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4章 如果我說,這是你的孩子呢?

-

蘇念身體本就虛弱不堪,被男人用力抵著膝蓋窩,一點一點彎下膝蓋,跪在他身前。

陸景行骨節分明的手搭在皮帶扣上,‘哢噠’摁開。

瞬間,蘇念臉色慘白如紙。

這舉動,不用腦子也能知道他想乾什麼。

她厭惡至極,惱火道:“陸景行,是陳嬌不能滿足你嗎?病剛好就這麼迫不及待?”

陸景行輕笑一聲,帶著嘲弄:“這事,你做不正合適,她?我捨不得。”

這語意是明目張膽的羞辱!

就像指著她的臉,說她這種下賤的女人隻配給男人......

蘇念把唇瓣咬到深紅,屈辱至極。

陸景行也不著急,大掌托著她的後腦勺,眯眼俯視她,手掌帶力向前托,幽聲道:“蘇董哪天進去全憑我心情?”

當發現一切都是謊言,他的那些緊張和憂心才更令他覺得不恥。

是他險些忘了,這個女人外表豔麗,皮囊下卻是最濃的毒液。

即便屈於人下,男人也隻不過是她利用的工具,可恨自己還差一點再入她的圈套。

這樣一個虛偽勢利,滿腹算計的女人,嘴裡永遠都不會有真話。

可就算如此,他還是不願鬆手,哪怕用手段,脅迫也要她留在自己的方寸之內。

他不想去解釋自己這種行為,隻把這一切都歸咎為恨。

他恨這個曾經玩弄他真心的女人,所以想要慢慢折磨她。

過程中,蘇念眼睫輕顫,身體一直在發抖,她死死閉著眼,不想自己落淚顯得那麼可憐。

陸景行卻一直凝望著她,突然冷聲命令道:“睜開!”

蘇念逼不得已睜開眼,人性的醜陋儘數暴露在眼前。

陸景行抓著她的頭髮,猛地往後一拉,對上那雙淚意浸潤的琉璃眸,意味不明的一聲輕笑。

“好好看看,誰纔是你的主人。”

蘇念臉上泛著病態的紅暈,眼底的恨意躍於表麵,化為實質,卻更叫男人興奮,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那個曾經玩弄過你,傷害過你的女人,如今隻能屈服於你的滋味,遠比做這事本身的快感更甚。

心靈和身體的雙重衝擊,讓陸景行控製不住攀上刺激的巔峰。

結束後,陸景行隨便拿礦泉水洗了洗,轉眼見蘇念也盯著他手裡的礦泉水。

他直接將剩下的灌進喉嚨裡,惡意不給她清洗。

“多存一會,不然你忍不住,我還不能立即給你。”

蘇念噁心的想吐,感覺自己全身都是他的味道,驅之不散。

陸景行把自己的外套扔在她身上,男人身上冷調的香水味,讓蘇念皺眉。

但她不得不披著,否則自己這身等同於冇穿。

隨後,蘇念再次被拎上車,陸景行驅車不知往哪去。

夜色沉沉,蘇念心底凝重,問:“你帶我去哪?

我要回家!”

陸景行語氣冷淡,像一柄刀子刺向她,“去處理這個野種!”

蘇念激動道:“不要!我不要!”

陸景行根本不理她,眸光冷得駭人,撥通一個電話,“安排一下,十五分鐘左右到。”

很快到達目的地,停下車。

男人也不急,降下車窗,緩緩叼起一根菸,“識相點就自己去。”

蘇念感到深深的恐懼,“陸景行,你冇權利這麼做!這是我的孩子!”

“嗬嗬,你的孩子?”

陸景行眼眸陰鬱,“我不逼你,野種和你爸,你選一個。”

選一個?

蘇念臉上全是痛苦。

一個她都不能放棄!

她竭力讓自己冷靜,聲音卻是在發抖:“陸景行,可不可以讓我留下,我想給我爸媽留下一個希望,我真的得了癌症快要死了,我求求你,你帶我去醫院做檢查,那麼多醫院,多檢查幾家總歸能得到答案的不是嗎?”

陸景行嗤笑:“蘇大小姐看來對這個野種感情很深啊,為了留下它,連裝癌症這種拙劣的手段都用上了!”

蘇念搖頭,“不是的,不是這樣,我冇有騙你!

“我問你,這個姓莫的你不認識嗎?”

“認識,可是他......”

陸景行不耐打斷道:“他是不是你前男友?”

蘇念咬了咬唇,回,“是。”

陸景行薄情一笑,不再跟她廢話,“下車!”

他絕不會讓她再騙一次,顯得他是個多麼愚蠢的人。

蘇念拉住陸景行的手臂,死死抓緊,“你聽我解釋,我從冇跟他發生過什麼,這個孩子不可能是他的!”

陸景行削薄的唇,冰冷吐字,“不是他的,就是彆的野男人的,總歸就是個野種!”

他是不可能讓這個野種降臨人世的,那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而且就在剛剛,他接到助理小鐘打來的電話,得到的結論是調查全部屬實。

那個醫生確實欠債,在給蘇念假裝手術後賬戶就得到一筆錢,還是蘇氏公司的戶頭出去的錢。

蘇念父母那裡也證實,確實隻是胃潰瘍。

至於那個姓莫的男人,以前曾經是蘇唸的男朋友,這中間也有人見過他多次出入蘇念家附近。

每一條資訊都指向蘇念,鐵證如山,她竟然還妄想狡辯。

蘇念還在辯解:“我真的冇有騙你,更冇有裝病騙你,難道我死了你會可憐我嗎?”

一個死字,讓陸景行眉心重重一跳!

心底堅硬的冰層也像是被破開一絲裂縫。

他想象了一下她會死的可能,讓他頭痛欲裂,冷汗涔涔,甚至還產生了莫名的恐懼。

隨即,他推翻了所有的想法,不切實際的事,他從不會想。

這個女人哪有那麼容易死!

他揪過蘇唸的衣領,怒道:“我警告你,你就是死也要經過我的同意,否則我讓你全家下去陪你!”

蘇念心底一陣綿密割裂的鈍痛。

她就知道,就是死,他也不會放過她家人。

當一個人連死的權利都冇有,那還能稱之為人嗎?

她隻是一具提線木偶,一具有呼吸的屍體罷了!

蘇念閉了閉眼睛,一字一句艱澀道:“如果我說,這是你的孩子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