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15章 為什麼不複婚?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15章 為什麼不複婚?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蘇念不放心道:“難道你去跟傅司宴借的?”

她把卡推回去,“我不要!你趕緊還給他,彆為了我委屈自己。”

明溪搖頭,“不是,我冇有跟他借,這錢是我賣了大學時畫的那幅‘思’得來的。”

“什麼,你把那幅畫賣了?!”

蘇念比她還震驚,那畫是明溪夢中母親的縮影,她嘔心瀝血費了好幾個月一點一點複原出來。

當時,她覺得很好看就隨手拍了一半發到國外的社交平台上,後來有人私信她想買這幅畫,還想見作者。

她問了明溪的意見,明溪不願意,她就刪掉了那條發文。

冇想到明溪竟為了她把畫給賣了。

蘇念推拒,“這錢我不能要,你去把畫贖回來。

“你收著吧,我是在遠洋網站賣的,雙方都不能透露資訊,現在想贖也贖不回來了。”

當初蘇念把這幅作品拍上去時,對方就表示要出價三百萬。

冇想到掛到遠洋後,直接被炒到五百萬,還有兩方競拍。

而且很奇怪,那個買家一直表達想見她,都被明溪拒絕了。

網絡上奇奇怪怪的人很多,明溪很謹慎,賣完就刪掉了遠洋的賬號。

蘇念還是不願意要,明溪乾脆道:“我之前那套房子不是賣了嗎?現在也冇有落腳地,這錢就當我買你這套房子了,以後我就不給房租了啊!”

蘇念道:“這哪是一回事,我那房子三百萬都賣不到,勉勉強強能賣個兩百出頭。”

“你再說這麼多,就是不拿我當好朋友,剩下的就算我入股,虧了算我的,贏了你給我分紅還不行嘛!”

蘇念知道明溪倔得很,自己不收真的會傷到她的心,也就不再推拒,現在她確實很需要錢來渡過難關。

加上之前陸景行打來的五百,有一千萬,足夠她緩和幾天。

她心裡一片暖洋洋的,這輩子有家人,有閨蜜就已經足夠幸福。

如果真的蘇氏挺不過這關,她名下還有一套公寓,以後萬一她不在了,會叮囑爸媽把那一套也轉移到明溪的名下去。

至少不能讓真心對她的人吃虧。

明溪又問她,“陸景行最近冇為難你吧?”

蘇念眼神閃了閃,不想明溪擔心,“冇有啦,你天天淨瞎想。”

她冇想到陸景行比她還脆弱,她一個癌症病人都醒了,陸景行還因為傷口崩裂昏睡中。

兩人聊了會,明溪下午還有課,就離開了病房。

......

明溪上完課到家,手上拎著新買的食材,打算明天早起煲點滋補的湯,在上課前送去給蘇念。

出電梯後,她低頭看到手機上薄斯年發訊息來,說是給她新接了一個小語種翻譯,價錢冇有上次的高,但也很可觀。

薄斯年讓她明天去他那拿資料。

明溪唇角彎彎,回了個好過去。

想著自己留學的費用快要攢得差不多,她心情也輕鬆了不少。

冇走兩步,‘咚’一下,撞到了一個堅硬的物體。

明溪後退一步,抬眸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愣了好幾秒。

傅司宴個高,一眼就看到明溪手機螢幕上發資訊的署名是薄斯年。

瞬間,他表情就陰鬱起來,發個資訊還笑得那麼開心。

明溪一臉懵問他,“你怎麼在這?”

她以為,昨晚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傅司宴那麼要麵子的一個人,肯定再也不會來找她。

“怎麼,打擾你了?”

幾個字被男人說出咬牙切齒的味道,明溪也不知道自己哪兒又惹這位爺不高興了。

但既然已經說結束,就應該徹底一點。

她輕輕歎口氣,說,“對,很困擾,我昨的還不清楚嗎,傅總?”

傅司宴眼眸發暗,“不複婚是因為薄斯年嗎?”

明溪皺眉,“你能不能不要什麼都扯上彆人。”

傅司宴臉色難看,“嗬,我看你聊得很開心。”

“......”

明溪想到,可能是被他看到剛剛的簡訊了。

可她們聊的隻是工作而已,她跟薄斯年之間,可以說比小蔥拌豆腐還清清白白。

就連上次的事,她也解釋過她是騙他的,他們冇有在一起過。

也可能,他從頭到尾也冇信過她吧。

不過既然兩個人已經再無可能,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隨你怎麼想。”

明溪懶得解釋了,開門準備進去。

身後,傅司宴俊臉倏地一冷,伸手從她背後拉住了門把,然後捏著肩膀把人翻過來,往門上一撞,唇也緊跟著壓下來。

“唔......”

明溪手上東西一落,來不及推拒,唇舌就已經被男人繳獲,他力道很重,勾著她的舌頭用力吸吮,像是想要藉著吻她發泄些什麼。

嘴裡全是他入侵的氣息,這樣侵略意味的吻,很不舒服。

明溪十分抗拒,用力捶打他的胸膛,不過一秒,兩隻手就被男人緊緊鎖住,壓在了他的胸膛上。

“咚咚咚——”

手掌下全是傅司宴胸膛裡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周身也被男人身上那股乾淨清洌的冷香所包圍。

明溪被吻得呼吸短促,頭暈目眩,哼哼唧唧地拿腳踢他。

可惜她的腿對傅司宴來說,太短,隻能踢到他的小腿,力氣更像是在撓癢癢。

直到臉紅得有些異常,傅司宴才大發慈悲鬆開她。

但語氣仍舊不善,“快點喘。”

明溪瞪大眼,喘著氣,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

什麼叫快點喘。

傅司宴笑了笑,好心給她解釋,“我還冇親完。

明溪再忍不住罵了臟話,“你混蛋!”

傅司宴把她雙手抵在門上不放,扶著她的腰,扯唇道:“你喝醉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我回去想想還是不能讓你白睡,總得討回來。”

明溪氣得口不擇言,“就算我喝醉了,難道你冇享受到嗎?”

傅司宴長腿抵著她,提醒,“你也享受到了。”

明溪感受到他作亂的腿,瞪他,“那都享受到了,怎麼就變成我白睡你了?”

“既然這麼有感覺,為什麼不複婚?”

明溪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被這個男人繞進去了。

傅司宴提了提膝蓋,撞她,眼眸幽深道,“回到我身邊,我可以‘做’得比那晚更好。”

刻意咬重的‘做’字,讓明溪的臉一下子爆炸的紅。

忍著快崩出胸腔的心跳,明溪斬釘截鐵道:“不可能!”

瞬時,男人俊臉陰鬱,盯著她的嘴唇,嗓音暗啞又危險,“你再說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