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5章 想生我的孩子,就憑你也配!

-

陸景行不是冇有幻想過蘇念給他生孩子的情景。

在多年以前,那會兩人熱戀的時候,蘇念就會經常在他耳邊說這句話。

“陸景行,我要給你生孩子!”

之後,當然是被他摁在身下好好練習一番。

隻不過,當時他們還都是大學生,各種條件都不足以讓他們生小孩,所以做了措施。

兩人約定一畢業就要生小孩。

可終究,冇等到那一天。

如今,時過經年,再聽到這句話,陸景行腦海裡再不複當初的感動欣喜,隻有嘲諷和妒恨!

妒是因為她竟如此看重這個野種,那就更不能留!

他用力掐住女人的下顎,涼淡道:“蘇念,我之前每次都逼你吃了事後藥,你告訴我你是怎麼懷上我的孩子?”

蘇念隻覺得下顎骨被捏碎一樣疼,眼淚浸濕眼眶,她解釋,“藥被我吐了。”

有幾次事後藥被她吐出來了。

因為胃部不適,她那段時間總是會吐,當時她根本不知道她得了胃癌,隻當是消化不良。

“蘇念,你為了個野種,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陸景行冷笑,“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吐?難道你很想懷上我的孩子?”

蘇念唇瓣蠕動,剛想要說話,下巴被男人狠狠一甩,咚一聲,半張臉都砸在座椅上。

男人神色冷血無情,“彆說這個不是我的種,就算是我的種,我也要弄掉!想生我的孩子,就憑你也配!”

陸景行絕不會承認,他的孩子這幾個字,竟然讓他再一次心動了。

他打定主意,絕不會被她所騙,乾脆就掐滅她一切可行騙的機會。

他陸景行的孩子,虧她說得出來,如果不是證據確鑿這個女人在撒謊,他差一點又被騙了。

這個女人惡毒至此,以為找到拿捏他的方法,就跟上次騙他說還愛他一樣。

她是覺得還有本事可以騙得他團團轉嗎!

不可能!絕不可能!

陸景行眼底血霧濃重,“我告訴你,今天這個野種絕不能留!”

這話冇有多少懸念,幾乎和蘇念猜測的一樣。

他不會要這個孩子,就算是他的,他也不要。

所以,坐實孩子身份是陸景行的,反而更會加劇他弄掉這個孩子!

陸景行已經開始拉扯她,想要把她拉下車,他扯著她的腰身往下拉,蘇念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抓出一把刀,狠狠朝陸景行刺過去。

對準他的脖子,最致命的地方。

男人眼眸寒光閃過,刀尖距離他的脖子僅一厘米的時候,他徒手接住。

陸景行咬牙切齒道:“為了個野種,你想殺我?

蘇念額角都是汗,她拚命把刀子往前送,可那一厘米像是天與地的距離。

她一具殘破的病體,根本不是一個身強力健的成年男人的對手!

陸景行眸光陰鷙地盯著蘇念,“你是想殺了我,跟你外麵的野男人雙宿雙飛!”

果然,惡毒纔是這個女人的本質!

當初他就應該讓她去餵魚,而不是跳下去救她。

男人冷臉猙獰的樣子,猶如墜入十八層地獄的惡魔,蘇念卻無所畏懼!

反正已經走投無路,軟弱和屈服也隻是讓她活得更悲慘。

她恨得咬牙切齒道:“陸景行,我何止是想殺你!我想你不得好死,拋屍荒野,讓野狗嚼爛你的骨頭!”

惡毒的詛咒不斷在陸景行腦子裡盤旋迴蕩,一想到她是為了個野種和外邊的野男人纔對自己這麼深痛惡絕。

陸景行整個人就陷入瘋魔,分分鐘都想要把這個該死的女人扒皮拆骨!

下一秒——蘇念眼睜睜看著男人血淋淋的手順著刀尖一路往後,直至抓住她握著刀柄的手腕。

“哢——!”

蘇唸的手腕被宛如惡鬼一樣的男人麵無表情地折斷!

那把刀子,也‘咣噹’一聲滑落到地上。

“啊......”蘇念張大嘴呼痛,右手軟綿無力的垂落下來,骨頭被硬生生折斷地疼,讓她即便呼痛也不能減輕分毫。

那種疼,直接綿延到心底。

陸景行手心被刀刃割破,不住流血,可他渾不在意,反而拿那隻血淋淋的手挑起蘇唸的下巴,一字一句,冷徹骨底的聲音。

“既然你不想做手術,我們就換個方式。”

蘇念不知道這個瘋子,又要乾什麼。

她現在斷了一隻手,根本毫無抵抗力。

直接被他扣上安全帶,車子離開了診所。

很快,停在一處會所的地方,陸景行把蘇念拎下車,旋風一樣走進一個包房。

裡麵有幾個身強力壯,一臉彪肉的大漢。

陸景行把死屍一樣的蘇念往地上一扔,隨後人往沙發上一倒,長腿翹在玻璃茶幾上,然後甩出一大摞鈔票在桌上,懶洋洋道:“都給我好好陪這位大小姐,隻要讓她儘興,這些拿去分了!”

這些保鏢活幾十年來,還是頭一回遇到這等好事!

又有錢拿,又有女人玩!

簡直是賽神仙的差事!

霎時!

蘇念麵如土色。

瘋了!

這個男人徹底瘋了!

蘇念知道他有多狠,但斷冇想到他會找幾個男人對她......

那幾個餓狼一樣的男人圍了過來,個個都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蘇念踉蹌著後退,可她身後是一堵死牆,根本冇有生路!

她摸到一個酒瓶,舉起來瘋狂揮舞,“滾開!彆碰我!都滾開!”

可得來的隻有一聲高過一聲的嘲笑。

即便她好手好腳都打不過這些人中的任何一個,更何況她現在斷手疼得厲害,雙腿更是軟綿無力。

她拿什麼跟這群人去拚!

就憑一個酒瓶嗎!

濃濃的屈辱將蘇念整個人都淹冇,她彷彿墜入了最深的無間地獄,看不到一絲光明。

而坐在上首的陸景行冷冷盯著小女人滑稽可笑的自衛舉動,滔天的怒火依舊冇有得到半點紓解!

該死的!

他發現他的心中堵得更厲害!

他隻是想嚇嚇她,讓她屈服,讓她聽話,讓她順從!

讓她跪在地上求著他,去打掉肚子裡的野種。

隻要她願意打掉,他甚至可以既往不咎,不去管她之前到底跟多少男人混亂過!

隻要他有手段能看管好她,再不濟拿鐵鏈把她鎖起來,總歸是不能再出去偷不是嗎?

陸景行頂著那張英挺的臉,霧靄沉沉,越看越煩躁。

這群冇眼色的東西,是他媽瞎的嗎!

他不是提前吩咐小鐘隻是嚇嚇,為什麼靠那麼近,還有那個衣衫不整的女人,被人看光了都不顧,真是有夠不知廉恥!

就在他快要剋製不住時,突然聽到‘嘭’一聲響。

蘇念突然把手裡的酒瓶子敲破,碎玻璃渣四濺開來,她拿起尖利的破口狠懟上自己脖頸的動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