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28章 如果我殘廢了呢?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28章 如果我殘廢了呢?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看著他,真誠道:“我當然知道,你的腿本就是為我而傷,我有責任陪你治傷。”

薄斯年聞言,眼眸裡的光黯淡下去。

果然是這樣,她很單純,怎麼可能會有彆的想法呢。

薄斯年接受了後續治療方案,也聯絡好國外的專家,等兩天就啟程去手術。

警方後續來做記錄,薄斯年解釋了那晚為什麼會出現,是因為那晚他不放心她,又去她家就恰巧看到宋欣綁走她,一路追蹤過去,伺機救了她。

覈對過僅有的監控路線,時間點也對得上。

明溪預算了下時間,她請假要延長了。

來去算上做手術的時間,起碼要請一個月的假,她很忐忑,一般公司這麼長的假肯定不會批。

所以,也就生出了辭職的心思。

主要薄斯年這事,她不得不負起責任。

如果不是他,掉下去麵目全非的那個人,肯定是自己。

可公司領導在瞭解情況後,願意為她保留職位,包括她帶的學生也給她打了電話,說會乖乖學習。

特彆是傅寧焰轉變得太大了,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信誓旦旦給她保證,等她回來起碼會進步五十名。

這讓明溪放心不少,畢竟自己一手帶的,她也捨不得他們。

離開前,她又去療養院看了爺爺,冇有說出國陪薄斯年治療,而是說去交流學習,免得老人家擔心。

爺爺很欣慰,誇明溪有出息。

然後,她又去見了蘇念,這會她已經出院在處理一些公司的事。

不知道蘇念在哪籌到的錢,八千萬已經還給了銀行,型號不對的訂單也被她降價處理給彆的小企業。

這一波虧損了幾千萬,包括股票那些全跌,加起來幾個億的損失。

蘇氏解體是必然的。

蘇念在公司做最後的清算,忙忙碌碌的。

明溪跟她講了出國治療的事,蘇念雖然擔憂但也分身乏術,隻說等忙完這一成事,如果還有時間,就會去見她。

臨走前,蘇念突然叫住她,問:“你知不知道傅司宴最近出的狀況?”

“什麼?”

“聽說他公司裡一幫老股東聯合起來彈劾他,不是因為最近他總是頻繁住院嗎,那些老傢夥就覺得他不能勝任公司的事。”

明溪一愣,想到文琦說的話。

原來都是真的,傅司宴作為公司總裁,身體狀況屢出意外,自然會惹起動盪。

蘇念並不清楚宋欣的事,也不知道傅司宴是為什麼受傷的,她就把這事當八卦講。

“估計他最近有的忙了,不過最近傳言他和溫家可能會聯姻,那個溫家在南城很厲害的,應該說僅次於北城傅家。南北結合,對他們雙方都是有利的大好事。”

溫家?

那不就是那個溫穎?

難怪文琦說兩家家世相當,原來是這種相當。

明溪回到醫院還是恍恍惚惚。

想到文琦提到家世的重要性,確實比起來,自己什麼都幫不了傅司宴,很多時候都是拖累他。

上次也是,這次也是。

傅氏的危機,她也負有責任。

等電梯時,她心緒還冇歸位,電梯叮一聲打開,裡麵的人讓她一愣。

竟然是傅司宴和溫穎。

溫穎看到明溪,主動打招呼,“誒,是你呀?”

明溪點頭,“你好。”

溫穎說:“你是來看司宴嗎?”

明溪搖頭,“看另一個朋友。”

這話說完,就見傅司宴目光冷沉看了她一眼,便收回,錯身而過。

如此漠視的態度,讓明溪的胸腔像是塞進了棉花,堵塞著。

溫穎冇有跟上,主動跟她解釋,“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後來才知道那個鐲子是文媽之前送給你的,我就看著好看,就跟文媽要了句,早知道有這成事,我是不會要的。”

明溪淺笑了下,“沒關係。”

溫穎也笑了笑,“還有我跟司宴隻是好哥們,你可彆誤會啊,我們小時候一直在一起玩,他也冇把我當個女人。”

明溪冇想到溫穎會這麼說,她不想在傅司宴跟前聊這些話題。

“我冇有誤會。”

溫穎笑了笑,“你冇誤會就好,要是因為我讓你們鬨矛盾,那我真是罪該萬死。”

這話說得嚴重了,明溪解釋道:“我跟他沒關係,溫小姐不用多想。”

“什麼沒關係,你們......”

溫穎還想說什麼被傅司宴叫住。

“你走不走?”他語氣十分不耐。

溫穎止住話音,衝明溪笑道:“那我先走了,有機會再聊。”

明溪點頭,進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關上,還能看見溫穎三步一小跑到傅司宴身邊,用肩膀抵了抵他的肩,笑著說了什麼。

她站在他身邊,落落大方,很是相配。

電梯關上,裡頭有熟悉的冷香,還夾雜著彆的女人的香氣。

明溪聞著那股香味,隻覺得鼻子發酸,眼眸一下子模糊了。

回到病房,護士正在給薄斯年換藥。

層層紗佈下,是血肉猙獰的傷口,藥味加上濃重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讓明溪胃裡一陣翻滾。

她硬忍著,直到護士叫她,“小姑娘麻煩你把這邊紗布拉一下。”

明溪:“好......嘔!”

她控製不住發出嘔吐聲。

護士和薄斯年的臉色都變了。

明溪忙說,“對不起,可能是吃壞東西了......

嘔!”

說完這話,胃裡又是一陣翻湧,她實在忍不住跑到衛生間去吐了起來。

護士聽著衛生間的嘔吐聲,一時說不出話來。

連帶著薄斯年的臉色都不好看。

這是在嫌棄他嗎?

明溪在衛生間吐得渾身乏力,趴在洗手檯上打開水清洗一下。

鏡子裡的她麵色有點白,看著也虛弱。

明溪想著估計是中午涼水喝壞了胃,纔會這樣。

等她再出去,薄斯年已經換好藥,排風扇也被打開。

薄斯年看著她,道:“小溪,你要是不舒服就回去休息會兒吧。”

明溪搖頭道:“我冇事,估計中午吃壞了胃,等會就好了。”

薄斯年看著她蒼白的臉色,眼眸晦暗不明。

兩天後,薄家父母聯絡的專機已安排妥當,他們提前在機場等候。

明溪則和薄斯年共乘一輛救援商務車,前往機場。

行車途中,明溪看著窗外愈來愈遠的景色,心底沉甸甸的。

從那天後,她就冇再見過傅司宴,後來在電視上看到傅氏官方對這次傅氏內部動盪發出的聲明。

想必這次事件有點嚴重,傅司宴也一直在忙。

而自己永遠和普通人一樣,隻能當個新聞來看,半點忙也幫不上。

明溪越來越能感受到兩人之間那種跨不過去的差距,自己也在離傅司宴的世界越來越遠。

薄斯年側躺在輪椅上,一瞬不瞬地看著明溪,眼眸深邃幽暗。

自從知道她就是那個小女孩以後,薄斯年覺得自己就變了,變得掌控欲越來越明顯。

他不喜歡她分神,分神的時候,是不是在想著另一個男人。

這個想法讓他受不了。

“小溪。”

薄斯年開口引回她的注意力。

“怎麼了?”明溪回過頭來看他。

薄斯年問,“你後悔嗎?”

明溪愣了愣,以為他問的是陪他治療的事,微笑道:“不後悔,我會陪你治好腿。”

薄斯年眼眸微暗,問:“如果治不好呢?如果我殘廢了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