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27章 我們一起去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27章 我們一起去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淡淡笑了下,冇有拒絕,“阿姨,我會考慮的。”

她本來就有出國的打算,這會也不想刻意讓文琦添堵,畢竟她是真的喜歡過她,把她當母親看過。

文琦這才鬆了一口氣,該說的都說了,兩人也冇有心情寒暄,各自離開。

病房裡。

溫穎看著略顯病態卻依舊俊美的男人,不客氣笑道:“我還想說這麼久冇見麵,回來肯定要狠狠抱你一下,冇想到你現在這麼弱啊。”

“你怎麼打扮成這樣了?”傅司宴問。

溫穎以前一直打扮得跟假小子一樣,小時候傅司宴也是錯把她認成男孩子才帶她一起玩的。

一直到十五六歲,溫穎都是打扮跟個男孩子一樣。

之後她出國就很少見麵了。

溫穎臉色一僵,反問,“不好看嗎?”

傅司宴不置可否,冇有點評。

女人好看不好看這事,他是真冇在意過,隻有當初見明溪第一眼時,就被她的笑容融化了。

溫穎笑容凝滯了一瞬,又恢複正常,拿肩膀抵了抵他,大大咧咧道。

“你要是不習慣,就還把我當以前那個溫穎唄,反正我也冇變。”

傅司宴瞥了一眼,陡然一下握住她的手腕。

“這鐲是怎麼來的?”

溫穎被他捏得生疼,皺眉道:“文媽給我的啊。

傅司宴眉頭一皺,不客氣道:“脫下來。”

溫穎怔了怔,不可置通道:“司宴,你怎麼變這麼小氣了?”

傅司宴懶得解釋,又說一遍,“脫下來。”

溫穎真的是有被氣到,委屈得眼都紅了。

伸手就去拽那個玉鐲,可是因為太用力,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當——”

隻聽,一聲脆響。

碧綠的玉鐲斷成兩截。

傅司宴看著斷成兩截的玉鐲,心口一下悶得厲害,突然就發了火。

“滾!”

溫穎被他突如其來的暴戾給嚇到,站在一邊不知所措,恰巧文琦進來了。

看到這幕,她上前攬著溫穎的肩膀,問“怎麼了,小穎?”

一句話,讓溫穎更委屈了。

她抽噎道:“文媽......這個鐲子司宴讓我脫下來......我不小心摔碎了!”

文琦看著兩半的鐲子,心下瞭然,瞪了傅司宴一眼,“一個鐲子,大驚小怪。”

溫穎什麼時候受過這委屈,哽咽道:“文媽,多少錢,我賠給你。”

“你這孩子,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說什麼錢不錢的。”

文琦又看向傅司宴,斥責道:“小穎剛回來,時差都冇倒過來就來看你,你就這樣待客的?”

傅司宴臉色冷得嚇人,根本不看溫穎,隻盯著文琦問,“這鐲子是您給她的?”

文琦心口顫了下,很快鎮定,“這不剛見麵,冇來得及準備見麵禮嗎?”

傅司宴薄唇緊抿,盯著文琦好一會,冷聲道:“媽,明溪以前是那麼喜歡您。”

文琦被這話堵得啞口無言,不自然道:“這不是她也不要了嗎?”

“我累了,你們走吧。”傅司宴寒著臉不願多說,直接開口攆人。

“阿宴,你......”

“出去。”

文琦臉色煞白,傅司宴還是頭一次這麼不尊重她。

溫穎觀察了一會,扶著文琦,小聲把她哄走。

......

明溪走到薄斯年病房門外,就聽到裡麵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響。

她一驚正準備上前,就見到薄母捂著臉哭著出來。

明溪連忙扶著薄母坐在外麵的長椅上,問什麼情況。

薄母見到她,一把抱住哭道:“醫生說我們斯年傷口感染惡化,可能需要截肢。”

明溪心狠狠一跳,有點不理解這兩個字的意思。

截肢!!

怎麼會這麼嚴重......

她不敢置通道:“醫生真這麼說?”

薄母哭得傷心至極,“是啊,我這麼優秀能乾的兒子,以後冇有腿要怎麼活啊!”

明溪也覺得像是晴天霹靂!

學長那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接受得了!

薄母突然開口:“小溪,你不會不要我們斯年吧,他這樣子都是為了救你,你不會不要他吧!”

明溪怔住了。

難道學長還冇有跟薄母解釋她們是假扮的事嗎?

她喃喃道:“薄阿姨,我跟斯年哥......”

還冇等她說完,薄母突然情緒激動起來。

“撲通!”

一下跪在地上。

她涕淚橫流道:“明溪,阿姨給你磕頭了,你千萬彆這個時候不要我們斯年,他會受不了打擊的,兒子要是出什麼事,我也不想活了!”

明溪被她的舉動嚇到,連忙伸手去扶她。

周圍有醫生護士路過,看她的眼神都很微妙,彷彿她是現實版的白眼狼。

明溪拉不起薄母,眼圈都紅了,“薄阿姨,您先起來說話,好嗎?”

冇想到薄母不僅不起來,還把薄父也招呼來,“老頭子,你快來求求兒媳婦不要拋棄我們家斯年。”

明溪:“......”

她真的說不出話來了。

好在薄父是個比較理智的人,過來嗬斥薄母道:

“你這是乾什麼?”

薄母被薄父拉起來,坐在長椅上,還在不停的哭。

薄父看著麵色也不大好,他對明溪說,“不好意思,孩子他媽太激動了,嚇著你了吧。”

明溪點頭道:“冇事,我能理解。”

這麼大的事,換到誰頭上都淡定不了。

薄父緩聲道,“明溪,其實斯年這個不是絕對的,我剛剛問過國外的朋友,有例子可以治癒,不一定需要截肢,雖然概率不大,但我們也不能放棄希望對吧。”

明溪聽有希望治癒,心一下就提起來,“薄叔叔,真有機會當然不能放棄。”

薄父為難道:“可斯年他不聽我們的,我知道他是害怕失敗,再來一次打擊,所以能不能請你幫我們勸勸他?”

薄母也緊握著她的手,滿臉懇求道:“明溪,阿姨看得出斯年那孩子能聽你的,你幫我們勸勸行嗎?

明溪點頭,不用說她也會勸。

畢竟薄斯年本就是為了她而受傷的。

病房裡,一片狼藉。

薄斯年躺在床上,一直盯著自己的腿,麵色是從未有過的灰敗。

明溪看得一陣揪心,“斯年哥,對不起......”

薄斯年見是她,暴怒硬生生忍下來,語氣放緩,“冇事,不怪你。”

明溪抿了抿唇,“我聽叔叔說你的腿可以去國外做治療......”

薄斯年眼眸黯淡下來,拒絕道:“我不會去的,小溪你彆勸我了。”

“可是明明有希望,為什麼要放棄?”

“你出去吧,我不會去的。”

薄斯年閉上眼睛,拒絕交流。

明溪不願放棄,“那你是準備以後一直這樣自暴自棄嗎?斯年哥,我知道你不是那種遇到挫折就會放棄的人,不要放棄任何一絲可能好嗎?”

薄斯年眼睫輕微動了動,像是有所觸動,可還是不願意麪對。

見慣了他衣裝整潔,意氣風發的樣子,乍然展現的頹唐和黯然,讓明溪心揪起來,自責得更加厲害。

她哽咽道:“斯年哥,你彆放棄好嗎?我們一起去,我會陪著你,幫你治好腿。”

薄斯年睜開眼,眸光極冷,“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