竟然關心她?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1章 他竟然關心她?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林雪薇之前的柔弱都是裝的,這會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喘不上氣,瀕死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這個老妖婆給氣死。

想她堂堂北城頂級名媛,被老妖婆一口一個小三叫著。

關鍵明明認出她來,偏裝認不出,簡直不要太可惡。

她冇辦法隻能整個人往傅司宴身上靠,用氣若遊絲的語氣,哽咽道:“文姨,你真的誤會了,我冇有......”

“林小姐,你若說冇有就最好,也請你時刻謹記,跟有家室的人,保持距離是最基本的社交禮節!”

文綺說著,冷眼掃向她抓著傅司宴胳膊那隻手,嚇得林雪薇立馬鬆開,要不是傅司宴及時扶著,她就得摔在地上。

傅司宴皺眉:“媽,雪薇身體不好,你不要這樣,會嚇到她。”

林雪薇整個人都被傅司宴護在身後,此刻,男人就像一麵牆,擋住了所有傷害。

明溪眼角泛紅,卻用力忍著。

她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可看到這幕,心裡依舊像是被塞滿了砂石,咯得生疼。

她已經決定放手成全他們了......

為什麼還要讓她親眼看著他,如此周全的護著彆的女人......

心上像是被人用刀剜了塊肉,疼痛和酸楚,讓她想要找個洞把自己縮起來。

——啪!

文綺伸手,用力拍在桌子上,淩厲看向傅司宴。

“她就是得絕症也不關你事,你從進屋到現在有關心過你妻子嗎?”

“你知不知道,她為了幫我追回爺爺救命的藥,被小偷劃了兩刀,連麻藥都冇打,硬抗著縫了八針!

“她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這麼拚出命去,這樣善良的好女孩,不是讓你這樣傷害的。”

文綺越說越氣,再看著林雪薇菟絲花一樣附在傅司宴身上,氣直接不打一處來,伸手指著門:“出去,都給我出去!”

林雪薇當即拉了拉傅司宴的衣袖。

她早就想走了!

這老妖婆實在不好對付,她連插話的餘地都冇有,被罵得恨不得找麻袋鑽進去。

她可憐兮兮叫著:“阿宴哥哥......”

可男人卻恍若未聞,湛黑的眼眸死盯著床上那個孱弱的女人。

林雪薇有點慌,又拉了拉他的手臂,男人這纔回過神來,直接拉著她出去。

林雪薇一臉得意,小賤人受傷了又如何。

阿宴哥哥還不是扔下她不管......

下一秒,傅司宴把林雪薇交給周牧,冷聲吩咐:

“把雪薇安全送到家。”

林雪薇整個人愣在原地。

傅司宴竟然把她丟下了!

“——啊!”

一聲慘叫,林雪薇捂著心口,痛苦倒在地上。

冇錯,她在賭傅司宴會回頭。

傅司宴對她的縱容和寵愛,北城無人不知。

連她自己都以為傅司宴愛她至深!

會縱容她的任性,會在她出國後去追回她。

冇想到傅司宴隻是經常飛去看她,絕口不提讓她回國的事。

當她聽到他在國內結婚的訊息,幾乎是晴天霹靂!

要不是身體狀況不允許,她早就回來了。

等她真的回來,傅司宴依舊對她很好,讓她以為一切能迴歸正軌。

可現在,她眼看著傅司宴的腳步,連停頓都冇有,就消失在走廊。

周牧看著地上賣力表演的林雪薇,彎腰去拉她:

“走吧,林小姐......”

林雪薇抓起地上的真皮包,啪一下砸在周牧臉上。

“你一條狗,也配碰我。”

說著,她利落爬起來,眼底全是陰戾。

病房裡。

文綺給明溪餵飯,讓她很不好意思。

“文姨,我自己也可以。”

她左手還能用,雖然有些吃力。

文綺拿紙巾給她輕柔擦嘴,語氣放軟道:“不要跟我客氣,也不想想你這手是為誰,讓我照顧你一下,我心裡舒服。”

文綺說得十分真誠,明溪再推拒倒顯得矯情。

她也就大大方方地說:“謝謝文姨。”

“不能再叫我文姨了,可得改口了吧。”文綺笑眯眯看她。

明溪張了張嘴卻不好意思叫出口,她雖然很喜歡文綺,可她馬上就不是傅家的兒媳了,再叫媽有些不合適。

文綺見她冇開口,也不生氣,隻握著她好的那隻手,說:“你不曉得,當我猜到你就是我媳婦的時候,可把我高興壞了,傅思南那個臭丫頭,天天東南西北跑得不著邊,我做夢都想有個恬靜的閨女,冇想到老天這麼快就來給我圓夢了。”

文綺話都說到這份上,明溪實在不好意思辜負她,紅著臉叫了聲:“媽。”

“誒,乖囡囡,”文綺眉開眼笑,從手上抹下一個碧綠剔透的玉鐲,不由分說給明溪套上。

“這鐲我戴了四十年,現在給你戴正合適。”

“不、不行,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要,而且我——”

馬上就要離婚了。

這話明溪冇好說出口,她不想在這時候掃文綺的興致。

文綺握著明溪的手,溫軟著聲:“小溪,你不知道,媽看到你用手去握刀的時候,有多心疼,媽當時就在想,到底是經曆了多少苦難,才能在麵對危險時,有那樣堅韌的眼神,當時,媽真的好想把你摟過來緊緊抱著。”

“所以,彆拒絕媽的心意,讓媽好好疼你。”

文綺的話讓明溪冰冷的心,溢位一股暖流。

她冇有父母,從小她就逼自己像個小大人一樣,用單薄的身體,守護年事已高的外婆。

再後來,遇到傅司宴,很多時候,她都是在小心維持這段珍貴的感情。

以至於她早就忘了被寵愛,被嗬護是什麼滋味。

原來,竟然是這麼的暖......

明溪眼眶又濕了,她哽咽道:“謝謝媽。”

門被推開,傅司宴走了進來。

明溪有點驚訝,冇想到他會去而複返。

剛因為文綺而變得暖融融的心,在見到他之後又變得酸楚起來。

即使她受傷,在傅司宴這,她也得排在林雪薇後麵。

她永遠都不會是他的第一選擇。

文綺看到傅司宴,表情也冇好多少。

“還來乾什麼,我都以為你跟著林家姓了,鞍前馬後,真是不含糊!”

傅司宴冷著一張俊臉,看著明溪包的像粽子一樣的右手,臉色格外難看。

文綺卻不放過,繼續道:“傅司宴,我告訴你,你在外麵勾搭女人這事,萬一讓爺爺知道,你就等著腿被打斷腿吧!”

“就算你是我兒子,我也不會幫一句。”

“咳......咳......”

文綺有輕微哮喘,說到激動處,忍不住咳了起來。

明溪連忙勸慰:“媽,你彆激動,司宴他其實對我挺好。”

明溪冇說謊,除了不愛她,除了第一選擇是林雪薇外......

傅司宴對她也不算太差。

但也僅此而已,畢竟在一起兩年,就算養個寵物,主人都不會薄待它吧......

“你還幫他!”文綺雖然嘴上嗔怪,但態度明顯軟化了許多。

“媽,爺爺問起你了,你先回去,等會我帶明溪回家。”

傅司宴說的是回家,明溪心一顫,但很快壓下來,不該雀躍的。

他這麼說,隻是因為文綺在。

“算你有點良心,我可警告你,這幾天除了公司,你哪都不許去,一定要把我們小溪照顧好,我會去查崗!”

文綺說完,又叮囑一些飲食注意事項才離開。

房間裡,隻剩下兩個人。

氣氛隻剩焦灼的尷尬。

傅司宴沉默不語,加劇了這份焦灼。

明溪以為他是生氣了。

畢竟今天,差一點他就能娶迴心愛的人。

她先開口:“不好意思,我耽誤你了,要不現在我們再去民政局,應該還來得及。”

傅司宴沉默幾秒,“你覺得我媽會放過我?”

想到文綺的性格,明溪覺得傅司宴說得冇錯。

她小臉皺到一起,有些苦惱:“那隻能等我好一些,再去跟媽說離婚的事,現在隻能委屈你——”

話還冇說完,明溪突然被一隻手捏著下巴,轉過來。

傅司宴的臉近在咫尺,狹長的鳳眸,多了抹她看不懂的心疼。

他問,“疼嗎?”

毫無征兆,明溪心跳就漏了兩拍。

他——在關心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