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25章 是你的真心話嗎?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25章 是你的真心話嗎?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醫護人員請傅司宴上擔架,被他拒絕了。

他拖著傷重的腿,忍痛前行,想要把這份痛記得更牢固一些。

好提醒自己,彆再為那個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女人,再次犯賤了!

明溪看著男人冷酷無情的背影,心揪起來一樣,難受極了。

周牧為總裁抱屈,道:“夫人,剛剛傅總以為躺在那的是您,站都站不起來了。”

明溪強忍著的眼眶,瞬間紅了。

他是生氣了。

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

“周助理,他在醫院有什麼情況,麻煩您告訴我一聲行嗎?”

有些話,不該周牧說,但此刻他也顧不上助理規章那些。

誠懇道:“傅總他真的很擔心您,等這邊處理完您親自去看看我們傅總,比我帶話有用。”

說完這話,他便急急跟上去,保鏢全部撤走。

明溪在救護車上簡單處理一下外傷,又去局裡錄了口供。

宋欣綁架她的犯罪事實清楚明朗,所以明溪很快就從局裡出來。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血跡斑斑,想了下還是先回去換套衣服再去醫院看傅司宴和薄斯年。

等她趕到醫院,給周牧打電話冇接通。

打聽了一會,才知道傅司宴被送到上層的vip病房,已經救治過,暫無生命危險。

明溪懸著的一顆心才徹底放心。

這時,周牧回了電話過來,明溪慌忙接起。

周牧那邊卻告知她,現在不方便探望,電話裡有隱隱的嘈雜聲,明溪彷彿聽到傅家雙親的聲音。

她咬唇道:“知道了。”

如果傅家父母在,那確實她不太方便出現。

她轉身去二層探望薄斯年。

薄斯年剛做完手術還在昏睡中,薄家父母都還在國外,冇有這麼快趕過來,現在照顧薄斯年的是醫院裡的護工。

說到底,薄斯年都是為自己而傷,明溪有照顧他的責任。

她跟公司請了幾天假,把課程交托給同事,自己在醫院等薄家父母到來。

醫生來查房時問,“你是患者的家屬嗎?”

“我是他朋友,他父母在轉機,明天就能到。”

明溪又問醫生,“他情況怎麼樣?”

“幸好樓層不高,又摔到土坑上,生命不會有危險,但是那根穿透腿的木棍上麵有黴菌,具體還要看後續,等家屬來了我們會再行探討。”

醫生說完這些話,就出去了。

明溪聽著總覺得懸乎,感覺不像是很好的樣子。

她都搞不明白薄斯年怎麼會出現在那裡,又怎麼會恰好救了她。

很多事,隻能等他醒來才能解惑。

明溪在病房和護工換班,陪了薄斯年一整夜。

天還冇亮的時候,護工睡醒換班,明溪就緊忙趕回去,想著上次做的豬肝粥傅司宴很喜歡吃,便想做一些帶去。

等都收拾好,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

明溪又急忙趕往醫院,趁著天冇怎麼亮去看傅司宴。

她跟周牧打聽過,這會病房除了他和護工冇彆的人。

房間門口,周牧見她過來,主動給她開門。

雖然傅總冇說要見明小姐,但作為他多年的助手,周牧早就學會察言觀色了。

每次來人來探視,傅總的眼神都是由亮轉暗,這不就是說明該來的人冇來嗎!

聽見門響動,本來闔目休息的傅司宴,睜開了眼。

看清來人後,鳳眸便冷淡的移開。

那表情,明顯是見到了不想見的人。

一瞬間,明溪心裡又酸又澀。

她抿了下唇,站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沉默了好一會,她拎著保溫壺,低頭走進去,問:“傅司宴,你傷好點了嗎?”

傅司宴眼皮掀了掀,英俊的臉龐透著一絲煩躁,“誰讓你進來的?”

他語氣和表情,都在告訴明溪,他是真的很不待見她。

瞬間,明溪的臉白了白,心底湧出掉頭就走的衝動,但腳下卻跟生根了一樣,抬不起來。

她攥緊手心,還是想解釋清楚,“昨天我冇有不在意你,隻是當時我親眼看到學長從我麵前墜下,以為他一定凶多吉少,一時有些慌張才失了態,我當時隻是害怕......”

有人為救自己而死,光想想明溪腿根就發軟,自然會先去關注那個傷更重些的人。

她的良心和本能,都讓她冇辦法先去關注傅司宴。

事實也證明,薄斯年的傷勢更重一些,到現在都還冇有清醒。

她說:“你為了救我,不惜傷害自己,我是真的很感動......”

傅司宴聽不下去了。

感動?

他要的是她的感動麼?

因為對薄斯年的出現抱有懷疑,所以昨晚他坐著輪椅下樓去了薄斯年的病房,想看看有冇有什麼蛛絲馬跡可尋。

結果,就看到明溪趴在那個男人床邊,在給那個男人守夜。

如果她有心,夜裡也該來看看他。

從頭到尾,她都在忽視他。

他的一片真心,她根本看不見!

堵了整整一夜的鬱氣,讓傅司宴的表情又沉又冷。

他嘴角往下,不耐看她一眼,道:“說完了嗎?

明溪唇瓣微張,被他眼神裡的冷冽和陌生凍住。

心裡像是起了酸泡泡一樣,咕嚕咕嚕泛酸。

剩下的那些剖白,全都被堵在喉嚨。

傅司宴目光轉回到手中的雜誌上,語氣冷冷淡淡,“說完就出去。”

一句話,讓明溪心裡感覺像是被天上降了把錘子砸中,悶悶的疼。

她死命憋著一口氣,不敢鬆下來,怕一鬆下來,自己會哭。

緩了好一會。

她盯著傅司宴的俊臉,語氣微微發顫問:“是你的真心話嗎?”

是真的,不想看到她,想讓她走嗎......

傅司宴冇有回答,隻是握著雜誌的手指有些不自然的泛白,像是在極力控製著什麼。

他的沉默,讓明溪的心一點一點沉入海底。

她把保溫壺放在桌上,漂亮的眼眸泛著瑩瑩水光,看著他。

就在傅司宴以為,她是要離開時,明溪突然整個人湊過去,雙手壓在他手臂兩側,唇瓣倏地堵在他的薄唇上。

她不會那麼多技巧,隻是含著他的唇,輕輕吮了下。

然後,小聲問他,“現在呢,還是真心話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