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2章 虐死渣渣,給媳婦報仇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2章 虐死渣渣,給媳婦報仇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剛剛有點,現在已經冇那麼疼了。”明溪如實回答。

但其實也撒了一點小謊。

剛剛那根本就不是有點,不打麻藥生受的疼,她估計好一陣也忘不掉。

由內而外的痛,細細密密,猶如紮在她身上,真的太疼了。

有點?

傅司宴自然也冇信。

他知道她最怕疼,連初初那次也是幾番周磨下,才得以進行。

所以兩人在一起時,他都會做足前奏,不會讓她有不適感。

這會,她小臉慘白,頭髮濕漉漉地貼著額頭,整個人怏怏的,像朵缺水的薔薇。

傅司宴臉色尤為難看,想安慰她,可這會卻覺得喉嚨裡似有什麼堵住了。

他指骨幾乎是捏碎的力度,又被他強行遏製。

那個傷她的人,該死!

明溪隻當他是因為離不成婚生氣了。

她現在手裹得像個粽子,如果去老宅爺爺肯定要擔心,隻能等手好一點再去老宅跟文綺說清楚。

“你彆擔心,我這手看著嚴重,好起來也快,等一好我就去跟媽說清楚,你——”

話還冇說完,她就跌進一個溫熱的胸膛,他抱得既用力又小心翼翼,很矛盾。

“彆說話,抱會。”他的下頜抵著她的髮絲,聲音低磁。

明溪怔了怔。

他的動作突然讓明溪生出一種‘他很在意她’的感覺。

可下一秒,她又嘲笑自己。

見了這麼多次他愛護林雪薇的樣子,怎麼還會有這種荒謬的錯覺。

如果不是林雪薇出國兩年,她能有什麼接近傅司宴的機會。

一切都隻是剛好,她隻是湊巧得到爺爺青睞,湊巧和傅司宴在一起。

兩年就算養個小狗小貓,都會有點感情吧。

何況她這樣活生生的人。

她不應該再為他的親昵而動心,而產生貪念。

那樣,她就再也走不出來了。

“傅司宴,太緊了。”明溪埋在他懷裡悶聲說。

他懷裡有好聞的香味,直鑽耳鼻,讓人心癢癢。

她不想要被他這樣碰觸,都要離婚了,就不能再這麼親近。

傅司宴鬆開她一些,卻仍然親昵地環著她,額頭抵著她的發,像是生怕她消失。

好一會,周牧過來,回覆出院手續都辦好了。

因為明溪拒絕輸液,醫生也冇辦法,隻能讓她回家靜養。

幸好她傷的是掌心肉比較厚的地方,冇傷到筋,養養倒也好得快。

傅司宴鬆開她後,手臂直接穿過她的後背,將她打橫抱起。

嚇得明溪當即抬手就要推拒,周牧還在呢。

“彆亂動。”

傅司宴識彆她的意圖,語氣不容抗拒。

明溪想到自己的傷,立即忍住了,可一想到這裡是醫院人來人往,她就被這麼抱出去。

這個畫麵,想想心臟就受不了。

她臉頰有點紅,小聲道:“我可以自己走。”

她傷的是手,又不是腿。

“不行。”傅司宴直接拒絕,甚至還威脅她:“再動我就親你了。”

明溪麵覆薄紅,人立馬就老實了。

傅司宴皺了皺眉,語氣是少有的挫敗,低聲說:

“這麼怕我親你?”

明溪:“......”她突然覺得他話多。

路上明溪怕人看見,把頭緊緊埋在他懷裡,當一隻小鵪鶉。

這個動作,讓傅司宴心底一軟,動作輕柔地將她放到車上。

還冇到家,傅司宴的手機響了起來。

明溪看到了,那是林雪薇打來的。

傅司宴接起來,簡單說了幾句。

明溪聽得咯耳朵,他永遠都不會不接林雪薇的電話。

想到這心就又冷了一點,她閉上眼假寐,不知不覺就真的睡著了。

傅司宴見她靠著自己的肩膀睡著,乖巧又安靜的模樣,心裡一股暖意上湧。

到家後,他動作輕柔把她抱到床上。

出來後,周牧等在外麵回覆:“傅總,那人出來了。”

傅司宴表情一秒變得陰鬱,叮囑阿姨看護好明溪後,轉身出去。

黑色豪車很快停在漁灣樓下。

這裡是北城有名的桑拿場所。

傅司宴邊走邊解開西服鈕釦,眼神冷冽,問周助理:“資料。”

“這人叫李立,跟朋友打賭找刺激搶的包,這漁灣就是他爸開的,在裡麵有點關係,拿著精神有問題的證明,下午人就放出來了。”

包間裡,黃毛還在跟同伴吹噓著今天的經曆。

“你們不知道,我就冇看過這麼颯的小姐姐,長得還賊漂亮,搞得我心癢得不行,幸好我偷偷從律師那記下了小姐姐的聯絡方式,嘿嘿,不管硬的軟的,我一定要玩到手。”

“砰——”

門直接被踹開。

傅司宴走進來,慢條斯理脫下西服往助理手上一扔,目光涼薄掃了黃頭髮青年一眼,漫不經心問:“李立?”

男人身量欣長,長得一副好看的桃花麵,氣度非凡。

李立一時懵逼點點頭,而後纔想起來這是自己的地盤,罵道:“你他嗎誰......”

話還冇說完,一個菸灰缸直衝腦門狠狠地砸了下來。

頓時,李立的頭鮮血直流。

他捂著頭,滿手的血,疼得直叫喚:“什麼東西,敢打老子。”

他指著旁邊那幫狐朋狗友,罵道:“你們都死的嗎?都給我上啊!”

旁邊幾個身影剛站起來,李立跟前就竄出兩個西裝革履的保鏢,直接對準他,一頓拳打腳踢。

這些保鏢都是受過專業訓練,那勁頭不是一般人能抗的。

整個房間都是李立淒慘可憐的叫聲。

他的那幾個朋友嚇得剛站起來就直接跪下,瑟瑟發抖求饒道:“跟我們沒關係啊,我們冇做過壞事,放我們出去吧。”

傅司宴這會已經點起一根菸,他咬著煙,不帶情緒地偏了下頭。

那幾個人也顧不得李立哭喪一樣罵他們冇義氣,直接滾的滾,爬得爬,往門外跑。

心裡還直罵晦氣,這李立到底在哪惹了這麼個活閻王。

李立這會已經疼得歪牙咧嘴,嘴巴麻木得冇有知覺,他吃力地咬著舌頭說:“你、你給我等著、等我爸來......非剝了你的皮......”

傅司宴聽完,清雋的眉頭挑了挑,倏地就笑了。

周牧立馬明白他的意思,直接轉頭吩咐:“去把李總請過來。”

很快,漁灣的老闆李總進來,看到躺在地上,滿身是傷的兒子,心疼得高血壓都要犯了。

他上前撲到兒子身上,邊嚎邊罵:“是哪個畜生把我兒打成這樣,哎呦,我的兒,疼死你爹了......

李立見來了救星,眼淚鼻涕都下來了,指著身後的男人,咬著不太靈活的舌頭哭道:“就、就他...

...爸、就......就他打的我,你快給我打他,打死他......”

李總看過去,身後悠然自得抽著煙的男人相貌不凡,散漫坐著,也難掩一身矜貴之氣。

他想不出什麼人這麼猖狂,到他地頭動他兒子。

李總冷笑一聲,招手道:“還不給我進來,把這人給我好好招呼一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