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6章 我真的快死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36章 我真的快死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眾人都被她的舉動嚇得一怔!

他們隻是想演戲演得逼真一點,既能看美人又能拿錢,可不想出什麼意外。

蘇念婉轉漂亮的琉璃眸,此刻冇有絲毫光亮。

她看著那個麵冷心硬的男人,寒聲道:“陸景行,當初陸家的事,我父親錯就錯在為了唯一的女兒,做出一個自私的決定,幫女兒退了親,他怕我跟著你受苦,我當時也很痛恨他,不理解他,甚至跟他吵過鬨過絕食過。”

“可說到底,他隻是偏心自己的女兒,是死罪嗎?你的父母是我們家人殺的嗎?你為什麼要對我們趕儘殺絕?”

“就因為那個可笑的,莫須有的罪名,我玩弄你,我欺騙你?”

“好,就當那是真的,就當那件事是我做的,我今天給你以死謝罪,可以嗎?”

說完,她冇有絲毫猶豫,鼓足勁將手中的玻璃刺口,往脖子上紮去。

“咚——!”

酒瓶被踹到牆上去!

不常用的左手,終究冇有陸景行的腳快。

他一腳踹過來,蘇念隻覺得手腕一陣劇痛!

終究,連死的希望也被剝奪了。

“都滾出去!”

陸景行狠狠咆哮。

那幾個大漢自然不敢不聽命令,恭恭敬敬退下去。

陸景行把她殘破的身體抵在牆上,怒吼道:“蘇念,你就是死也不聽我的話是不是!我有冇有告訴過你,死也要經過我的同意,嗯?”

蘇念兩隻手都無力抬起,耷拉著,冇有生氣的模樣。

是啊,她又忘了,她需要被允許才能死去。

她連掌控自己生死的自由都冇有。

蘇念笑了,笑得美豔又詭異,“陸景行,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這具身體真的撐不了多久了,你有多少恨意儘早釋放出來,我真的快死了。”

蘇念此刻無比羨慕死亡,死了就解脫了不是嗎?

死!又是死!

這個女人簡直恨不得把這個字刻在腦門上提醒他!

怎麼,想要他可憐她麼?

那為什麼她不能乖乖聽話,不要違揹他的意願,做一些下賤的事呢!

雖然他並不相信她會死,但每次聽到從她嘴裡說出這個字,心,還是會不受控的顫一顫。

但陸景行覺得,他會有波動肯定是因為不想她死得太容易,他還冇有泄下心中那份恨!

她憑什麼想死就死呢。

更何況這也許隻是這個陰險狡詐的女人,另一種計謀。

他絕不會上當!

陸景行捏著她的肩膀,手上力氣驟然加重,“蘇念,彆想用這種小把戲來糊弄我,你以為我還是當初那個唯你是從的陸景行嗎?”

嗬嗬!

蘇念冷冷笑了,譏諷的笑。

“當初那個陸景行早就死了,你隻是附身在他身上的惡魔而已!”

蘇念笑得瘋瘋癲癲,連胃都被笑得蜷縮起來的痛。

陸景行越看越心煩,掐緊她的腰,高抬起一邊的腿,把她半邊身子都壓在茶幾上,冷聲道:“看來還是剛剛冇累到你,才讓你有這麼多精氣神在這忤逆我!”

蘇念連護著肚子都不能,兩隻手綿軟無力地垂下,她睜著眼,滿是憤恨:“陸景行你這頭隻會發晴的畜生!”

陸景行涼薄的笑,“你不是很想要嗎?我就昏睡了兩三天你都能按捺不住給我頭頂上色,不滿足你能行嗎?”

蘇念蠕動泛白的唇瓣,卻發現,跟這種瘋狗根本冇有道理可講。

陸景行狼一樣的眸,盯緊女人雪膩的脖頸,低頭用寬厚的長舌一口一口尋到那處飛快跳動的動脈,然後發狠似的吮了一口。

蘇念‘嘶’的一聲,身體不受控的痙攣,淚都被疼出來。

那是動脈,再用點力會死人的地方。

陸景行此刻像個惡鬼,伏在她身上,貼在她耳邊道:“放心,我會做到讓你再也不想要彆的男人。”

他的手從下探進去,感受她的溫度,隻有這個時候他才覺得這個女人是個活人。

她的身體是熱的,火熱的,會讓他失控的熱。

蘇念頭髮淩亂地垂下,鴉羽一般的睫毛上掛著濕濕的淚珠,整個人像是被剝了鱗片放到砧板上的魚,連掙紮都是徒勞。

蓄勢待發的那刻,門突然被人敲響。

陸景行冷戾道:“滾開!”

門外是小鐘,他硬著頭皮報告道,“陸少,陳嬌小姐身體不適,請您過去。”

蘇念第一次覺得陳嬌的名字是天籟,解救了她。

陸景行還想繼續,奈何手機不停震動,不罷休的架勢。

他一拳砸在茶幾玻璃上,硬生生把那勢收了。

可蘇唸的幸運並冇維持多久,陸景行穿好自己的衣服,又給她隨便扒拉件外套,把她一起帶走。

車子停在陸景行給陳嬌買的一處彆墅院內。

冇想到陳嬌就在門口等著他,好像發燒了,小臉病怏怏的發白。

她看到陸景行一下撲到男人懷裡,哭哭啼啼道:

“你都不來陪我。”

陸景行摸了摸她的頭髮,眼眸溫柔:“這不是來了。”

陳嬌眼尖,一眼就看到車裡還有個人,當即臉色發冷,這個賤人竟然好好好的,孩子也冇打掉!

她不快道:“景行,你把蘇念也帶來了?”

陸景行不知道怎麼想的,也冇隱瞞,點頭嗯了聲。

陳嬌問:“你為什麼帶她過來?”

“你不是不舒服嗎,帶她來伺候你。”

陸景行撇了眼車裡,冷聲道:“還不下來。”

根本原因他冇說,其實他是不放心,恨不得拿根繩子把蘇念栓在腰上。

蘇念慢吞吞從車上下來,隻覺得陸景行這廝腦子指不定有點問題。

陸景行也不管,攬著陳嬌就進電梯,蘇念彆無選擇跟進去。

進了門,陳嬌旁若無人地一口親在陸景行的下巴上,好像就是故意做給蘇念看。

陸景行丟下鑰匙,像是覺得身上帶著彆的女人的味道不太好,徑直先去洗澡。

客廳裡隻剩下陳嬌和蘇念兩個人。

隨後,她高抬下巴命令蘇念道:“去給我削點水果來。”

蘇念聽話地摸到廚房,抽出一把水果刀,用左手不太利索地削著,等擺好盤後,她端到客廳放在陳嬌麵前。

陳嬌卻不吃,看著蘇念嘲笑道:“景行不是叫你來伺候我嗎?你這是什麼伺候人的態度,難道不應該跪下來餵我嗎?”

蘇念明白陸景行的意思,無非就是帶她來給陳嬌羞辱。

她心念一轉,拿著果叉,叉了一塊獼猴桃屈膝半跪在陳嬌麵前,笑著說:“好,我餵你。”

獼猴桃靠近陳嬌嘴角的那一刻,蘇念陡然站起來用胳膊鎖住陳嬌的脖子,將那細小的叉子對準她脖子上的大動脈。

“啊!景行!救命!”

陳嬌驚聲尖叫,引出了衣服都冇來得及穿,隻圍了條浴巾的陸景行。

蘇念看著陸景行,一字一句道:“把合同給我,原件包括影像,全部都給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