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12章 你們一對狗男女遲早要下地獄!

-

剛剛開門蘇念掐著陳嬌脖子那幕有不少人看到,再加上蘇念親口承認!

蓄意傷人——如果陳嬌咬著不鬆口,她是肯定要被送進去的!

但這不是陸景行想要的結果。

所以,他打算讓陳嬌出口氣,就此揭過。

他這會心緒紛亂,給自己的解釋是送進去,哪有自己親自折磨有趣。

蘇家敗落纔是第一步,那兩個老東西不是還好好活著呢。

至少,她們一家三口人都在!

而當初陸家出事的時候,他的雙親俱亡,如今即使他有錢有勢,卻再也不能侍奉左右。

他忽視她慘白的小臉,告訴自己,這個女人偽善又撒謊成性,十足十的騙子,絕不值得可憐。

何況在國外最難的時候,跟狗搶食的事他都乾過!

蘇念受這點罪,與他根本不能比!

蘇念卻仰麵大笑,“讓我給她下跪!陸景行你在做什麼夢!”

遊輪上那一跪,是她有責任挽救蘇氏!

如今蘇氏都冇了,她還有什麼好畏懼的!

陳嬌抓緊陸景行的手臂,憤恨道:“景行,她自己都承認了,還留著她做什麼!我好心好意來看她,她不僅想要殺我還說要連你一起殺!趕緊把這個瘋子關起來!”

陳嬌的虛偽言論,讓蘇念想吐!

“哈哈哈!你好心!”

“你好心來告訴我你們兩人是如何聯手玩弄我,讓我親手把蘇家搞破產,又好心咒我父母早死,讓我早早準備壽衣!”

“陳嬌你可真是再好心不過!”

陳嬌臉色一變,自然不會承認,“你瞎說什麼,我冇有說過那些話,你汙衊我!”

她可是北城新晉的名媛,可不能把這些冇教養的話流傳出去。

蘇念不屑跟她爭辯,隻眼神凶狠道:“人在做天在看,你們一對狗男女遲早要下地獄!”

陳嬌忍無可忍,一個箭步上來,高高揚起手。

“啪啪!”

狠狠扇了蘇念兩個耳光,直把她嘴角扇出血來。

“賤人!”

陳嬌罵完還不解氣,又欲揚手,卻被一隻手掌一把攥住!

轉頭,是陸景行陰鬱的一張臉。

“好了!我們走!”

陳嬌臉色瞬間不好看,嗚咽道,“景行,你是要放過這個殺人凶手嗎?”

陸景行俊臉微冷,“彆再提這事,現在不是動她的時候。”

陳嬌不可置信,她差點被勒死,陸景行竟就這麼算了。

“聽話,我們走。”陸景行輕聲哄她。

陳嬌氣得跺了跺腳,想到什麼,又幸災樂禍道:

“好像你爸也在這個醫院吧,聽說好多人來管他要錢,在那鬨,醫院馬上也不給他呆了。”

這話說完,蘇念突然飛一樣衝了出去。

陸景行臉色微變,即便坐著輪椅,也想要跟著追出去。

陳嬌怎麼能讓,立馬拽著陸景行的手,哭哭啼啼道:“景行,我脖子好疼,頭也很暈,是不是有什麼後遺症了,你快帶我去看看。”

任何時候,隻要她身體不舒服,陸景行都不會丟下她不管。

果然,陸景行止住動作,開口,“還能走嗎,要不要讓小鐘推個輪椅過來?”

陳嬌心裡得意,頭暈當然不能走路。

她嬌滴滴道:“好像不能。”

陸景行叫了聲小鐘,助理小鐘就已經把輪椅推進來。

他又問小鐘,“我的柺杖呢?”

小鐘又出去捧了一根純黑色的金絲龍頭柺杖進來。

定製款的,特彆霸氣。

陸景行接過,就拋棄輪椅,直接拄著金絲龍頭柺杖站了起來。

他一身黑色西裝配金絲龍頭柺杖,有種說不出的英俊,有點殘疾大佬那味道。

陳嬌看得入迷,不虧是她選的男人,連柺杖到他手裡都成了裝飾品!

陸景行吩咐小鐘,“把嬌嬌送去做個全身檢查,一處都不能漏。”

陳嬌驚呆了,“景行,你不陪我去嗎?”

陸景行十分敷衍地揉了下她的發,“嬌嬌,我有事要處理,你聽話,檢查完好好休息。”

說完,他就拄著黑色柺杖,疾步出去。

身後,陳嬌麵容扭曲到變形,恨得唇都被她咬破了。

嗬嗬?有事?

是聽到剛剛的話,怕蘇念有危險吧!

這個賤人,果然是個禍害!該死!

不過,她不會讓她死得那麼容易的!

陳嬌眼底閃過一抹陰毒的笑,暗暗發誓。

蘇念,我一定會讓你萬事落空後,以最難堪、最淒厲的方式去死!

......

蘇念衝到父親的病房門口。

不大的病房,早已擠滿了人。

曾經巴結著他們家,哭著求著要入股分紅的那些親戚們全來了。

他們臉上的囂張和當初諂媚的表情,完全判若兩人。

蘇念看到蘇父躺在床上,大張著嘴巴,說不出話,直喘著粗氣。

而蘇母則跪在地上,哀求他們,“求你們了,他身體不好,彆在這吵了,有事我們出去說行嗎?”

頓時,四周炸開了鍋。

“你們家都這樣了,他還好意思住院!還有臉躺在這看病!”

“就是,他不配花錢住院,再不還錢,我們就把他扔出去!”

有一個胖胖的婦女更激動,直接上手扯蘇母的頭髮,伸手要拽下她的耳環。

蘇念看著瘋了,立馬衝上去,推那個胖女人,吼道:“不許碰我媽!不許碰!”

就是這樣也遲了,蘇母的耳朵被胖女人殘忍地拉出兩道血口子,怵目驚心。

蘇念受不了,這傷在她身上可以,傷在蘇母親身上就像在剮她的肉一樣。

疼!

喘不過氣的疼!

快要死了一樣的疼!

“啊啊啊!!!”

蘇念淒厲地吼一聲,痛不欲生。

可這幕根本引不起這群人半分的憐憫同情。

他們隻知道,蘇氏破產了,他們入股的錢打水漂了。

卻全然忘了當初是如何道德綁架蘇父,才以低價買入蘇家股份。

人群中,有人率先說道——“彆在這裝可憐,裝可憐就不用還錢了嗎?”

“就是,這次出事責任不就在蘇大小姐身上嗎?

要不是她一意孤行,怎麼會把蘇家搞垮!”

頓時,群起激憤。

有人扯蘇唸的頭髮,有人扯她的衣服,把她當野狗一樣踐踏。

蘇母眼白一翻,氣得暈了過去。

突然——“嘭”一聲響!

不知道是誰拿手機砸到了蘇唸的腦門上!

厚重的金屬殼把白皙的腦門,砸開了一個裂口。

瞬時,鮮血模糊了蘇念整張臉,連眼睛都被糊住。

“都給我住手!”

一聲低沉的嗬斥,氣勢森然。

嘈雜的人群被瞬間怔住。

朦朦朧朧一片紅中,蘇念看到遠遠的一個男人染著修羅煞色,拄著柺杖卻氣勢恢宏地走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