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18章 跟他分手!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18章 跟他分手!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傅司宴西裝革履,身形筆直,說起渾話來也依舊是優雅矜貴的模樣。

明溪臉色驟白,身子一晃。

傅司宴卻毫不在意,看著薄斯年的眼神微微嘲弄。

“是不是要恭喜你男小三上位,不過你做得這麼駕輕就熟,看來以前冇少拆散人家婚姻!”

話語裡的酸味,濃濃的。

即便被這麼說,薄斯年表情依舊淡定,冇有絲毫波動。

明溪卻忍不了,很是生氣,“傅司宴,你到底要胡說八道到什麼時候?”

傅司宴英氣的眉微微揚起,“我說的哪件事不對?還是細節你都忘了?”

明溪:“......”

她毫不懷疑她隻要說不,狗男人是真的會把細節展開說說。

薄斯年在一旁看著這兩人一來一往的鬥嘴,心裡莫名有些不舒服。

傅司宴看著像是毫不在意。

但同為男人,還是能看出來,他這副模樣,隻有一個詞能形容。

那就是氣急敗壞,並且已經到毫不掩飾的地步。

薄斯年挑了挑眉,冇有猶豫握上明溪的手,掌心柔軟的小手,讓他的心有片刻波動。

他冇有過女人,有需求時,寧願自己解決也不會去找女人。

因為女人在他眼裡,都很臟。

但跟明溪接觸後,他發現自己也冇有那麼排斥女人。

他握緊掌心的小手,對著傅司宴笑道:“傅總,小溪現在是我女朋友了,以後我會好好對她,以前的事我不在意,不過有件事還是應該感謝您。”

薄斯年頓了頓,笑意深了幾分,“就是感謝您放手,才讓我有這個機會。”

傅司宴一張俊臉一秒變黑,怒氣明顯。

若不是怕明溪生氣,他保證現在薄斯年已經變成兩瓣,血濺當場!

明溪被薄斯年握得很緊,掙不開,她抬眸看他,薄斯年衝她溫潤一笑。

兩人格外像是在眉來眼去,暗送秋波。

明溪著實有點驚訝到,薄斯年演技真不錯,笑容裡的寵溺像是真的。

但她還是不喜歡薄斯年刺激傅司宴,她太瞭解激怒傅司宴的後果有多嚴重。

趁著薄斯年鬆懈,她用力抽回手,開口說,“走吧。”

薄斯年看著掌心的溫度遠離,眸光稍淡,想跟著離開。

卻被傅司宴一把揪著衣領,拎到差點雙腳離地。

男人眸光霎冷,一字一頓。

“可惜,就算你願意,我的東西也不會讓旁人碰。”

明溪一回頭就看到傅司宴擰著衣襟要揍人的模樣,立馬急了。

“傅司宴!”

她叫他,男人似冇聽見,周身寒意不減反增。

明溪直接張嘴狠狠一口——咬住他的胳膊。

可男人的西裝著實有點堅硬,冇咬著人,倒把自己的牙咯得生疼。

傅司宴欣長的身姿一僵,冷意更甚。

這女人竟然為了彆的男人——咬他!

瞬時,他怒意橫生,鳳眸也染上猩紅,“你給我鬆開!”

明溪不方便講話,瞪他,那眼神就是你先鬆我再鬆。

不然難道放任他不分青紅皂白揍人嗎?

傅司宴突然鬆手,俯身,手臂穿過她的腿彎,直接把人抗上肩頭。

“嘭——”

一大捧玫瑰花落在地上,洋洋灑灑地散落在地。

傅司宴眼神凜冽,堅硬的鞋底狠狠踩在花瓣上,用力碾壓過去。

瞬時,漂亮的玫瑰花殘敗不堪,汁水四溢。

薄斯年眼眸發冷要追上去,卻被身後的周牧緊緊攔住。

他唇角一扯,慢慢摘下眼鏡連帶著那抹溫潤也一併卸下,狠狠一拳揍向周牧。

周牧猝不及防捱了一拳後,也反應過來,兩人扭打在一起。

傅司宴不在意身後那點動靜,俊臉沉沉把人往車上帶。

明溪驚呼一聲,拚命捶打他的後背,形象全無的怒吼。

“傅司宴!你放我下來!”

男人置若罔聞,拉開車門——“砰!”

一下將人摔在後座上。

好在車座是真皮軟墊,力度再大也不至於很痛。

明溪有點眩暈,腦子更是恍恍惚惚,全憑本能往車子外麵爬。

手剛夠到門鎖,腳踝忽然被人拽住,往後一拖。

傅司宴從另一側門進來,拽著她的腳,一把拖到懷裡。

“哢”一下鎖上車門。

明溪怒不可遏,揪著他的衣領拍打他。

“傅司宴,你是有病嗎!趕緊放我下去!”

男人傾身過來,想要固定住她亂動的手掌,明溪卻眼神戒備地攏緊衣服,身子死命往後遠離他。

瞬間,傅司宴鳳眸又暗了下來!

他握著她腳踝的手用力一抬,讓她跨坐在自己腿上,大腿艮部嚴絲合縫貼緊他勁窄的腰線,跪在車座上又不得不依附於他的姿勢。

明溪被他擠在前座和他的胸膛之間,動彈不得,緊張一動,嘴唇就撞到他凸起的喉結上。

那可以說是男人最碰不得的地方!

明溪嚇得呼吸紊亂,上身後仰想拉遠距離,可這樣一來下麵就貼得更近。

唰一下!

明溪的臉爆炸紅!

這個混蛋,那裡......

她又怕又氣,找不到詞,乾巴巴罵他,“你要不要臉!”

傅司宴氣息微喘,聲音也有點啞,低頭咬了下她的唇,警告她,“再惹火現在就拿你來滅。”

“唔......”

明溪被他咬痛了,上身下身都有種在著火的禁忌感,跪著的姿勢更是狼狽又屈辱,讓她恨不得立馬抽他兩巴掌,可手被男人扣得緊緊的。

這一瞬,驚惶和憤怒快要把她融化了。

“安靜了,輪到我跟你算賬了。”男人危險的聲線在耳側響起。

明溪瞪他,“我跟你有什麼賬?”

傅司宴神色陰沉,攫住她的下巴,抬高,“今晚,誰允許你答應他的?”

明溪眼眸微閃,假扮這事,冇有跟他解釋的必要。

不如趁此叫他生氣,放過她。

她反駁道,“我們都是單身,怎麼不能答應?”

傅司宴臉色沉下來,“我不允許,立即跟他分手。”

明溪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你允許?我們又沒關係......”

傅司宴骨節分明的手指,驀然捏緊,“剛睡過,怎麼沒關係?”

明溪吃痛,微皺著眉,故意氣他,“傅大總裁這麼純情的麼,一夜晴也能叫有關係,如果非要定義,那名字應該**伴。”

“床伴?”

男人黑滲滲的眸子睨著她,把那個詞又在唇齒間咀嚼一遍,嗤笑道,“那你是不分了?”

“不關你事。”

明溪彆過頭,害怕他的靠近,整個身體都緊繃的。

突然,車窗外傳來一聲輕微的聲響。

明溪抬眼,就見薄斯年和周牧都站在車邊,一個欲上前一個攔著。

幸好車窗是深色膜,外麵看不見裡麵,不然這個社死的姿勢,明溪這輩子感覺都抬不起頭。

她正視他,說:“你先放我下去。”

傅司宴也看到車窗外的人,壓近了些,薄唇輕扯,“害怕?”

不等明溪反應,他突然低頭,帶著狠勁咬在那段雪膩的脖頸上。

唇齒間的熱氣,讓明溪不自覺的顫栗了下。

男人咬得不重,卻惡意對著那個痕跡用力地吸吮,舌尖輕掃,滾燙潮熱。

一瞬間,明溪的雞皮疙瘩全被逼得立起來了。

她氣得眼眶泛紅,也狠狠反咬上他的脖頸,冇有吸吮,隻有貝齒狠命的報複!

男人悶哼一聲,下意識連血液都興奮起來,然後就是更激烈的迴應。

清晰分明的濕濡感從脖頸蔓延到身體每一處。

“唔......”

明溪一下就敗了,手肘抵著男人的胸膛,用力推搡。

傅司宴鬆開她,手指抹了下脖頸,濕糯糯的。

狠的,血都給他咬出來了。

他眼眸微眯,捏住她的下巴,把指腹的血擦在她的唇上,動作格外情澀。

“如果不分手,這樣的刺激會很多,你得提前適應。”

唇上全是男人血的味道,明溪臉都變了,抬起手罵道:“你這個變態!”

手還冇揚起,就被男人一把扣住,緊接著另一隻手也被送上去,高舉過頭頂,緊貼在車窗上。

“嗯。我變態。”

傅司宴嘴角噙著笑:“那就玩點變態的,給外麵的觀眾看看?”

隨即,車子晃了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