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29章 不如遠離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29章 不如遠離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不會的。”明溪安慰他。

“我是說假如——”

薄斯年頓了頓,溫雅的俊臉一半浸在微亮的光線中,麵容透著幾分涼。

“你會不會陪我一輩子?”

“......”

明溪其實還冇想過那麼遠的事。

所以,他乍然開口,她有些發愣。

這短短猶豫的幾秒讓薄斯年深感不悅,他突然伸出手牢牢地扣住了她另一隻手。

明溪呼吸有些慌亂,眼眸睜大看他。

薄斯年輕聲道:“記住你說過的話。”

明溪怔了怔,這一刻竟覺得薄斯年有點陌生。

突然——“呲!”

一聲急刹。

車子緊急停了下來。

車門‘嘩’一下被拉開。

傅司宴站在車門前,深邃的鳳眸凝著兩人緊緊交握的手,忽地,嗤笑一聲。

那眼眸裡射出的厭惡,讓明溪感覺像是被淩遲一樣。

“下來。”傅司宴看著她,冷聲命令。

明溪幾乎下意識地想抽回手,卻被薄斯年緊緊握著,動彈不得。

薄斯年對上傅司宴,淡淡道:“傅總,不好意思我們還要去趕飛機。”

傅司宴掃了他一眼,寒氣襲人,不屑理會他,直接將明溪從車裡大力扯了出來。

薄斯年不放手,讓明溪覺得自己像是要被撕成兩半,皺眉呼了聲‘痛’。

傅司宴手下一鬆,薄斯年也鬆開了手。

見狀,傅司宴直接打橫抱起她往車上去。

薄斯年在後淡淡道:“小溪,我等你。”

明溪驟然清醒,他們還要去趕飛機,傅司宴這是乾什麼?

她冷臉掙紮道:“傅司宴,放我下來。”

男人恍若未聞,直接將她扔進車後座,兩手撐開將她固定在座位上。

“怎麼,要跟他去私奔?”

明溪垂眸,“你胡說什麼?”

傅司宴眼眸發沉,“嗬,你是覺得自己現在是自由身,我拿捏不了你,想乾嘛乾嘛對嗎?”

傅司宴滿肚子的怒火,她竟然一聲不吭就跟這個男人去國外治病。

她是以什麼身份跟人家去!

那天在電梯,是他跟溫穎示意跟她解釋清楚,冇想到得來的就是她迫不及待地撇清關係。

他們沒關係?

聽到這話時,他氣得差點血液倒流,硬生生忍了。

他在處理公司事情時,這個女人一直在不眠不休照顧彆人,他也忍了。

現在呢,連人都要跟人走了。

這讓他怎麼忍!

傅司宴單手掰正她的臉,麵向自己,語氣又沉又急,“你既然要跟他發展,為什麼還來撩我親我?嗯?你是天生就喜歡這麼犯賤?”

明溪睜大眼看向傅司宴,不敢相信他會這麼說她。

分秒間,小臉就變得慘白,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血色。

傅司宴說完就已經後悔了,他真的太生氣了。

從頭到尾,他都不在她考慮的範圍內。

“你說得冇錯。”明溪突然開口,眼眸通紅道,“我就是犯賤!”

犯賤纔會再次愛上你。

犯賤纔會考慮那麼多,不想給他增加負擔。

她覺得特彆乏力,不想跟他繼續爭吵,“你放我下去,彆耽誤我趕飛機。”

聽到她的迫不及待,怒火頃刻間就燃燒了男人的大腦,整張俊臉都變得扭曲。

唇帶著攝骨的冷意,忽地覆了下來。

明溪隻覺得脖頸上一陣刺痛,是他在粗魯地噬咬。

這個男人!

剛剛還罵她賤,現在又是在做什麼??

她委屈極了,用力推他,“你渾蛋,你放開我!

男人肆意采伐,直到前頸和胸前全都印上記號,才緩緩抬頭諷刺道:“裝什麼矜持,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我這樣做?”

“我們現在不是做那種事的關係。”

明溪倔強咬著唇,提著那口氣,不想因為他的羞辱而落下懦弱的淚。

他攫住她的下巴,惡狠狠道:“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真的要跟他走?”

明溪清楚告訴他,“對,斯年哥救了我,我必須要陪他去。”

“他救了你,我他媽冇救嗎?”傅司宴氣得爆粗口。

“你還要跟他以身相許,那你給我什麼?”

明溪心口一窒,緩緩道:“我感激你,但以後請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

這樣她就不用再麵對文琦的指責,就像文琦說的,她什麼幫助都給不了他,不如遠離。

傅司宴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心如死灰,他眼眸暗下來,“我不要感謝,我要實質的。”

“你想要乾......唔......”

明溪瞪大眼,感覺到褲釦被手指彈開,涼意湧進來。

“你混蛋!我現在跟你什麼關係都冇有!你不能這麼對我!”

傅司宴眼眸發狠,身子壓下來,譏諷道:“能不能,不用你來告訴我!”

明溪再也忍不住了,眼淚瞬間占據了整張臉,“傅司宴,你不能強迫我,多的是女人願意陪你睡,可我不願意。”

巴掌大的小臉上淚如泉湧,明溪整張臉上寫滿了抗拒和不情願。

傅司宴的心像是被隕石狠狠一撞。

突然就覺得冇意思。很冇意思。

她覺得是作踐,自己何嘗不覺得也是。

捧著一顆真心上趕著讓她作踐。

他忽地起身,薄唇冷啟,“滾。”

明溪滿臉淚痕,攏好衣襟,一言不發地下車。

車門外,薄斯年竟然也坐在輪椅上,就這麼靜靜看著車廂的動靜。

他麵色疏淡,實則內心早已陰冷一片。

明溪下車後,看到被管家推著的薄斯年微微一震,剛要開口。

薄斯年溫潤道:“外麵風大,先上車。”

明溪也站不下去,羞恥心讓她想立馬把自己藏起來,轉身就往車上走。

傅司宴衣衫也淩亂,脖頸上還有刺眼的抓痕,可想而知剛剛有多激烈。

他慢條斯理地整理領口,車門都冇關,就讓薄斯年看著車裡的狼藉。

誰料,薄斯年卻輕聲笑了笑,“傅總,我能理解你,畢竟小溪那身段確實少見,誰沾了都受不了,我剛嘗時也一樣,控製不住。”

後麵四個字,他拖長音調,說得格外輕佻。

傅司宴眼眸倏冷,“你說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