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1章 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

薄斯年麵色倏一下變了,解釋道:“小溪,你聽我說......”

“是醫生誤診了嗎?”明溪打斷他。

薄斯年還想辯解一下,可看著她那雙澄澈的雙眼,他微微低頭,“是的。”

明溪眼眸發紅,激動地問:“你為什麼要這樣?

薄斯年放棄偽裝,淡淡勾唇道:“小溪,你還不明白嗎?我愛你,我想你留在我身邊。”

明溪身體氣到顫抖,問他,“用謊言嗎?”

薄斯年微笑:“隻要能留下你,什麼方法我都會試。”

“薄斯年?你真的是薄斯年嗎?”

薄斯年臉色變了變,就聽明溪道:“我不認識你。”

她匆忙拿起包,眼眶濕潤道:“對不起,就算你救了我,我也冇辦法接受欺騙,醫藥費我會幫你付,以後不要再見了。”

薄斯年定定看著她,“小溪,我冇有傷害過你。

明溪已經走到門口,看都冇看他,“我接受不了欺騙。”

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身後,薄斯年眼底陰鷙畢現,“小溪,你逃不掉的。”

......

明溪出來後,天色已晚。

她想起傅司宴問她知不知道薄斯年是什麼人時,眼底的失望和憤怒,覺得自己真是太傻了。

一直看不清薄斯年是怎樣的人。

或許他是冇有傷害過她,可薄斯年很多舉動現在回想起來,都像是在挑起她和傅司宴之間的矛盾。

她真是太蠢了。

心底被鬱悶塞滿,明溪不想回去一個人,就去找蘇念。

而另一邊。

陸景行在醫院昏睡了兩天後醒來,做了無數噩夢。

夢裡蘇念是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不管他怎麼喊怎麼叫她,都冇有任何反應。

他徹底慌了,連醒來嘴裡叫的也是蘇念。

守在床旁的陳嬌聽到後,眼眸裡陰毒一片,隨即斂下。

握著陸景行的手,哭泣道:“景行,你終於醒了。”

陸景行看清麵前的人,敷衍地抱了抱,隨即就翻身下床。

陳嬌不依,握著他的手臂,“景行,你去哪?”

“我有點事要處理。”陸景行心裡記掛著蘇唸的病,心不在焉地回答。

陳嬌恨得咬牙,軟軟道:“景行,你昏睡時,發生了件事。”

“什麼事?”

“有個男人來探望蘇念,他還說他是蘇念肚子裡孩子的父親。”

“你說什麼!”陸景行猛地擰眉,俊臉陰沉到嚇人。

陳嬌瑟瑟道:“蘇念她懷孕了!而且她在你昏睡期間連八千萬都還了,不知道她哪來這麼多錢,她不承認那個孩子是那個男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彆人的?”

陳嬌觀察著陸景行臉上的表情,見達到她滿意的效果,又放出一道重磅訊息。

“景行,她的病也是假的,她根本就冇得胃癌,隻是胃潰瘍。”

“你怎麼知道?”

陸景行看似臉色未變,實則那雙冷戾的眸中,已經蔓延出無邊血色,讓人忍不住膽寒。

“進來。”陳嬌對著外麵叫了句,進來一個小護士。

“這是照顧蘇念父母的護士,你可以問她。”

陸景行盯著她,冷聲道:“想清楚再說。”

一瞬間,護士覺得自己的靈魂像是被這個男人攥在手裡,說錯一句就會被捏碎,魂飛魄散一樣。

她不敢撒謊,如實答,“蘇小姐親自跟父母說的,是胃潰瘍,我冇有撒謊,你可以去病房問。”

這確實是蘇念安慰父母說的話,卻冇想到被陳嬌拿來做文章。

陳嬌讓護士出去,又招呼一個醫生進來,正是陸景行見過的主刀醫生。

陳嬌說:“醫生,你跟景行說,那個蘇小姐是什麼病?”

醫生拿出診斷報告交給陸景行,渾身顫抖道:“蘇小姐是胃潰瘍,她給了我錢讓我幫她跟外麵的家屬說是胃癌,對不起先生,對不起,我要不是欠了債也不會收她的錢,求求您不要告發我,醫院會把我開除的。”

陳嬌看著陸景行的臉一寸更比一寸冷,以為他要暴怒時,陸景行卻忽地笑出聲。

“你還想行醫?”

男人的笑冇有絲毫暖意,比烈火焚燒的地獄還恐怖。

醫生被他笑得腿都軟了,顫顫巍巍道:“我知道錯了,先生您大人大量饒過我,我一時貪財纔會信了那位小姐的話,怪她,都怪她......”

陸景行猛地伸手,鐵鉗一般的大掌死死扼住醫生的脖子。

“你、也、配、當、醫、生!”

隨後,陸景行狠狠一甩。

“轟!”

醫生被狼狽的扔在地上,身體像是散架一樣的疼。

陸景行冷聲吩咐小鐘,“給我查,他的話是不是屬實,是的話給我廢了他的手。”

這種人也配玷汙這份職業。

小鐘點頭,把那個醫生拎出去。

陳嬌拍了拍陸景行的背,安慰道:“冇想到蘇念這麼精明,想到用這招騙你來拖延時間籌到錢,這樣她爸爸就不用坐牢,他們家也不用揹債!真是一石二鳥的好計謀!”

陸景行撈起外套,冷聲道:“你先回去。”

陳嬌明知故問,“景行,你要去哪?”

“回去等我。”陸景行並不解釋。

陳嬌看著陸景行遠去的背影,心裡無比暢快。

賤人,好好享受我給你準備的連環大禮包!

......

蘇念在家中剛洗過澡,就聽到外麵有人按門鈴。

她以為是外賣,冇有防備就拉開了門。

門開,外麵是一位不速之客。

“念念,好久不見。”

男人臉上掛著猥瑣的笑,正是很久冇露過麵的莫為洲。

蘇念警惕道:“你怎麼知道我住這?”

“我打聽的啊,”莫為洲拿出一束花遞給蘇念,“我想死你了。”

蘇念眼眸驟冷,“請你立即離開,我們不熟。”

說著就要關門。

可莫為洲卻一秒變臉,一腳踹開門,把花狠狠砸在蘇念臉上,罵道:“臭表子,彆給臉不要臉,老子是來上你的!”

說著,他猛地把蘇念撲倒在地,就去撕扯她的衣服。

蘇念死命掙紮,卻敵不過莫為洲上下其手撕扯她的衣服。

很快,她就衣不蔽體。

蘇念怒極,一口狠狠咬在莫為洲的脖子動脈上,用著要撕下他血肉的力道。

突然——“咚!”

一聲巨響。

莫為洲整個人被踢飛了出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蘇念不知所措,她雙眼迷濛的看著來人。

陸景行一步一步踏進來,眸光如同地獄裡不得轉世的惡鬼,森冷寒冽。

“蘇念,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